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碗举办第二年,美式橄榄球在中国要走一条怎样的路

2017-01-08 创业熊姚舜

城市碗这项在民间发起的美式橄榄球比赛刚刚完成了它的第二届总决赛。从这项赛事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当下美式橄榄球在中国的角色,以及它未来可能的出路。


12月中旬的北京已是寒风萧瑟,加之浓重的雾霾,使得本就短暂的日光更加稀薄。下午在外面站上一个小时,湿冷的空气就能把人浑身浸透。


但这个地方却是个例外。


“防守组我们上!我们把球抢回来!”在一句川音的呼喊下,十几个身着红色球衣的成都烈马球员血灌瞳仁,冲上球场。在刚刚的回合中,他们的进攻组被北京旋风成功拦下,在距离自己端区不到20码的位置失去了球权。


在这片略显简陋的土操场上,泾渭分明地立着上百名身着黑红球衣的球员,仿佛千百年前的楚汉战场。进攻者试图冲破一道道用石灰画出的码数线,而防守者们且战且退,随时准备奉献自己的全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一次又一次地被拦下,头盔、护具的碰撞咣咣作响,这是一场短兵相接的战争——也是2016年“城市碗”总决赛。


“五脏俱全”的赞助


“城市碗”的历史并不悠久,事实上,今年才是他们举办的第二届总决赛,也是他们正式运营的第一年。


这项美式橄榄球赛事成立于2015年5月,于今年3月成立了实体公司,并在苏州召开了所有球队的启动会。这次会议明确了城市碗联盟与各支球队之间责权关系,以及二者之间相互提供的服务支持;在此之前,各支球队只是挂着城市碗的名号进行比赛,并没有正式运营的联盟。


作为一项典型的、舶来的小众运动,美式橄榄球这几年在国内的发展称得上“蓬勃”。在几乎没有NFL和政府官方支持的前提下,不论是从球迷人数、球队数量、参与者数量还是比赛数量,这几年都呈现出一个井喷的趋势。这也让温晓威和一些其他球队领导者认为,成立一个业余联盟的时机已经成熟。


城市碗举办第二年,美式橄榄球在中国要走一条怎样的路

▲城市碗总决赛中双方激烈对抗。


“联盟实质上是赛事球队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城市碗联盟秘书长温晓威对懒熊体育表示,“以往各支球队在宣传、约赛、招商等方面都需要自己来做,我们更希望从联盟的层面给大家一个支持。”


的确,相比于一支地方性业余球队,一个全国性的大平台更容易博得一些赞助商的青睐。事实上,今年城市碗的招商已经有了显著成效,或许经济数额相对较低,但从种类和匹配性上也算是“五脏俱全”。


南通的杰克拜尼是NEW ERA品牌全球最大的代工厂,也是今年城市碗的主赞助商,他们提供给后者20万的现金,以及价值20万的货品,其中包括每支球队自己配色的帽子,联盟根据每支球队所打比赛数量进行分配,稍大一些的球队会有4到5种不同的款式。


其次是途牛为城市碗球队提供的团体出行优惠。作为一个业余性质的联盟,每支球队一年最大的花费就是客场旅行,而在预订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车票和酒店时,途牛显然更具优势,同时途牛也会将成交额的7%返还给城市碗联盟作为赞助金。


美迪邦与ISOPURE的赞助有些相似,这是一家做运动绷带、肌效帖的公司,他们会在城市碗一些球队的主场提供现场医疗服务,以及给联盟和球队一个比较低采购价格,但没有直接的现金赞助。


在转播方面,城市碗联盟在今年5月与章鱼TV签下了两个赛季的独家转播权。据温晓威透露,合同走的并非是公司层面,而是以相对简单的形式,章鱼给到城市碗13个房间,每支球队都雇了一些主播,直播球队的平日的训练和比赛。


从赞助商的层面来看,尽管赞助金额不高,但对于一个只成长了两年的业余赛事来说,已算是不错的开局。在有了这些初步的赞助后,对于温晓威和城市碗联盟来说,下一步需要的就是升级他们的服务。


以这次城市碗总决赛为例,作为联盟一个赛季最重要的比赛,许多环节仍然显得相对“业余”。


首先最需要升级的就是现场的医护工作。相比于其他运动的业余赛事,美式橄榄球无疑更加激烈,甚至带着一种“惨烈”。由于大多数爱好者很难接触到真正专业级别的培训,激烈的对抗会导致频繁的伤病。像在今年总决赛第一个回合,成都烈马便有一名球员因大臂骨折被送往医院,比赛也因此中断了许久。尽管联盟已经为每一名比赛的球员进行了参保,美迪邦也提供了相关医护人员,但提升现场医疗条件无疑是城市碗需要加强的重中之重。


