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子:卢卡·东契奇和扎南·穆萨,从前南斯拉夫到NBA

2018-08-19 职业体育宋莹

卢卡·东契奇被称为“神奇男孩(Wonder Boy)”,但他并不是凭空出现的。

 

在皇家马德里获得总冠军和MVP后,这位19岁的锋线球员是2019年最佳新秀的有力竞争者。卢卡·东契奇在6月的选秀中在第三顺位被老鹰选中,随后被交易到达拉斯。自从13岁离开斯洛文尼亚的家前往西班牙开始职业生涯以来,他就一直在为自己的NBA时刻做准备。


战争之子:卢卡·东契奇和扎南·穆萨,从前南斯拉夫到NBA

 

卢卡·东契奇的独特之处在于他的上限,而不是他的出身或他的经历。由于他的得分能力和组织能力,卢卡·东契奇有机会成为来自前南斯拉夫地区获得最多荣誉的NBA球员。前南斯拉夫出产了像弗拉德·迪瓦茨(Vlade Divac)、托尼·库科奇(Toni Kukoc)和传奇德拉赞·彼得洛维奇(Drazen Petrovic)这些优秀的球员。但目前有十多名来自前南斯拉夫的球员在NBA的名单上,东契奇甚至不是今年选秀中唯一的来自该地区的第一轮新秀。波斯尼亚前锋扎南·穆萨(Dzanan Musa)在第29顺位被网队选中。

 

尽管战争将南斯拉夫分裂为六个国家——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克罗地亚、马其顿、黑山、塞尔维亚和斯洛文尼亚——但这些冲突并没有阻止该地区对篮球比赛的热爱。相反,穆萨的父亲曾在波斯尼亚军队服役,他甚至认为,该地区饱受战争蹂躏的历史也造就了这批优秀的NBA球员。

 

“南斯拉夫人的自律是其他国家所没有的,因为我们是战乱中的孩子。”穆萨对记者说,“我不是在战争中出生的,但我觉得这是因为我爸爸在军队里。他手下有2000名士兵。当你看到总是有人死去的时候,为每一件事而战,为每一件事而动情是很自然的。我们有一种‘情结’,没人能形容,因为可怕的战争让我们变得更强大。”


穆萨的“情结”是NBA新一档节目的小标题。这部42分钟的纪录片将在萨拉热窝电影节首映,并将在Facebook Watch上播出。纪录片讲述了卢卡·东契奇和穆萨在选秀开始前在欧洲的经历,其中还有对迪瓦茨、蒂诺·拉德加(Dino Radja)等球员的采访。一路上还有来自波斯尼亚和克罗地亚的绚丽的视觉效果,包括深绿色的森林,拥挤的体育馆,令人惊叹的鹅卵石钟塔,以及为纪念彼得罗夫斯基而建造的具有传奇色彩的雕像和壁画。

 

这部纪录片的主题是纪律和牺牲。穆萨11岁时离开波斯尼亚的家去克罗地亚打篮球,他告诉快船的一名球探,他如何自己做饭和照顾自己。彼得罗维奇跳投的镜头,背景音是那些认识他的人描述他如何在凌晨4点起床,在一个安静的体育馆练习。20世纪90年代中期为凯尔特人队效力的拉德加回忆起与他的年轻队友一起在空旷的森林中进行的清晨训练。“你没看见任何人。”他打趣地说,“只有狼和熊,就是这样。”

 

格兰特·希尔和克里斯·韦伯解释了来自前南斯拉夫的球员是如何转变了欧洲球员从“软弱”到多才多艺、技术精湛、意志坚强的竞争者的印象。纪录片中,男孩在教练的监督下进行精确的运球训练。

 

“像钢铁一样的军事纪律。”塞尔维亚篮球主管内博伊沙·乔维奇(Nebojsa Covic)在影片中说,“民主适用于其他一些职业。”

 

这种强迫性的做法,以及在青少年层面的基础设施,有助于解释前南斯拉夫培养NBA天才的能力。根据这部纪录片,该地区NBA球员的人均产出是欧洲其他地区的11倍。

 

前南斯拉夫总人口2100万,有16名NBA球员:每130万人中有一名

 

欧洲其他地区总人口7亿以上,有48名NBA球员:每1460万人中有一名

 

这部影片开场时,东契奇在一辆明亮的蓝色法拉利车轮后面,微笑地露出他手臂上的老虎纹身。 “也许当我去美国时,我会像迈克·泰森一样买只老虎。”他开玩笑说。

 

在一个又一个画面中,他是明星,带领皇家马德里夺得欧冠,带领斯洛文尼亚队夺得欧洲杯冠军,带回欧洲杯和西甲联赛MVP的荣誉。当他来到纽约参加选秀时,被美国球迷团团围住。东契奇和他的美国明星同行一样,已经是一个可供大众消费的精心包装的产品,连他脚上的Jordan球鞋也是。因此,对他、他母亲和经纪人的采访基本上都流于表面。

 

另一方面,穆萨则是一个深度描绘的复杂人物。作为克罗地亚塞德维塔球队的关键球员,他毫无保留。在选秀前的采访中,他说他应当在乐透区被选中。塞德维塔的球队老板将穆萨描述为“傲慢”和“自大狂”。穆萨在板凳上看起来很沮丧,在球场上却很活跃。他的母亲在描述穆萨11岁离家时哭了起来,他的家人讲述了他失去姐妹的悲惨经历。

 

穆萨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他说在克罗地亚,有超过85%的人是天主教徒,不到2%的人是穆斯林。

 

“16岁时,我还是个孩子,我就听过侮辱谩骂。”穆萨接受Crossover电话采访中这样说道,“这对我影响很大。我在板凳上坐了40分钟。我没上场,我的球队输了。板凳后面的球迷骂我,他们朝我扔东西。当你在另一个国家的时候,你就会成为目标,这就是必须要面对的事。我不是那种会说那些粉丝很坏的人。我认为他们只是球迷,他们只是想表现出他们对球队的支持。但我认为这是表达支持的错误方式。”

 

东契奇和穆萨都很尊重彼得洛维奇。彼得洛维奇是一名克罗地亚后卫,他在20世纪90年代初为开拓者队和篮网队效力,28岁时悲剧地因车祸去世。在这部纪录片中,东契奇为克罗地亚萨格勒布的彼得洛维奇博物馆赠送了一件比赛时穿过的队服。当穆塔意识到他是被彼得洛维奇之前所在的网队选中时,他露出了微笑。

 

纪录片反复回到彼得洛维奇家乡希贝尼克的纪念碑上。这个纪念碑展示了年轻的彼得洛维奇,坐在长凳上,脚下是篮球,眼睛盯着球场。他激励了跟随他成长的年轻一代。

 

“那座雕像说明了一切。”穆萨说, “他的头面向球场,他在思考。人们说这就是他每天的样子。 他会看着球场,思考他如何进步。他是天生的篮球运动员,而且感情丰富。当他投中一个球时,他就像足球中完成了射门。他太爱篮球了。他是英雄,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词。”


延展阅读:


NBA的聚光灯是否太过灼热耀眼?东契奇切实体会到了


刷屏的克罗地亚:战争、旅游和罚款,但你知道魔笛正面临5年监禁吗?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编译自《体育画报》(Sports Illustrated),原文作者为Ben Golliver


战争之子:卢卡·东契奇和扎南·穆萨,从前南斯拉夫到NBA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