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庞大的球鞋市场,为何如今却没有一位女性球员拥有签名球鞋?

2017-08-29 场外朱弘扬

打开耐克(Nike)官网,搜索女款篮球鞋,映入眼帘的型号不外乎是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凯文·杜兰特(Kevin Durant)以及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当然了,更少不了耐克旗下的Air Jordan系列。


自动系带、3D打印鞋底,未来的运动鞋将集高端科技与精美设计于一身,但当前运动鞋市场的性别平等问题却依然在原地驻足,迟迟未得到解决。


1995年,耐克为WNBA巨星谢尔·斯沃普斯(Sheryl Swoopes:曾为篮球运动员,三届奥运会金牌得主,三届MVP得主,四次WNBA总冠军,2016年入选名人堂)推出个人签名球鞋(Air Swoopes),她也成为了第一位拥签名鞋的女性运动员。在WNBA刚刚起步的几个赛季(1996年WNBA正式运营),耐克、阿迪达斯(Adidas)、锐步(Reebok)和斐乐(Fila:意大利运动品牌)相继为丽莎·莱斯利(Lisa Leslie)、道恩·斯特莉(Dawn Staley)、辛西娅·库珀(Cynthia Cooper)、尼基·麦克雷(Nicki McCray)、丽贝卡·洛柏(Rebecca Lobo)和查米克·霍德斯克劳(Chamique Holdsclaw)推出了签名球鞋。


如此庞大的球鞋市场,为何如今却没有一位女性球员拥有签名球鞋?

▲WNBA传奇巨星谢尔·斯沃普斯(Sheryl Swoopes)和她的签名球鞋——Air Swoopes


要知道,在上世纪90年代末,球鞋市场还没有如今这么庞大,而且WNBA也只是刚刚建立,但女性球员很快就有了自己的签名球鞋。而在21世纪的WNBA之中,还没有一名球员拥有自己的签名球鞋。


马特·鲍威尔(Matt Powell)是市场调研公司NPD集团体育产业部门的分析师,他说:“核心问题是为什么女性签名球鞋市场没有取得进步,答案就是她们的签名球鞋销量不够,大品牌认为在这上面投资很不值得。我本人特别希望这种情况能够发生转变。如果某一品牌找对了方法而实现了巨大盈利,那么其他的品牌也会随之效仿。”


尽管市场上现在有很多专门为女性定做的运动鞋,但许多女运动员实际上还是选择了男款的球鞋,而这一现象不仅仅在篮球运动中存在。去年,阿迪第一次为女性群体推出了一款足球鞋。


“早就应该这么做了(指为女性群体推出球鞋),”52岁的罗伯尼·卡拉斯基罗(Robyne Carrasquillo)说道。作为WNBA纽约自由人队(New York Liberty)的球迷,卡拉斯基罗曾经买过一件特蕾莎·威瑟斯彭(Teresa Weatherspoon:自由人队传奇巨星)的球衣,如今她已经把球衣送给了自己13岁的女儿——萨瓦纳(Savanah),在上周自由人迎战明尼苏达山猫队(Minnesota Lynx)的比赛中,她就穿着这款球衣在现场助威呐喊。


玛雅·摩尔(Maya Moore)是山猫队的球队核心,也是三届WNBA冠军得主,她坦言永远忘不了自己的第一双Air Swoopes球鞋。


如此庞大的球鞋市场,为何如今却没有一位女性球员拥有签名球鞋?

▲玛雅·摩尔(Maya Moore)成为了第一位成功和Air Jordan签约代言合同的女性篮球运动员


“我妈妈和我当时都买了一双,”摩尔说道。“我当时太激动了。作为一个8岁的小孩,我当时并不觉得这双鞋有多独特,但当我看到谢尔·斯沃普斯、辛西娅·库珀和蒂娜·汤普森(Tina Thomspon)穿着这双鞋在场上无所不能,赢得总冠军时,我就很想要一双。”


她还继续说道:“这些事有很大作用,特别是在你小的时候。因为这会传递一种价值观:球员的努力和天赋最终赢得了回报。为女运动员的签名鞋投资是值得的,因为这能够激励下一代年轻女性篮球运动员的崛起。”


身穿摩尔球衣,13岁纽约女孩内特·珀丽(Nate Burley)走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的观众通道内,今天她是来为自由人队加油的,但她本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玛雅迷妹。


珀丽谈道:“平时我穿着球衣上学的时候,男孩子们就会问我。“摩尔是谁啊?这个Mayo Clinic又是啥啊?”(Mayo Clinic:梅奥医学中心,美国一家著名的综合医院,同时也是WNBA山猫队的官方赞助商。通常,WNBA球队的球衣上都会印上赞助商的名字而不是球队名字。)


