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城市对洲际大赛感到排斥?因为前几届赛事树立了不好的负面典型

2018-05-23 观点王帅

为什么全世界的大城市都对于世界杯愈发排斥?


这样的观点乍一提出确实显得有些荒诞,但让我们回顾这几年来有关世界杯和奥运会这两大全球最顶级的体育赛事IP的新闻,你确实不得不承认:世界上的大城市们,正对于承办如此大规模的国际大赛感到愈发排斥和抗拒。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发现,一届盛事的终了总会遗留下大量弃置无用的基础设施和大笔需要城市偿还的债务。修一座新的体育场馆一般需要烧掉至少几亿美金,耗费数年的光景,而且会严重倾轧当地其它本应该优先兴建的民生工程与项目。


越来越多的城市对洲际大赛感到排斥?因为前几届赛事树立了不好的负面典型

▲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本届世界杯的揭幕战和决赛都将在这里上演


话说回来,在传统的观点中,举办洲际大赛确实会带来不菲的花销,但是按道理来讲,这样的契机本可以帮助城市真正开始自己的升级改造,并可以通过长期的旅游业发展带来大量新的收入。那么,为什么大城市们会对于承办顶级赛事越来越感到畏惧和反感呢?这其中的原因的确纷繁复杂,但我们通过一系列的数据对比发现,最近几届大赛,包括奥运会和世界杯,都对如今的状况起到了极为不好的负面作用。


过去:后患无穷


正如你在无数新闻报道中所看到的那样,国际体育组织在某国某地举办大型活动必然会遇到的一大挑战便是,无论是在当地的政府规划还是本土人民的心目之中,本来还有“更重要、更优先”的事项需要处理和安排。无可厚非,体育组织的全部心力自然是要想方设法完成一届成功的盛宴,并以此不断提升他们自己的体育赛事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但另一方面,当地人的想法当然是要千方百计提高政府和民众的收入、兴建新的商务楼盘、公共路网和其它的基础设施,这些东西才是真正能够长期促进地区生活质量改善的关键——而且,这些量力而行的工程可绝不会让银行破产!


诚然,有时候,为了举办一届世界杯或者其它洲际活动而大兴土木的确可以体现城市扩张升级的雄心壮志。但更多情况下,这些造价高昂的基建恰恰会严重扰乱当地处理优先级民生或经济工程的节奏与进展。当一个国家赢得了主办世界杯这样的殊荣之后,他们回过头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符合国际足联标准的世界级足球场馆。于是乎,“世界杯东道主”这样的荣光就会迅速演变成让城市几近瘫痪的建筑狂潮。


都不用费尽心思搜刮一下遥远的案例,最近连续两届世界杯都已经证明,主办国为了一届比赛而新建多个体育场的做法,毫无必要且严重浪费。


不妨做一个简单的回溯:2014年巴西世界杯前,这个南美洲最大的国家砸下了30亿美金来建设或修缮12座足球场。政府曾经公开承诺纳税人的钱不会白花,在世界杯后,这些投入了大笔资金的工程将继续创造可观的收益,包括举办各类演出、职业球赛等公共集体活动。


但结果就是,想象中的“持续收益”完全没有发生过,耗资9亿美元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打造的“加林查国家体育场”如今的用途是:城市公交车的集中停放点。无独有偶,在巴西西北部的热带城市马瑙斯,一座造价6亿美元的体育场除了世界杯完全无法派上其他任何用场。因为如此庞大的建筑物对于当地的仅有的小球会来说根本无力承担,而无人运维的结果就是坐视场馆空置毁坏。纳塔尔市的沙丘体育场,成本1.3亿美元,现在只能被有钱人租去办派对或者婚礼。


越来越多的城市对洲际大赛感到排斥?因为前几届赛事树立了不好的负面典型

▲巴西利亚的“国家体育场”,现在只能用作公共巴士的集中停放点


把视角继续往前倒四年,同样是“金砖五国”之一的南非的“后世界杯”情况并没有好到哪里去。2010年,很多球迷想必都对开普敦的绿点足球场印象深刻。这座完全新建的体育场耗资达到了4.6亿欧元,在世界杯开幕前6个月才正式落成投入使用,时任开普敦市长Helen Zille还因此赢得了不少市民的拥戴。但后来,光是场馆和草皮的维修和养护每年就要吃掉开普敦政府4500万欧元的资金。关于这座场馆的后续命运甚至引发了南非媒体激烈的讨论,要求保留体育场的一方认为:“这座球场是世界足球在南非开花结果的标志和象征之一,也是开普敦有关世界杯的地标。”但反对方同样言简意赅:“拆了它吧!这个球场除了世界杯根本毫无意义,占着大片的土地,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奥运会的先例更是令人无奈和惋惜。不同于世界杯,奥运会往往会在某一个单一的大都市区集中举办,同时又需要一些“奇奇怪怪”的运动项目场馆,比如雅典为举办2004年奥运会所兴建的棒球和沙滩排球场,或者为里约奥运专门建设的皮划艇运动场馆“白水体育中心”(Whitewater Stadium)。但奥运结束之后,人们发现这些场馆几乎再也不会派上用场了。因为政府根本腾不出人手来维护场馆内的设施,而且,当地也根本没有人愿意玩这些太过小众的运动。


