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斯坦福也爆体育“学术造假”,好莱坞名流为子女教育走后门

2019-03-14 场外庄坤潮

最近一个月,“学术造假”在国内是全民关注的热点。美国近期也爆出了名校招生丑闻,体育成为重要工具。目前,主导这个骗局的威廉·里克·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将面临最高达65年的牢狱之苦和125万美元的罚款。


耶鲁斯坦福也爆体育“学术造假”,好莱坞名流为子女教育走后门

▲辛格离开法庭。

 

当地时间周二(3月12日),辛格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受审。在法庭上,辛格当庭认罪,承认犯下密谋欺诈罪、洗钱罪和妨碍司法罪。庭审结束后,辛格以50万美元作保释,随后离开法庭。

 

与此同时,通过马萨诸塞州检察官安德鲁·莱林(Andrew Lelling)在新闻发布会上对案情的介绍和法庭上公布的文件,一场持续了七年,牵涉一众名人、名校的骗局也公诸于世。


耶鲁斯坦福也爆体育“学术造假”,好莱坞名流为子女教育走后门

▲这是辛格价值260万美元的豪宅,他就是在这里“培养”出一批名校学生。

 

1992年,辛格成立了一家名为Future Stars College & Career Counseling的咨询公司,开始发展自己的顾问业务。把公司转手后,他又从事过招聘培训工作。2007年,辛格在加利福利亚州的新港滩市(Newport Beach)成立了一家名为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的高校信息咨询服务公司,为这场骗局找好了载体。

 

2011年,辛格开始通过把雇主的孩子包装成体育特招生的方式将之“送入”名校。为了隐瞒贿款去向,他在2012年成立了一个非营利性慈善基金Key Worldwide Foundation,享有免税优惠。根据莱林在发布会上提供的数据,在2011年——2018年期间,辛格通过这个骗局赚到了2500万美元。


这场骗局之所以能持续那么长时间,除了监管问题之外,也是因为辛格发现了美国升学体制的漏洞。


在美国,名牌大学每年的录取率低得惊人。据斯坦福大学公布的数据,2018年共有47450位学生申请入学,最终只录取了2040人,录取率仅为4.29%。而体育特招生在成绩要求上有一定的“优惠”,所以录取率会更高。据《大西洋月刊》统计,在哈佛大学,普通学生的录取率与体育特招生相比低了“将近1000倍”。另据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乔纳森·科尔(Jonathan Cole)提供的数据,每年常青藤院校录取的学生中,有20%是体育特招生。从这个角度看,以体育特招生的身份升入名校,显然比普通学生通过考试进入名校要轻松得多。


耶鲁斯坦福也爆体育“学术造假”,好莱坞名流为子女教育走后门

▲对于各个院校来说,在NCAA的“疯狂三月”淘汰赛中走得越远,就能获得更多的关注和奖金。


一个成功的体育项目为学校带来的名与利也不容小觑。以NCAA篮球联赛为例,该联赛2017年的营收首次突破10亿美元大关,达到10.6亿美元。此外,根据NCAA篮球联赛与CBS电视台、特纳体育达成的版权协议,未来几年,该联赛的版权收入在8亿——9亿美元之间。这就意味着,如果能在联赛中走得更远,学校获得的曝光度和奖金也会更高。而且经济学家Devin和Jaren Pope在2009年做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一所学校能打入NCAA篮球联赛16强,他们收到的入学申请数量会增加2%——8%,学校也能获得更多的生源和收入。因此,校队主教练也会获得更多的重视和权力。


辛格的“高明”之处在于,他看中的都是一些小众运动的校队教练。与篮球、橄榄球项目相比,水球、网球和女足等项目更容易造假。这是因为像篮球和橄榄球这些热门运动,从初中开始就会有大批球探去看球和考察队员,并对全美的球员进行排名,造假的空间被严重压缩。而如果是小众的运动项目,在没有排行榜参考的情况下,对于招生人员来说,主教练对于一名体育特招生能力的评价就显得尤为重要。


辛格具体用了什么手段,才成功打造出这个千万级骗局呢?