在孩提时代,摩尔并不明白一双女性运动员拥有自己的签名球鞋意味着什么。而在珀丽的世界里,她从未想过女性球员也能有签名球鞋,她一直都认为只有NBA的男性球员才能有自己的签名球鞋。


2011年,摩尔成为了第一位成功和飞人乔丹品牌签约代言合同的女性篮球运动员。2015年耐克为摩尔推出了第一批市售鞋。乔丹也会在今年的9月30号为摩尔推出两款专属配色球鞋用以致敬这位巨星。但这款球鞋并非是Air Maya系列,而是乔丹正代的一代(Air Jordan 1 Retro High,95美金)和十代(Air Jordan 10 Retro,140美金),不过配色则是以玛雅本人为灵感而创作的。球鞋还专门加上了儿童尺码,从35码到40码。乔十的这款鞋子采用了玛雅最喜欢的紫红色,球鞋上还加注了与她本人相关的元素,比如说鞋舌上面的“3:23”,这代表着她最喜欢的圣经章节,歌罗西书(Colossians)第3章的23节。


如此庞大的球鞋市场,为何如今却没有一位女性球员拥有签名球鞋?

▲Air Jordan为玛雅·摩尔推出专属配色的AJ10代球鞋


所以,签名鞋代表了什么?对于球鞋发烧友和运动员本人而言,代表了一切。签名鞋意味这这名球员的场上成就,意味着对于该球员成就和市场号召力数百万美元的投资。对于一条早已成熟的品牌生产线来说,签约一名女性球员风险并不大,为她推出一双专属球鞋就更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耐克把摩尔签入乔丹旗下后,它的市场销售力又增强了,”贝克街广告公司(Baker Street Advertising)的体育产品营销专家鲍勃·多尔夫曼(Bob Dorfman)坦言,“把女性运动员拉到自己旗下的品牌,这确实是非常明智的做法。”


摩尔表示希望自己的球鞋能够激励更多的孩子们,还能够吸引不同群体的消费者们,如果可能的话,她也希望自己的鞋子能够取得长久性的成功,正如经历了7代的Air Swoopes那样。


“毫无疑问,球鞋文化是篮球世界中令人振奋、受到尊重以及正统性的一部分,”摩尔说道。“男性受球鞋文化影响颇深。作为一名女性,一直以来我都想看看深受球鞋文化熏陶的男性是如何来看待一名女性的签名球鞋,这也是我一直以来为之奋斗的动力。”


女性运动休闲鞋一般都会找一些娱乐明星、设计师或是模特来代言。蕾哈娜(Rihanna)和凯莉·詹娜(Kylie Jenner)签约了彪马(Puma);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英国时装设计师,披头士乐队成员保罗·麦卡特尼之女)和阿迪有合作;而安德玛(Under Armour)赞助了吉赛尔·邦辰(Gisele Bündchen:世界名模)以及她的丈夫——NFL巨星汤姆·布雷迪(Tom Brady)。


“要让女性群体来消费,你要做的就是好的营销,至于说上升到球鞋文化层面,那还远得很,”纽约自由人队的主教练比尔·兰比尔(Bill Laimbeer)坦言。“如果你是一家大品牌,你就肯定明白这一点。说这话无意冒犯,但这就是事实。”


作为WNBA的头号球鞋发烧友,自由人队控卫安皮芬妮·普林斯(Epiphanny Prince)把球鞋文化看得很透彻。她本人更是拥有一间球鞋收纳室,放置着400多双精心包装的球鞋。


如此庞大的球鞋市场,为何如今却没有一位女性球员拥有签名球鞋?

▲安皮芬妮·普林斯(Epiphanny Prince)展示自己收藏的球鞋


“球鞋文化说到底还是一场生意;你会忍不住想要把这些鞋卖了,”普林斯谈道:“你不想看着这些鞋就这么放在鞋架上。你想把它们全卖光,就是为了钱。”


如今,普林斯已经不再继续收藏球鞋了。


“如今的球鞋文化,就是一有新款球鞋推出,鞋贩子就立即把它们买光,然后再以800美元一双的高价再转手出去,因为这就是他们的生财之道,”普林斯坦言:“鞋贩子彻底毁了球鞋收藏的乐趣。”


但当她谈到自己的收藏时,马上又眉飞色舞起来。


“给你们看张照片,”她说。


“在照片中,普林斯站着自己的球鞋收纳室里,四周包围着数百个透明的塑料鞋盒,每一个鞋盒里面都放着一双球鞋。至于说她脚上穿了哪一双?


“我喜欢穿科比系列,”她说道,“因为这是科比的球鞋啊!”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纽约时报》,原文作者为Kelly Whiteside


如此庞大的球鞋市场,为何如今却没有一位女性球员拥有签名球鞋?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