千万不要以为上述事例是作者危言耸听,《财富》杂志在2016年就曾经撰文统计了现代奥运史上7届最大的“经济灾难式”的奥运会,2004雅典奥运、2010温哥华冬奥、2014索契冬奥悉数入围。要知道,这篇报道发表时,2016里约奥运的经济统计数据还根本没有做出来。现在再让《财富》的作者写一次的话,里约奥运入围“经济灾难”,大概也没什么可争议的了。


“经济灾难”是什么意思呢?在2004年,为了迎接“百年奥运”,希腊政府最后为了这项活动花掉了足足110亿美元,这一数字则意味着他们的预算超额了97%!甚至在如今很多经济学者的眼里,2004雅典奥运,就是压垮希腊经济导致其国家破产的最后一根稻草。


越来越多的城市对洲际大赛感到排斥?因为前几届赛事树立了不好的负面典型

▲雅典奥运甚至成为了压垮希腊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至于2014年的索契,西方媒体给出的评价已经成为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昂贵、但也导致了最多悲剧后果的一届奥运会”。要知道,作为俄罗斯负有盛名的海滨度假胜地,在洋流的作用下,索契本身其实根本不具备冬奥会所需的丰富的冰雪资源。加之这里地理区位偏僻,完全缺少可以直接利用的体育场馆和基建设施,所以单是为了建设从索契海岸到卡拉斯拉雅波利亚纳山地度假村(举办滑雪和单板滑雪等项目的分会场)的公共路网就烧掉了俄政府100亿美元。此外一些你不曾想到的开支还包括:为了严防死守俄罗斯西南部极端组织的侵入远超一般尺度的安保预算,以及俄政府顶层管理者及其友人大张旗鼓地中饱私囊。(俄罗斯反对派宣称政府官员的贪腐总额高达300亿美金!)而最终索契冬奥会成本,俄罗斯方面公开的数据显示为510亿美元,而坊间传闻更是高达近700亿美元。700亿是什么概念——此前所有冬奥会的开销总和!


同样地,对于电视观众而言,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精彩纷呈确实过瘾,但现实的结果则是,大量体育场馆因为建设前、建设中和建设后横行的贪腐之风而迅速停摆崩坏,同时也导致数以千计的人民丢掉工作、流离失所。他们原本的居所被强令拆迁来修建场馆或者其它公共设施,比如计划中连接圣保罗、库亚巴和福塔莱萨的城际轻轨系统,这本是政府借大赛之势兴办的民生工程,但直到今天,这几条轻轨还没有完工呢!


越来越多的城市对洲际大赛感到排斥?因为前几届赛事树立了不好的负面典型

▲为了迎接洲际大赛,巴西对大量城市居民区进行了拆迁,然而善后工作却没有履行


现在:问题丛生


就是由于雅典、索契和里约奥运以及南非和巴西世界杯结束后城市面临的混乱和萧条,公众对于大型体育活动的心理也愈发矛盾和忧虑。这种忧虑已经在2022年冬奥会的申办过程中显露无疑:进入终选的6座城市中,有4座因为公众强烈的不满和对于成本把控的质疑先后选择了退出申办:他们分别是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波兰的克拉科夫、乌克兰的利沃夫以及挪威重镇奥斯陆。最后一轮投票,可供评委们选择的余地也只剩下了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与没有悬念的胜利者中国北京。


近在眼前的问题更是让人很难再对于今夏的世界杯抱以单纯的期待。为了准备好迎接千万游客,俄罗斯已经进行了经年累月的计划和工程浩大的建设,并为之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为了2018年世界杯,俄罗斯已经花费了大约110亿美元兴建或修缮了12所足球场馆。然而,大把的钞票花出去了,却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成效。


越来越多的城市对洲际大赛感到排斥?因为前几届赛事树立了不好的负面典型

▲为了满足世界杯标准球场的容量,叶卡特琳堡球场甚至想出了“外置看台”这样的招数


事实上,根据ESPN去年的报道,俄罗斯联邦政府已经多次上调了2018年世界杯的执行预算,甚至一次性增加191亿卢布(折合3.25亿美元)都不用让财政部做出任何公开的解释。而在这总共110亿美金中,有55%是来自俄联邦政府的公共预算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承办之初,俄罗斯政府还决定通过削减建设高端酒店的数量和压缩其它基建项目的开支来实现举办世界杯的成本控制,而俄罗斯世界杯的组委会也始终对于预算的上调保持了缄默。最终,媒体从俄政府的法律文件数据库中找到了上调预算的文档,其中显示,新增加的资金将被用于世界杯相关设施的维修与改建,但并未详细指出具体的项目名称。


