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力电竞与校园体育,“一直在转型”的阿里体育能在2018年回击质疑么?

2018-02-13 大公司金承舟

阿里体育成立两年多了。挂着阿里两个字,这两年以来,外界对阿里体育的质疑声几乎就没有少过。有人嫉妒它含着金钥匙出生,有人嘲笑签下了三位数的合作,更多人是在困惑,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发力电竞与校园体育,“一直在转型”的阿里体育能在2018年回击质疑么?


对于张大钟来说,2018年的挑战会更艰巨。


1月29日,在3个月前宣布了与大体协的合作之后,阿里体育在2018年的重点项目——“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大学组)”,在同济大学正式启动。这也就是之前运营了18年的“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如今它又有了一个新的名字:“CUFA”。


在台上,阿里体育CEO张大钟和过去的发布会一样,表达着校园体育前景的美好和这对阿里体育有多么重要。

 

这让人想起去年的9月9日,WESG 中国区总决赛举办的第三天,阿里体育在苏州高新园区举办了一场合作伙伴大会。不仅300人的位置满满当当,阿里体育的工作人员还忙着在会场后方空间加摆椅子。

 

坐在台下的,更多的是阿里体育这两年签下的合作方。他们来这的目的和媒体们一样,想知道阿里体育这两年究竟做了什么?之后又想做什么?

 

当时大会上的张大钟,依旧在台上侃侃而谈。词词句句,似乎让人忘了外界对阿里体育的质疑——太慢,又太不清晰。

 

虽然他们已经签下“快三位数”的合作伙伴,但张大钟似乎很少出来直面这些外界对阿里体育的质疑。他总是在台上一边强调着合作伙伴对阿里体育的重要性,一边勾划着阿里体育未来的蓝图。


这会他们又开始讲起自己的新故事:校园体育。


新故事:进入校园体育从足球开始


“校园足球是校园体育的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阿里体育开展校园体育的第一步,我们希望以此为开端,一步步来实现人人都是运动家的美好愿景。”在1月底的发布会上,张大钟用这句话表达了阿里体育进入校园的决心。

 

去年11月10日,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与阿里体育在上海交通大学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签署十年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第一期合作将从跑步、足球、功守道、英式橄榄球入手,协助运营校园体育比赛。

 

阿里体育的副总裁魏全民,之前曾任 IMG 中国区副总裁,如今主要负责的是阿里体育赛事运营的工作。三亚马拉松、“精武门”综合格斗职业联赛等多项阿里体育旗下的赛事,都是由他亲手操办。他告诉懒熊体育,目前校园赛事的业务,已经成为了阿里体育赛事部门80%的业务发力点。

 

除了名称上的变化以外,魏全民向懒熊体育表示,他们还期待能在三个方面对这些赛事带来改变:学生的参与度、办赛的智能化以及赛事的传播度。

 

参与度方面,魏全民打算利用阿里体育所打造的“运动账户”的概念,把学生的参赛和观赛计入卡币,可以在商城兑换装备,从而让更多的学生参与进来;智能办赛顾名思义,就是用智能化的手段简化一系列对办赛的流程;而传播度,除了增强赛事曝光渠道,带来300场比赛的直播外,魏全民也计划把 CUFA 的总决赛做些市场化的包装。“比如 CUBA 把全明星赛和 CBA 放在一起打,我觉得就很好。”魏全民说。


发力电竞与校园体育,“一直在转型”的阿里体育能在2018年回击质疑么?

▲发布会上,魏全民描绘着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大学组)的美好前景

 

运营校园足球,阿里体育的起步不算顺利。当初阿里体育宣布签下 CUFA(彼时名为大足联赛)的时候,有媒体报道称,原大足联赛运营方优势传媒就此事起诉了大体协,指责后者在已有合同的情景下将大足联赛“一女两嫁”,从而侵犯了优势传媒的权益,目前,懒熊体育也就此事联系了优势传媒 CEO 何韦,不过对方表示此案已进入法律阶段,不便多谈。

 

阿里体育方面称,与大体协签约之前,合同都是经过双方法务确认的,并不存在法律问题。而魏全民也向懒熊体育表示,除了媒体报道又是会让他困扰之外,这件事目前没有给阿里体育带来其他任何的负面影响。

 

除了大足联赛外,阿里体育拿下的其他三个校园项目,如今还在筹备过程中。魏全民表示,马拉松的赛事将在3月正式启动,而功守道的推广则要配合阿里集团的整体推广,可能会从专业武术学校开始先入手。

 

