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刻运动完成1亿人民币B轮融资,未来2年开5000家店打造健身行业星巴克

2016-12-20 创业熊严小寒

乐刻运动完成1亿人民币B轮融资,未来2年开5000家店打造健身行业星巴克


凌晨3点,韩伟在乐刻运动203人的工作群里丢了一条消息,"北京,现在出门吃饭,谁饿了,我请哈"。


凌晨3点睡,早上8点起,从媒体人到创业者,韩伟这个状态维持了将近10年。


闷头扩张一年的乐刻迎来了由头头是道、华晟资本领投,IDG、普华、雍创跟投的1亿人民币B轮融资,乐刻的这场B轮融资发布会更像是对传统健身行业的一场宣言。随着贵人鸟“里程碑”式的收购传统健身巨头威尔士,韩伟也在用他的方式搅动着新型健身房市场,“乐刻本质上要解决几何型爆发的问题,是要挖掘健身领域的过剩产能”。

2015年成立的乐刻在杭州、北京、上海、南京、济南开出了130家健身房,这个数字相比于要做智能健身仓的超级猩猩和主打智能化的光猪圈都有点“跋扈”。当各家媒体都拿健身房中的711来比喻乐刻现在的势头时,韩伟站出来挑明自己要做的是“星巴克”。


乐刻运动目前会员10万,月卡收费99元(北京/上海199元),每月近40000多节团操,近3200名健身教练,课程体系包括团操课程、私教课程、小团体课程,团操课程中除了莱美、RADICAL、ZUMBA、美国RYT瑜伽等课程,还包括乐刻自主研发的Le—step、Le-party、Le-highlow、瑜伽提斯等课程。具有低成本、小型化、智能化、距离近、24小时以及社交功能等属性,并且不限门店和预约次数。韩伟是非常典型的互联网人——原阿里巴巴市场总监和新闻发言人。新近加入的首席品牌官唐雅君则是曾创办了拥有34家直营连锁店亚力山大集团的创始人。

传统健身房通过单店盈利持续扩张,韩伟的方式则是通过资本运作建立平台打通消费需求和过剩产能,“我们做互联网的,一定要把这种线性增长变成几何形增长”。


韩伟口中的几何形爆发是基于共享经济的概念,从经济学的定义来看,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劳动力、教育医疗资源,牵扯到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和共享经济平台三大主体。而乐刻要做的正是成为连接供需双方的纽带——共享经济平台。通过建立一系列机制使得供给与需求方通过这个共享经济平台进行交易。


乐刻运动完成1亿人民币B轮融资,未来2年开5000家店打造健身行业星巴克


类比大家较为熟悉的Uber,通过App连接私家车中的闲置座位和有大量出行需求的人。类似的共享经济概念公司还有Airbnb,连接旅游人士和家里有空房出租的人。共享经济概念应用的前提是有大量闲置资源,对应匹配的则是有足够的需求。从这个角度来说,健身人群在中国的增长满足了用户需求这一端,与之相对应的则是闲置资源的供给。乐刻目前除了要解决资源平台的建立,另外一方面就是健身房的供给。


轻资产是这个玩法得以继续的重要因素,Uber每天为全世界提供超过100万次通勤服务,但旗下没有任何一辆车属于自己,乐刻目前以直营店扩张为主,未来的切入点更多则会是闲置健身资源,“消费升级以后很多写字楼、商场都会配上健身房,全国这种场合会非常多”,在韩伟的计划里,直营店的铺开一方面是为了线下探索,更为重要的一方面则是为资源平台的建立积累数据,修正算法,“Uber应该让多少公里的车来接你?要等待多长时间,这个数据算法是最难的”。韩伟更习惯用Uber的例子来呈现目前乐刻的状态。


乐刻目前150多名员工,技术人员占大部分,App是连接消费者、私教、场地的核心工具,“现在的算法是基于开店来的,只有不断的开店才能不断修正数据,运算才会变化得更合理。”从乐刻目前开店的速度来看,韩伟正处在“圈地”和“圈教练”的阶段,“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科技的研发,平台规则的管理,教练的内训。包括企业文化的建设,都需要不断的完善”,韩伟告诉懒熊体育。


相比于Uber,乐刻的数据算法维度更多,除了数据匹配,教练机制和消费者规则同样需要建立。而线下一年多的探索和资源平台的建立也成为乐刻当前的核心壁垒,按照乐刻接下来的计划,未来12-18个月内,全国1000家店,未来36个月,5000家店,而北京也将在2017年超过100家。乐刻的数据算法能否跟上其扩张的速度成为至关重要的一点,而面对北京这样场地费用高于其它城市地区,单店能否盈利也值得关注。


乐刻运动完成1亿人民币B轮融资,未来2年开5000家店打造健身行业星巴克

乐刻主打的乐刻基础业务体系


另外一方面,消费者是否会绕开平台本身而直接约教练,是无论订场还是约教练平台都曾遇到过的问题,“假如我垄断了教练资源,你在乐刻上可以去到任何一个场地找到消费者,但是离开这个平台以后就无法进入这个入口呢?”韩伟认为这个问题更多的在于平台规则的建立,场地、教练、用户,三方互相咬合。


不同于滴滴打车和Uber之间的烧钱模式拼抢用户,乐刻的复购率带来的现金流使得开店并不完全依赖于资本,“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做补贴,也从来没有烧钱,相反是赚钱的”,韩伟告诉懒熊体育,乐刻目前主要就是为用户提供器材,对接私教的平台,以及团课和教练。全职和兼职教练比为1:9,“其实本质只关注如何做好用户体验”。


“乐刻解决的是腰部健身人群的问题”,FitTime睿健时代创始人朱骁潇把健身人群按照金字塔分为三类,底部的初级健身人群,通过App等教程练习,初步了解后进阶为腰部人群,会尝试目前市场上的新型健身房,头部人群有良好的健身习惯,在健身上的消耗更多,“所以乐刻现在的时机很好,市场上的健身App或者小型健身房培养了足够多的腰部用户”。


这一年的时间里,乐刻多被拿来和光猪圈、超级猩猩、柠檬健身相比较,韩伟对此毫不含糊,“本质上不是一回事,乐刻要做的是健身产业的共享经济”。在铺设了足够多的直营健身房以后,乐刻是否能打通共享的链条,未来1-2年或许就能见分晓。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乐刻运动完成1亿人民币B轮融资,未来2年开5000家店打造健身行业星巴克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