周奕专栏:2012,那一年,暴雪如何失去了电竞的阵地

2016-07-28 电竞商业Meta周奕

大电竞APP厂商时代系列稿件(转载需标明来源和出处)

在SC、War3的时代,暴雪从来没有管过任何赛事和选手。但是在那个时候,暴雪就是电竞的代名词。


而SC2之后,暴雪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支持”电竞。但是电竞似乎和暴雪已经没有太多的关联。


可能很多人都把这归结于产品的问题。


所以守望先锋的出现又让大家对于暴雪在电竞方面的表现充满了期待。但事实上,SC2也曾辉煌过。


所以这一切并不仅仅是产品本身的锅。


对于电竞来说,这是一个厂商的时代。任何电竞项目都有着厂商的深深的烙印。所以暴雪的电竞理念才是决定他旗下游戏电竞发展的关键因素。


显然,暴雪的电竞理念在众多的厂商中并不先进。


周奕专栏:2012,那一年,暴雪如何失去了电竞的阵地


2012年的SC2


2012年6月的MLG。被暴雪攻陷的KeSPA带着8名当时SC时代的韩国超级明星,包括Flash和Jeadong,前往美国参加暴雪和MLG合办的SC2表演赛。现场气氛放在所有电竞项目上都是最棒的。而形成对比的是,那一届MLG也有LOL项目。但是当时LOL项目的场地应该是星际2的五分之一大小。在比赛间歇,时不时还会有LOL的观众拿着牌子来到SC2的场地“拉拉人气”,但当时的SC2观众们都是报以善意的微笑。


可能星际2并不是一款成功的产品,所以很多人会想当然的会认为星际2在电竞层面上也不成功。


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认识。


即使在2012年这样LOL全球异军突起,Ti3因为分成奖金模式而给电竞带来的极大刺激的那一年,应该说,SC2在当时都是世界上第一电子竞技运动,可能Faker的名气在欧美远不如Flash。


如果你并不了解,请参看这个视频,这就是当时SC2的世界:


当时,美国有MLG,欧洲有DH和IEM,中国虽然较弱,但是NSL也有很高的关注度,Loner、Macsed的粉丝并不比任何一个电竞明星少,在韩国更是有全世界都关注的GSL,甚至KesPA也已经被暴雪攻陷,SC2在全球的形势一片大好。


SC在韩国能够很好地生存10年,那一个有着“父爱”的SC2的未来更让人期待。


但形势急转直下。


2013年,MLG曾宣布放弃SC2,NSL也没有后续,韩国更是尔虞我诈打成了一锅粥。而到了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关注着SC2呢?


周奕专栏:2012,那一年,暴雪如何失去了电竞的阵地


暴雪的电竞社区理念和未来


也就是在2012年,暴雪在电竞方面做了很多尝试。在上海举办了BWC,虽然只有一届。同时,暴雪开始了我认为把SC2在电竞层面推向深渊的做法:举办了WCS。


关于WCS具体的“功绩”这里就不赘述了,这项重复建设的赛事从结果上让全球的百花齐放的SC2赛事以一种诡异的方式链接在一起,最终的结果就是所有的赛事都失去了活力和他的独立性。SC2,渐渐成为了这些第三方赛事的鸡肋项目。


应该说,SC2的繁荣就是因为众多的第三方赛事的结果。而WCS的出现,让SC2成为了暴雪自娱自乐的项目。


可能很多人会说,DotA2和LOL不都是厂商在办比赛吗?