场地是城市碗需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事实上,本次总决赛场地安排因故变更了四次,最终在赛前两天确定下来。从南昌到北京,从马术场地到交大操场再到最后的首农东枫产业园,中间突发事件不断。国内橄榄球缺少固定、合适、专业的场地,这更需要联盟提前做好大量的准备、对接工作。像由于成都雾霾的原因,大量航班在比赛日前两天延误,有一批成都烈马球员甚至在比赛当日凌晨3点才抵达北京,比赛状态无疑也会受到影响。


除了这两点外,像运动营养补给品牌ISOPURE之前许诺的10万元现金以及价值15万的蛋白粉和蛋白饮料的赞助没有到位,官网没有人力来进行更新等等,都是城市碗亟待解决的问题。但就像温晓威赛后在长微博里说的那样——“这只是城市碗联盟发展的第一年,一切都只是个开始。”


业余赛事出路在何方


关于城市碗未来的出路,温晓威的理解是——“半职业化”。


在他看来,职业化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我们目前的形式更像是开了一个全国连锁健身房,球员掏钱来参加球队的活动,摊费用是最基本的,”温晓威对懒熊体育说道,“我对联盟未来的期许是朝着半职业化的方向去发展,具体就是每支球队有5-10个人是在这个俱乐部上班的,剩下的人采用会员制。”

目前城市碗联盟中相对成熟的几支球队都采用的会员制,像苏州蓝骑士便拥有100名左右的会员,每人每年的会费是2000元。


在职业联赛都难以盈利的今天,城市碗要谈到营收显然还为时尚早。在转播需要投入的前提下,城市碗也曾尝试过通过票房增加一部分收入。今年7月23日北京旋风客战沈阳猎人,因为考虑到沈阳当地的招商能力不错,联盟将那场比赛的门票定为50元,同时附赠许多本地商家的优惠券、代金券,但收效甚微,上座人数只在200人左右。因此温晓威也表示:“目前我们还是更多关注怎么把人带到现场,只有到场才有无限可能。”


城市碗举办第二年,美式橄榄球在中国要走一条怎样的路

▲获得城市碗总决赛冠军的北京旋风队。


“赛事是很重要载体,是你的品牌,是你聚集用户、客户的关键,”国内美式橄榄球著名解说员萧深对懒熊体育说道,“单凭赛事本身去消化、盈利在现阶段看不是最合适的方式,我们要看到美式橄榄球在中国的瓶颈。”


在这种情况之下,联盟希望各支球队首先能够实现自我造血,而青训无疑是体育行业现金流最好的业务,也是各支球队极有可能实现自给自足的主营业务。


北京、天津、沈阳、大连、杭州、南昌、成都、广州等地的俱乐部也已经开始进行自己的青训业务。苏州蓝骑士已经与苏州大学建立起了合作关系,更注重对于大学球员的培养;还有以新兴健身房为主阵地聚拢、发展会员的,天津黑帆队的创始人就是天津唯一一个Crossfit认证馆的馆主,他的训练馆就是以橄榄球为主题。


“我们拥有很好的货源,俱乐部(青训)做起来都是有钱赚的,”温晓威说道,“两年之内形成体系之后,联盟更多地要完成一个抓总的工作,比如去谈更多的运动用品的货源,包括统一开发青训课程,这些会是联盟侧重的工作。”


在联盟的推动下,每支球队也在向着专业、半职业的方向发展,今年他们也完成了对球队图案LOGO的注册,很多球队也成立了实体公司。


温晓威将城市碗的盈利分为两部分,一个是“挣眼前的钱”,另一个是“挣今后的钱”。“眼前的钱”指的就是各支球队的青训体系;“未来的钱”则是指体育赛事的赞助、转播授权、周边开发、体育用品售卖、比赛日收入、电商以及政府采购。


城市碗对自己定义是接地气、本地化,因此他们更希望将赛事做成一项综合性的活动,比如与音乐节、哈雷车队、模特走秀等等元素结合,做好“比赛日”的概念。


“城市碗这样的业余性质的联盟出路不会是在职业、竞技方面,”萧深表示,“因为整个中国美式橄榄球正处在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未来的出路还是在社区化、青训、企业团建这些领域的延展上,通过这些创造盈利点。”


事实上,大部分运动的职业联赛都是由业余赛事转化而来,但这个过程或许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来培养和发酵。目前国内也有许多赛事处于半职业化的阶段,其中不乏小众运动。发展比较好的有ACAC(全国射箭俱乐部联赛)、城市传奇和艇进赛艇大师赛等等。


以ACAC为例,这项成立于2013年的业余弓箭联盟,如今已能在赛事上实现盈利,他们今年在全国设置了12站比赛,总营收近千万。其中报名费是主要来源,这部分收入能达到将近400万元;版权销售上ACAC的全年收入在120万元左右,他们将新媒体版权以每场10万的价格出售给掌播体育,后者又分销给腾讯和虎扑。


