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牌之前,焦虑的中国健身行业变革年

2017-07-03 观点严小寒

对健身产业来说,2017年是个关键的年份,新型健身房介入2年多后,整个产业都在寻求最佳的形态面对接下来可能面对的变革。


洗牌之前,焦虑的中国健身行业变革年


在2017年ChinaFit春季健身大会的现场,赶来参加飞飞健身主题论坛的ChinaFit总经理闫四海迟到了,上台后他首先透露了今年的“惊人”数据,“超过10000人为此付费,现场超过30000人来到现场”。


而此时,国家会议中心的负一层里,启邦文化联合创始人金攀正在感慨今年健身大会占据了国家会议中心的四层,“去年只有一层,可见健身行业的发展有多快”。

 

实际上,从健身房数量上,我们很难看到这个产业实质性的变化,SaaS提供商青橙科技在大会上公布的一份2016-2017健身行业报告显示,中国健身俱乐部在11212家左右,健身工作室则超过26414家。这和去年方正证券预估的俱乐部数量相差不大,但健身工作室增速明显。

 

健身产业的变化在哪里?从ChinaFit健身大会春季北京场陡增的参与人数和展商来看,这个产业链条里涌进来更多“有趣”的玩家,而一系列的产品或战略发布会,则显示出作为主角的健身房和俱乐部正急于变化和调整,为接下来的行业洗牌做准备。


浩沙健身总经理吴承翰曾数次强调今年将是传统健身房的整合年。对于大型传统健身房来说,这种“整合”包含了四种方式,加盟、合并、融资、收购。

 

目前来看,最先走出这一步的是上海健身房品牌威尔士,其在去年底透露牵手贵人鸟的消息是加速传统健身房扩大规模的源头。这笔交易此后被看作外部资本介入传统健身房的起点。吴承翰把此解读为传统健身房整合的讯号。


半年过去,市场上并未出现新的大型收购事件,这起被看做传统健身房拥抱资本的事件尚未尘埃落地,但健身各个产业链条还是因此呈现出极大变化。

 

浩沙健身隶属于港股上市公司浩沙国际旗下板块,目前官方透露全国健身房近百家,1999年成立至今,属于典型的转型中的传统健身房之一。

 

在6月27号ChinaFit大会上,浩沙健身宣布两年内将投入超过10亿元以上的资金到加盟业务,此前这家老牌健身房和专注智能装备的互联网科技公司酷钛科技合作,在智能化上投入不少,现在大手笔加码到加盟上,浩沙希望快速提高市场占有和竞争力的意图显而易见。


洗牌之前,焦虑的中国健身行业变革年

▲ 浩沙健身发布加盟体系


早在今年3月,吴承翰就曾透露浩沙预计在两年内开到200家直营+200家加盟店,“并将加快脚步做融资计划”,他说。

 

一个季度里,浩沙完善其加盟体系,线下在健身馆本身加入数字化概念,并开设运动健康商品店中店,同时运营的还有浩沙线上商城。


浩沙健身加盟事业部总经理戴以诚表示,“目前这些新技术应用解决的是健身房管理的智能化,而不是用户健身的智能化和个性化,所以并不能真正解决持续盈利问题,真正使之服务于大众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去年6月,国务院发布的《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明确提出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建设,“着力构建(市、区)、乡镇(街道)、行政村(社区)三级群众身边的全民健身设施网络和城市社区15分钟健身圈,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1.8平方米。”


今年3月,15分钟健身圈理念在体育总局牵头下逐步在各地方开始实施,这让健身产业颇为振奋,同时也意味着,在传统社区以健身器材为主的形式之外,健身房俱乐部、私教工作室等将在政策上获得一定红利。

 

今年4月刚完成3500万A轮融资的光猪圈健身是这其中最早嗅到这股政策红利的。其创始人王锋在宣布完成融资的同时,提出“10分钟体育健身圈”,并将此前光猪的加盟模式调整为“城市合伙人”制度,“把有限的精力用到重点的人身上去,在当地的影响力会更大”,王锋说。

 

除了政策带来的新机会,另一个重要的方面,在于新型健身房大多以月卡的形式售卖,其在流动资金上的风险承担能力远低于传统连锁健身俱乐部。加之资本的逐利天性,快速抢占市场是各家都必须考虑的事情。

 

主打共享概念的新型健身房乐刻健身近来动作不小。今年6月,乐刻正式上线其与开始吧合作的众筹项目,计划在北京众筹40家店,出让其中10%股权。

 

洗牌之前,焦虑的中国健身行业变革年

▲ 乐刻众筹项目有三类共建人

 

统计下来,乐刻提出的三种共建人最终众筹资金为2000万人民币。乐刻众筹项目负责人兴荣透露,乐刻目前单家开店费用30-100万不等,保守估计预期每年8%回报率,预计今年整体店面达到350家,北京新增120家,2018年整体预计1000家。 

 