但是很多人都忽视了SC2和DotA2和LOL重要的区别:这是一个单人项目。团队项目的最重要的是俱乐部的稳定,而俱乐部的巨大投入在当时需要厂商帮助整合资源甚至当带头大哥。而单人项目并不需要如此的稳定,百花齐放才是关键。


SC2如果比喻成一个体育项目,那就是网球。在2012年,暴雪应该做的不是用几千万美金去重复建设一个比赛。而是用这费用的十分之一去赞助和认证世界上已有的比赛,帮助那些最优秀的成为“大满贯”,让那些第二梯队的比赛成为新人锻炼的场所。最后,可以来一个表演性质的“全球大师赛”。


显然,暴雪选择了自己来,尽管自己的水平有限,而且费用充足,他们也不愿意把这些费用分享给更专业的赛事和机构。


电竞的厂商时代起源于暴雪,在这个时代,一个厂商对于电竞的理念和做法是非常关键的。


在厂商时代,所有的厂商都有一个共同的理念:控制。因为游戏属于我而产生的天然的对于电竞的控制欲。


而每一个厂商又有自己对于电竞独特的理解。对于暴雪来说,电竞=社区。他们从来都没有承认过电子竞技独立的价值,电竞在暴雪的理念里,是游戏外玩家的交流延伸。即使他们和KeSpa的斗争是如此的艰苦卓绝,但是他们并没有从中明白电竞的很多规律是并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相反,这次斗争反而坚定了他们控制的决心。


“我们还将对我们游戏之外的玩家社区提供支持,特别是那些代表我们的产品以及我们的玩家兴趣多样性的世界级电子竞技运动。”暴雪的CEO麦克莫汉在2016年初接受采访时这样说。


周奕专栏:2012,那一年,暴雪如何失去了电竞的阵地


2012年BWC。这是暴雪第一次,也是到目前最后一次尝试让自己的游戏拥有独立的电竞舞台。但是那并不是一次很好的体验。在那届比赛中。所有的选手都被关在小黑屋里打比赛,无论是玩家还是媒体都见不到选手。如果中国媒体要采访韩国选手,必须先向中国PR提需求,中国PR和韩国PR沟通是否可以。最后的结果就是,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没有采访。当时的我在现场唯一的采访是在去厕所的路上遇到了同样目的的Comm。


显然,暴雪并不适应这种独立的电竞赛事,因为他们也没有把电竞赛事看成一项体育比赛。所以,BWC从暴雪的规划中消失了。所有的电竞赛事最终都回归到一个暴雪的社区大聚会:暴雪嘉年华。也许只有在这样的场合,暴雪才是最拿手的。


而就在同样的时间,LOL的职业比赛从腾讯的TGA体系中独立出来,按照自己标准运营起来。


2012年,全球玩SC2的用户并不多。即使到现在DotA2的全球在线用户也并不多。但是当时的SC2和现在的DotA2的比赛观看人数不亚于任何一项电竞项目。因为电子竞技是眼球经济,是一种按照体育规律运作的体育项目。


社区在于参与,而电竞在于公平基础上的崇拜。一万个人参与并不是电竞;两个人打,一万个人看才是电竞。


2012年,全球已经没有多少人打SC了,但是那个只在韩国打SC的Flash的名气享誉全球。而2012年开始在全球打SC2之后的Flash,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2016年,暴雪又拥有了一款不错的产品,守望先锋。


2016年,厂商时代方兴未艾。如何夺回在电竞的地位,肯定是暴雪苦苦思考的。


除去游戏自身的品质(比如FPS的观赏性,游戏的竞技模式)等问题,改变自己的理念才是让守望先锋能够在电竞层面有更多表现的关键。


对于暴雪来说,降低自己的控制欲,承认电竞的独立价值,学会利用第三方机构以及认清楚团队项目的电竞方向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无论如何,电竞都不是游戏的社区。


周奕专栏:2012,那一年,暴雪如何失去了电竞的阵地


作者简介:周奕,大电竞创始人,前《电子竞技》杂志执行主编,长期致力于中国电子竞技行业报道。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延展阅读:


2016年电竞新趋势,创业有这六大方向较容易


电竞产业规模暴增5倍,移动电竞市场价值将达千亿


自称“新兵蛋子”的乐视体育,想在电竞圈搞点儿啥?


游戏的不断更新带来的变化,对电竞的前进是利还是弊?


传统体育里举步维艰的约战,氦7互娱能在电竞领域取得成功吗?


周奕专栏:2012,那一年,暴雪如何失去了电竞的阵地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