 

1.从升学考试入手


为了方便作弊,辛格先是收买了两位监考官,他们分别是休斯顿考场的丽萨·威廉姆斯(Lisa Williams)和西好莱坞考场的伊戈尔·德沃斯基(Igor Dvorskiy)。随后,辛格会让家长把孩子送到这两个考场考试。为了让孩子有更多时间答题,辛格还会让家长去开一些证明孩子有学习障碍的医生证明,这样就可以延长考试时间。

 

在收买了监考官后,辛格还聘请了一位职业代考人,他就是马克·里德尔(Mark Riddell)。一般来说,他要么直接代替学生参加考试,要么就把考生的答卷换成他的答卷。里德尔每代考一场,就能拿到1万美元,辛格会通过慈善基金把这笔钱汇给他。而根据起诉书提供的数据,家长请代考,一场考试的收费为1.5万——7.5万美元(约合10万——50万人民币)。

 

2.伪造运动员身份


辛格会买通一些名校的校队教练,让他们“以招募有实力的运动员为名,让那些学生入学,哪怕他们根本不会那项运动。”而且据莱林透露,这些大学教练都知道,“那些学生的运动员资质证书是伪造的。”但为了提高可信度,辛格还是会找人为那些学生代写运动生涯履历,甚至还让父母摆拍一些孩子参加体育运动的照片。

 

在庭审上,检察官还特意以耶鲁大学为例。在该案例中,前耶鲁大学女足主教练鲁道夫·梅雷迪恩(Rudolph Meredith)收了40万美元贿款,让一个根本不会踢球的学生加入球队。那名学生的父母为此向辛格支付了120万美元。

 

据负责调查此案的FBI专员约瑟夫·博纳沃伦塔(Joseph Bonavolonta)透露,一共有50人因参与骗局而被起诉,其中包括9名大学名校教练、2名SAT和ACT考试的管理人员、1名监考官、1名大学管理人员和33名父母。

 

在这些父母里,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和洛瑞·拉芙琳(Lori Loughlin)应该最为人所熟知。霍夫曼曾因扮演《绝望的主妇》中的勒奈特而获得了第57届艾美奖最佳女主角。拉芙琳则因出演美剧《欢乐满屋》而闻名。


耶鲁斯坦福也爆体育“学术造假”,好莱坞名流为子女教育走后门

▲拉芙琳(图左)和霍夫曼(图右)因参与骗局而被起诉。


在起诉书中,两人参与骗局的过程也被公布:霍夫曼和她的丈夫威廉·马西(William H. Macy)支付了1.5万美元,让自己的大女儿能在一个监考官被买通的考场里参加SAT考试,监考官会在她女儿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她的答卷换成写有正确答案的答卷;拉芙琳和她的丈夫莫辛莫·贾恩鲁里(Mossimo Giannulli)则是花了50万美元,让自己的两个并不会划艇的女儿加入了美国南加州大学赛艇队。目前,霍夫曼和拉芙琳被指控的罪名都是邮件诈骗罪。

 

除了上述二人之外,私营投资公司Dragon Global总裁罗伯特·赞格里洛(Robert Zangrillo)和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联合主席戈登·柯普兰(Gordon Caplan)等人也遭到起诉。

 

另外,骗局曝光后,被牵涉其中的名校包括乔治城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圣地亚哥大学、南加州大学、德克萨斯大学、维克森林大学和耶鲁大学。目前已有部分学校作出了处分决定:


•维克森林大学的排球队主教练威廉·弗格森(William Ferguson)被停职;

•斯坦福大学解雇了他们的帆船队主教练约翰·范德摩尔(John Vandemoer);

•德克萨斯大学解雇了他们的男子网球队主教练迈克尔·森特(Michael Center)

•南加州大学解雇了学校的体育部高级副主任唐娜·海涅尔(Donna Heinel)和水球队教练越万·瓦维奇(Jovan Vavic)。

 

由于其他案件还在审理当中,辛格一案也要等到当地时间6月19日才宣判,这起丑闻还将持续发酵,后续也可能会有更多人被卷入其中。而据《波士顿环球报》报道,主动认罪的辛格已经提出,他将向联邦政府支付至少340万美元的罚款,此举可能是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但正如莱林在发布会上所说,“招生系统不会对有钱人区别对待,司法系统同样不会。”

 

另外,据博纳沃伦塔透露,在这场骗局中,有些父母花了20万——650万美元,就为了保证孩子能上名校。而且在大部分情况下,这些孩子并不知道自己的入学资格是买来的。斥资百万美元只求一个学位,听起来确实很疯狂,但这件事背后的道理也不复杂。从名校毕业,不仅意味着孩子能头顶名校光环,还意味着“钱”程似锦。《华盛顿邮报》记者克里斯托弗·英格拉汉姆(Christopher Ingraham)引述美国教育部数据称,“从大一开始,往后的十年里,从常青藤院校毕业的学生赚的钱是其他院校毕业生的两倍。”


延展阅读:


NBA取消选秀年龄限制?这也许能拯救丑闻缠身的NCAA | 产业专栏


NCAA腐败案FBI调查报告披露:NBA状元郎及多名潜力新星涉案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耶鲁斯坦福也爆体育“学术造假”,好莱坞名流为子女教育走后门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