仔细算算这笔账,即使5年后乐刻北京40家门店并未盈利,返还共建人资金130%,整体金额为2600万,一旦这一开店模式验证可行,其门店数量增长带来的品牌效应,也将超过600万品牌溢价。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众筹项目可理解为另一种形式的加盟或融资。在对乐刻的扩展及宣传上来说都有益处。乐刻的改变远不止于此,紧随其后,乐刻官方微信公众号由“乐刻运动健身”更改为“乐刻运动”,这和早期乐刻运动创始人提出来的乐刻运动将是一个运动、健康主题的平台相契合,目前这种去“健身房”标签的微小动作,一定程度显露出乐刻不仅限于做健身房。

 

以健身房为主体,布局大健康产业是个不错的选择。最早期这种布局并不明显,更多以健身周边用品的形式出现在健身房里——毛巾、功能饮料、健康餐等——大多以外部产品和健身房合作的形式开展。

 

老牌健身房青鸟体育正在试图打破这一做法,除了主体持续加快开店速度,青鸟体育近来从资本层面不断加码健身周边产业。青鸟体育董事长卞光明同时也是投资机构中体鼎新CEO,去年11月,中体鼎新和冠军VC共同投资私教培训机构EPTC,今年3月,青鸟体育全资收购健康餐020品牌贝果轻食,5月又宣布控股星洲健身。


卞光明告诉懒熊体育,青鸟体育定下的目标是3年内开200家店,目标营收10个亿,会员100万,“我们现在主要还是把主营做好,同时会沿着产业去做并购”,卞光明告诉懒熊体育。

 

传统健身房这一系列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源于新型健身房的倒逼,鬼工科技创始人马客认为,新型健身房进入市场2年左右时间以来,给传统健身房带来一定压力,“也促进了传统俱乐部的自我变革”。最为明显的是在会员体验、会员服务和场馆智能化上的改变。

 

现在看来,一个行业较为统一的认知是智能化将成为健身行业的标配,“未来区分新型和传统的唯一一点就是你是卖月卡还是年卡”,王锋直言不讳,“其他的都逐步趋于一致”。

 

一家传统大型连锁健身房高管表达了他的看法,“新时代下的行业迭代节奏更加快速,所以谁也不想慢人一步。很多大的传统连锁健身企业都有自己的新布局和尝试,只不过是相对低调或脚步没迈这么快而已。”

 

伴随健身房的变化同样呈现出差异性的是SaaS系统提供商。

 

进到ChinaFit北京站在国家会议中心设置的四楼大厅,整层楼都是健身房SaaS提供商。

 

鬼工科技创始人马客看起来很忙,两天时间里,会场至少有超过5场发布会或论坛能听到他的发言。他一直在强调两个观点:服务是中间健身行业的巨大缺失;传统健身房应该有危机感。

 

单纯的从SaaS系统的功能上来说,各个玩家差异性逐步缩小,市场上整体分为两大类,一类以青橙科技、鬼工科技、三体云动为代表,近几年以线上SaaS系统起家的科技公司。另一类则是包括易思普、参森科技等老牌服务商,从早期以线下智能硬件(包括闸机、智能柜、淋浴等)提供为主,到现在线上线下一体化。

 

和健身房的发展情况一致,SaaS目前并未出现寡头型企业,但流量正在趋于向头部集中,握有更多数据的SaaS提供商将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可能性。

 

今年,这个版块的“花样”也有所呈现,一些新的合作方式和服务正在产生。

 

来自西安的蒜泥科技推出体测新品维塑-3D体型追踪仪,试图打破现有体测硬件的功能和方式,通过3D人体扫描呈现各方面数据。马客对此颇为振奋,并认为体测产品的迭代是打破健身服务体验的起点。“我们看到服务的交互频次并不高,蒜泥科技正在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而这个服务提升的起点就是从体测开始”,马客在这场新品发布会上说,同时宣布鬼工科技将与之展开更加紧密的合作。

 

这些掌握更多数据的SaaS提供商将基于数据分析更容易找到健身房的需求,并提供一些定制化的服务。

 

同样线上系统起家的三体云动则正在将主体业务向健身产业人群培训上转移。随着健身房在其他业务板块的涉及,提供稳定的培训输出不失为提升现金流的好生意,需要注意的是,探索中的健身房在开拓新方向的同时具备不稳定性,针对这些板块的培训同样承担类似的风险。


从整个市场来看,方正证券今年发布的健身行业报告显示,美国市场健身市场超过1500亿,人口渗透率超过17%,而亚洲地区渗透率仅为0.4%。 美国健身市场日趋饱和,中国健身市场则远未达到饱和的状态。


从目前各个环节链条公司的调整和策略上来看,2017年是个必须把握的时间节点。这个阶段所展现出来调整和战略布局,极大程度决定了下一轮的市场领头羊。这其中,敏锐捕捉这个行业升级过程中消费者需求显得十分关键。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www.lanxiongsports.com


洗牌之前,焦虑的中国健身行业变革年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