四年之后会不会好一些呢?恐怕未必。作为2022世界杯的主办国,海湾国家卡塔尔甚至已经成为另一个承办洲际大赛的完美反面典型了。根据世界人权组织的观察报告,有上百名工人因为从事城市场馆建设中的危险工作而不幸丧命,而这一系列的事件又无一不指向了官商勾结导致的腐败黑幕。此外,布拉特的倒台掀开了国际足联的多重贪腐往事,而作为布拉特任期上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卡塔尔方面在足球世界的处境非常不利。而阿拉伯国家之间错综复杂的外交关系更是让卡塔尔感到了“腹背受敌”的压力,以沙特为首的派系甚至一度与卡塔尔切断了正式关系,这一切同样给卡塔尔世界杯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越来越多的城市对洲际大赛感到排斥?因为前几届赛事树立了不好的负面典型

▲在卡塔尔进行世界杯筹办工程的工人


即使我们把视线从俄罗斯和中东这样相对政治敏感的地区移走,奥运会和世界杯的未来依然难以给人乐观的回馈。因为民众的反对,美国波士顿和德国汉堡纷纷撤销了自己对于2024年奥运会的承办申请,温哥华也拒绝再进入2026年世界杯的北美联合申办团。甚至于,哪怕某地区的领导者只是简单地对媒体透露了一点点的举办一次洲际大赛的意愿,一大波迅速有力、铺天盖地的质疑口水就足够把他淹死在任期之上了。


未来:转机何在?


当我们把之前几届洲际大赛的“后果”进行粗略的展示,你也会对于顶级体育活动有一个更冷静的判断。事实上,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了在如今这样一个年代,通过奥运会或者世界杯这样的顶级赛事直接牟利已经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管赛事主办方和当地组委会做出过怎样的承诺,也不管民众对于洲际赛事将解决他们日常都市生活的问题有着怎样的期待,最终的结果就是,主办城市往往会收获一大堆原本不要拥有或者根本没有用的硬件设施,并且自此背负上长达数十年才能还清的债务。


这是一个必然的死局吗?


也未必,还是有很多成功的案例的。


事实上,到举办大型体育活动的国家或城市已经拥有了大部分办赛所需要的场馆时,新一届大赛的投资预算就会变得大为合理可控,就像1998年法国世界杯和2006年德国世界杯那样。即使仍然需要修建几所新的场馆,良好的集群效应也会让新场地看上去更像是对原有体育基建布局的有力补充,并在赛后长期发挥作用。


“天使之城”洛杉矶更是在1984年为全世界示范了一条更有效率地举办奥运会的新路,组委会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洛杉矶都市区已有的体育场馆,同时向公众开放了基础设施建设的募资,从而进一步控制了预算成本。1984年奥运会也是奥运史上的一个绝对的“异类”,组委会最终竟然在80年代收获了超过2亿美元的盈利。自从1932年至今,还没有哪届奥运会做到过——巧了,1932年奥运会,也是洛杉矶举办的。


无论前文如何唱衰,只要奥运会和世界杯还在继续举办,它们依然拥有这个星球无可抗衡的影响力和传播度,也就意味着在全球范围内对于国家和城市1-2个月时间内不间断的高强度曝光。现在,全世界已经很少有人从没听说过索契和平昌,而在冬奥申办成功之前,你又上哪里去了解一个俄罗斯的海滨小城或者韩国北部的冬季度假胜地?显然,这样的宣传是单纯靠花钱难以买到的。


同样,对于主办洲际赛事对于国家和城市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一定不能忽略前文所举出反例的重要因素:拖延和腐败。不难发现,政府以大赛承办为契机做出的城市基建升级改造计划本身对于当地发展肯定是有益无害的,执行过程中的种种问题不应该倒推为动机的错误。


越来越多的城市对洲际大赛感到排斥?因为前几届赛事树立了不好的负面典型

▲无论巴黎还是洛杉矶,都希望利用各自将要主办的奥运会实现城市的再次升级


通过媒体的报道我们已经看到,2024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巴黎和2028年主办城市洛杉矶恰恰打算利用筹备奥运的有利时机对本城市发展中的一些顽疾“开刀用药”,打一场城市改造的攻坚战。同时也再次向全世界展示:通过不断的建设并提高其它公共服务的水平,一座城市完全有能力对冲举办洲际大赛带来的风险,不断突破奥运会或者世界杯承办效果的上限,并最终使当地的百姓能够长期受益。


当然,不管是足球世界的管理者FIFA国际足联,还是奥林匹克的负责人国际奥委会,最近几届大赛应该给他们一些切实的教训:没有与时俱进的办赛观念和思路,不能为主办方提供双赢的合作,世界人民可不会永远买你的账。他们两家真的重新考虑他们的商业模型,并为了迎合主办城市发展的需要去做点什么了。


毕竟,全球的大都市们都应该通过成功举办这些洲际赛事指向一个最终的目的地:成为更宜居的城市。


延展阅读:

北美多个城市先后退出2026世界杯申办,世界杯比赛竟如此不受待见?

申奥尘埃落定,巴黎和洛杉矶需要着手兑现许下的承诺了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越来越多的城市对洲际大赛感到排斥?因为前几届赛事树立了不好的负面典型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