但要知道,全面进入校园,阿里体育还要面临不少困难。就 CUFA 而言,且不论与优势传媒的纷争尚未有定论,单单就三个月的时间,魏全民和他手下20多名赛事部员工却要协调全国1000余所高校,覆盖3800余万大学生,不得不说这是个巨大的挑战。就在去年阿里体育宣布签约后不久,《新京报》就报道称,国内多省赛区已经开赛,但却因运营方缺失而导致出现没有赞助商而“裸奔”的现象。

 

魏全民也知道这其中的挑战,而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尽力而为。“其实我办过的很多赛事,没有一个能说是百分百准备好的。”魏全民说,“我们只要做到比昨天好1%,就够了。”


过去的故事:电竞、平台、培训、场馆


启动大足联赛并非是阿里体育在2018年的第一个动作。在今年1月14日,他们就在山东青岛胶州举办了2018年的第一场重头戏—— WESG 亚太区总决赛,并邀请了上百家的媒体。彼时阿里体育电子体育部总经理王冠称,电竞已经成为了公司“50%的发力点。”

 

尽管 WESG 没有当下最主流的两个电竞项目《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但他们用一座46天建起来的场馆,向外界证明了阿里体育要将电竞的第三方赛事进行到底的决心。彼时张大钟在发布会上表示,阿里体育将尽其所能地推动电竞入奥。

 

除了电竞之外,阿里体育这两年的大动作还包括发力平台和培训、场馆。在去年的9月9日阿里体育合作伙伴大会上,张大钟明确了阿里体育“天”字战略:以 IP 连接数字经济基础平台(互联网)与体育基础设施(场馆),朝大数据与会员进行延伸。

 

也是在去年的8月8日,阿里体育在支付宝 App 内上线了了“运动账户”,通过采集并计算用户的运动数据, 用户可以在运动商城里兑换实物和培训、票务、场馆预定等多种服务类商品。张大钟告诉懒熊体育,运动账户的概念推出仅一个多月,就已经吸纳了超过100万的会员数。如今,这个数字是600万,也就是魏全民所说的“运动卡币”功能的来源。

 

在张大钟的构想中,场馆预订、赛事报名、体育培训、票务服务、教练预约等等面向C端体育服务的中间环节,都能在这个平台上呈现。

 

在B端,场馆的智能化是当下的重点。阿里体育总部的演播室内有一块大屏幕,名为“场馆数字化运营服务平台”,记录的是阿里体育合作场馆内运动会员占比、各地营业额分布排名、新增会员年龄分布、现金流支付渠道等多项数据。截至去年“双十二”,该服务平台已覆盖近60座城市的逾10个大中型体育场馆以及200个体育健身场馆。


发力电竞与校园体育,“一直在转型”的阿里体育能在2018年回击质疑么?

▲阿里体育总部演播室内的大屏幕,记录着平台的点点滴滴

 

“阿里天生是做平台的。所以我们从做平台会员开始启动。我们不是付费用户概念,而是用户在平台里交易。”张大钟如此解释阿里体育的平台思维。

 

成为了阿里体育去年重点的还有培训。通过签约的各类国际运动联合会等 IP 方以及浩沙、一兆韦德等体育培训服务的供给商,加上阿里体育合作签约的场馆,从而将培训业务形成了一个闭环。

 

综合来看,阿里体育所提供的体育综合服务平台,与前两年很火订场创业、约教练创业项目很是相似。而后者在经过这两年的大浪淘沙后,却因为资源供给不足、商业模式太单一等原因已经所剩无几。

 

还有一个问题是,无论是培训还是场馆运营,如今在国内的发展阶段都很初级,少有“独角兽”公司,因此作为对接平台的阿里体育发挥空间也比较有限。

 

所以,尽管背靠阿里这块金字大招牌,但是阿里体育在这块依旧很慢。这从阿里体育启动平台一年多的时间来,却只上线了区区200余家场馆中可见一斑。

 

更何况,作为体育服务中间环节,能给阿里体育获取利润的空间很有限。

 

这点张大钟也承认。他表示,他们的目标是要覆盖更多的人群。“如果平台上能有最好的服务,那么收入是自然的。”


 “一直在转型”带来的考验


在去年4月,阿里体育曾曝出启动A轮融资,(相关阅读:阿里体育启动A轮融资,金额超12亿人民币,估值超80亿)。那时,其自身又定位为“1万亿的中国体育经济平台”,以赛事运营、体育媒体和体育服务为主要业务。

 

但如今,阿里体育的业务线似乎已经和那时不大一样了。校园体育、电竞、平台以及培训与场馆,成为如今他们主要的业务线。

 