城市传奇在冠名赞助上一年便能从红牛拿到千万元,同时他们还引进了新的服装赞助上,瞄准了参赛球队定制队服的市场,B端广告赞助和C端产品售卖是他们早期的打法;艇进赛艇大师赛成立于今年,并举办了3站比赛,明年赛事的数量将会翻一番,各俱乐部也多采用会员制,会费从10000-50000元不等,目前他们收到的赞助基本能和成本打平。


从这些相对成熟的业余赛事身上,城市碗或许能找到自己借鉴的模式和经验。城市碗联盟拥有15省22个城市的23支球队,吸纳新球队、突出本地化、扩大影响力会有利于吸引当地赞助商进来。


城市碗目前还很难谈得上盈利,仅有的赞助也都全部回馈给了各支球队,用温晓威自己的话讲:“我们现在就是燃烧自己在做这件事。”


摸索前进的美式橄榄球


除了城市碗联盟,美式橄榄球在国内的主要联盟还有AFLC(中国美式橄榄球联盟)、CAFL(全国美式室内职业橄榄球联赛)和CUAFL(大学生美式橄榄球联盟)。


尽管都是美式橄榄球,但每个联盟都有自己的特点。像AFLC也属于业余赛事,旗下12支球队,但与城市碗相比,它在赛制上更为紧密;CAFL做的是美式室内橄榄球,由几个美国老板发起,在今年进行了选秀,努力朝着职业化的方向发展,每支球队都是一半中国球员一半外援,外援基本都有大学橄榄球背景;CUAFL顾名思义,针对大学生群体,主体在上海,拥有14-16支球队。


在业内看来,这种“百花齐放”对美式橄榄球在中国的发展无疑大有裨益。“这些联盟都有各自的长处,”萧深对懒熊体育说道,“他们有的背靠美国联盟,有的与社区、青训结合,有的抓住大学生群体,有的布局城市,我们如果想挖掘这项运动的最大价值,就要让更多不同的群体从中受益。”


青训已是现阶段美式橄榄球在国内比较成功的一种探索,巨石达阵、天行达阵都是行业内翘楚。巨石达阵的创始人李克告诉懒熊体育:“美式橄榄球是一个非常朝阳的运动,对青少年身心健康帮助极大,因此必会被市场所接受。做橄榄球培训,短期内瓶颈还是在于认知,青训对于提升群众基础很有帮助。解决了人的问题之后,还需要解决天和地的问题。”


温晓威在天津也有自己的青训,有着20个左右的孩子,因此他也有着自己的看法。“不论是橄榄球还是冰球,许多孩子参加非职业类体育培训都是家长想让他参加运动,”温晓威说道,“到了初中之后会出现一个断层。中国现在冰球很火,培训很多,有多少能打到职业的,就算被国外选走,又对中国的市场有多大的支持和推动,几乎没有。”


在他看来,橄榄球目前在中国的培训有三个方向——一是7-12周岁的兴趣学习;二是出国留学班相关文化性的课程,帮孩子能更好地融入国外环境;三是企业团建,渗透价值观。


美式橄榄球在中国的探索并不仅仅只停留在青少年培训上,还有针对裁判员、球员、教练的一系列培训机构和活动。城市碗今年也在爱奇艺上推出了他们的裁判培训视频,单集播放量能达到400-800,已超出之前的预期。


NAFL(美式橄榄球联盟)是一家针对于美式橄榄球教练员和裁判员培训的机构,他们拥有国外最顶级的教练团队和最科学的课程内容,一期5天的训练营费用在5500元左右,“我们的计划是打造一个综合性体育训练营IP,向里面添加更多的内容进行扩充,形成一个多功能、内容丰富的平台,”NAFL创始人孔一诺告诉懒熊体育,橄榄球训练中关于体能、力量、核心肌群、协调性等方面锻炼也是他们注重的部分。


正如萧深所说,当我们谈起美式橄榄球未来在中国的各种可能时,不能忽视的是这项运动在中国薄弱的基础和它所处的起步阶段。对于温晓威和城市碗来说同样如此,他们也曾尝试过去融资,但响应者寥寥。就像元讯基金创始合伙人徐李对他说的:“我们相信这件事你能做成,但周期太长了,我们需要考虑资金的回收率。”


毫无疑问,美式橄榄球是一项勇敢者的运动,你需要非凡的勇气,就像成都烈马特勤组球员面对如一线潮般汹涌而来的北京旋风球员时,他能选择的就是直面其锋。


橄榄球电影《挑战星期天》中的一段话是温晓威最喜欢的——“你会发现生活就像橄榄球一样,是一寸一寸积累起来的。不论是生活还是橄榄球,允许犯错的空间都很小,早半步或者晚半步,你都会失败;慢半秒或者快半秒,你都接不到球。”


“我们现在拿青训养活自己,顺其自然发展,真正赛事拿到融资的城市联盟做了10年,旱地冰球做了8年,凭什么城市碗做到第二年就能融资?”温晓威也在告诫自己。


徐而图之,一寸一寸积累,是城市碗要做的,也是整个美式橄榄球在中国需要做的。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