在2017年,阿里体育也对内部架构进行了些许调整,除了新增了负责平台业务的平台部,由 COO 余星宇负责外,在魏全民的赛事服务部门下也新增了校园体育服务部门,负责人系原康湃思负责大足联赛推广的郭飞。

 

在 WESG 亚太区总决赛的媒体通气会上,张大钟又透露,他们如今又新成立了“城市体育服务部”,“专门为全国各地的体育和城市做好互联网服务、智慧体育服务,落地赛事IP”。这部门归属于平台部,负责人是原青海卫视总监张祖坤。

 

而据懒熊体育了解,如今阿里体育有200余名员工,其中技术人员占比最多,接近四成。

 

而另一边,原本被外界认为是去年阿里体育重头戏的两场赛事,LGPA 和全国七人制橄榄球锦标赛,最后都没有在2017年举办。之前曾经出现在阿里体育融资BP中的重点赛事:WO.RUN 路跑联盟,自从去年4月份结束南通站以后,也没有了新的消息。

 

对于赛事内容的调整,魏全民告诉懒熊体育,他们认为阿里体育现在做赛事,其实已经做不过其他公司:“我们就是个新的创业公司,和老的比起来肯定有差距的。”所以,这也是他们重点发力校园体育赛事的原因之一。不过魏全民也称,橄榄球的赛事他们还想做,也还在报批中。

 

由此可见,阿里体育“一直在转型”,却少有震撼业界的重磅交易和成果。这或许,就是阿里体育一直被面临质疑的最主要原因。

 

阿里体育方面表示,他们现在不会尝试任何“烧钱的业务”。不过,如今阿里体育所选择的这几条业务线,都很难在短期内看到成效。WESG 他们虽然办起来了,但是观赛人数始终寥寥,业界也一直有关于“电竞需不需要第三方赛事”的争论;校园体育,魏全民自己也承认,目前还没有给团队定今年的指标,但目的是要“几年后达到 NCAA 的水准”;至于平台和培训场馆这些业务,更需要建立在中国体育文化更加成熟的基础上。

 

这些,都考验着张大钟和阿里体育的恒心。

 

从人员架构上看,阿里体育在去年发生了巨变。三位原副总裁韩立锋、王东和闵云浩先后离职。原电通传媒中国区首席执行官王一鸣宣布加盟,担任副总裁,主管品牌营销与战略合作。


发力电竞与校园体育,“一直在转型”的阿里体育能在2018年回击质疑么?

▲原电通传媒中国区首席执行官王一鸣的加盟,是阿里体育在去年的最大助力

 

“有人适合0-1,有人适合1-10,有人适合10-100,不同人适合不同阶段的公司。我在0-1的过程中很习惯,没有心态的问题。但是很多人适合1-10,10-100,他们需要的是大平台。”张大钟如此回应前高管的离职问题。

 

一个现象时,目前阿里体育的旗下平台,并没有类似虾米音乐、飞猪旅行那样有独立的 App,只是依托在支付宝的应用页面内,入口相对较深。

 

除了12年8亿美元赞助国际奥委会、12亿元入股广州恒大、以及创造“功守道”这么个新型 IP 外,阿里总部并没有对体育方面有更多的大动作。因此,很难不让外界猜测,阿里总部对体育并没有那么重视,因此也将阿里体育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张大钟首先否认了“阿里不重视体育”的说法:“阿里可以有很多战略,但它启动了奥林匹克,就说明这是它们在利用体育营销的一个重要手段,怎么会说不重视体育呢?这其中阿里体育必然相关。”

 

而另一方面,张大钟承认阿里总部并没有给他更大的支持,但原因却不是马云不给,而是他不要。在他看来,如今阿里体育还没有到向总部“要资源”的时候:“我们是亲兄弟明算帐。想拿东西,你首先要知道自己能贡献什么东西。阿里是可以给你做1-100的事情。但是0-1的事,需要你自己去做。”

 

对于外界的质疑,张大钟看上去很淡定:“外界说好是不正常,说坏很正常。现在是试错过程中,我不在意别人怎么判断。”他也承认,目前公司还远未盈利。

 

只是2018年,阿里体育真的需要拿出成果来,才能堵住质疑者的嘴。


延展阅读:


超竞学院的第一批学员毕业了,他们能成为电竞界的黄埔一期吗?


艾瑞:2017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突破650亿元,电竞赛事迈入联盟化时代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www.lanxiongsports.com


发力电竞与校园体育,“一直在转型”的阿里体育能在2018年回击质疑么?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