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出手上海男篮股权,久事6亿接盘获CBA股东大会通过

2019-04-29 职业体育金承舟

姚明出手上海男篮股权,久事6亿接盘获CBA股东大会通过


历经两年时间,中国篮协主席、CBA公司董事长姚明终于即将摆脱“上海队老板”这个不太适合再由他兼任的身份了。


据财新网报道,在4月27日召开的CBA公司股东大会上,表决通过了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关于将全部股权转让给上海久事集团的事宜。这也就意味着,这笔历时近两年的股权转让事宜,各方面已经达成了共识,并进入具体的执行阶段。待此事经过中国篮协批准后,上海男篮就将告别过去十年的“姚明时代”,步入“久事时代”。


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上海久事集团将在近期正式宣布成为上海男篮的新东家,全新管理层目前也已入驻俱乐部,开启了新赛季球队的准备工作。


多位知情人士向懒熊体育确认了这一消息,并对懒熊体育表示,在这笔交易中,姚明自己在经济利益方面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牺牲,以确保交易达成。


2017年10月,在懒熊体育与光大体育基金总裁范南的一次对话中,范南就承认他们当时是上海男篮的股东之一。他表示,他们是在2016年初,与其他3家投资方共同参与了上海男篮的A轮。几个月后,又有一个投资人参与了A+轮。A+轮后的上海男篮财务估值在5.9亿元人民币左右,而他们四家投资方总共占有俱乐部超过40%的股份。


姚明出手上海男篮股权,久事6亿接盘获CBA股东大会通过

▲光大体育基金总裁范南


据懒熊体育了解,久事这次以约6亿人民币的对价,获得了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即上海男篮公司主体)100%的股权,这一估值与A+轮融资时的5.9亿基本相当;而姚明方面则以10亿元的估值从其他股东手中赎买了约40%的俱乐部股权,也就是说,姚明自己持有的约60%俱乐部股权,最终只获得了大约2亿人民币的回报。这也意味着,包括姚明、华人文化以及光大集团体育产业基金在内的6家原股东,均在这次交易中得以退出。


上海久事集团成立于1987年,隶属于上海国资委,注册资本600亿元。旗下上海久事体育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从事体育相关业务,主要有体育赛事和体育场馆运营。前者包含了F1中国大奖赛、上海ATP1000网球大师赛、环球马术冠军赛、世界斯诺克上海大师赛等赛事的组织举办,后者则包含了上海国际赛车场、上海体育场、上海体育馆以及徐家汇体育公园等场馆的日常运营。


此前在2009年7月,姚明全资拥有的上海泰戈鲨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的股东就俱乐部股权转让事项达成一致,并正式签署了俱乐部股权转让的“框架协议”。耗资2000万人民币,姚明成为了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老板。尽管从纸面上看,2000万的买入价和2亿的出手价有着1.8亿元的增值,但姚明同时也承担了这10年来俱乐部每年千万级的亏损。此外,还有因交易产生的财产所得转让税和印花税等各项税务费用,如果这笔钱也需要姚明方面承担,金额同样高达数千万元。


过去10年,姚明对上海男篮的投入和改造有目共睹。在他入主后,此前沦为联赛末流的上海男篮逐渐走出了成绩上的泥潭,并一度闯入了CBA半决赛。最近的连续三个赛季,上海男篮三度闯入了CBA季后赛,并在2016-2017赛季夺得了常规赛第三的成绩,只是在季后赛的首轮输给了深圳男篮。


姚明出手上海男篮股权,久事6亿接盘获CBA股东大会通过

前NBA球星弗雷戴特的加入,帮助上海男篮在近三个赛季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但从经营状况来看,上海男篮确实给姚明带来了巨大的营收压力。CBA自成立以来,俱乐部投资人一直面临巨额的亏损,尽管联赛收入随着商业开发的前进稳步提升,但成本同样也在增加,个别投入较大的俱乐部承担的亏损更是远远超过收入增长。从上海队自身来看,根据其工商信息中披露的数字,2013年、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三年间,上海男篮对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18.23万元、3599万元和4121万元;而连续三年都遭遇了亏损,亏损额分别为168.25万元、1145万元和4604万元,仅这3年的亏损总额就超过5000万元。


因此,从这个角度计算,这次股权转让中,确如不止一位参与者和知情人士对懒熊体育表示的那样,姚明在“经济方面做了牺牲”且“没赚什么钱”。


在长期亏损的现实下,新的投资人加入早成定局。2017年10月,上海男篮就通过微博官方宣布,俱乐部股东姚明已经就俱乐部的股权转让事宜与上海久事集团签订了书面意向,而相关资产评估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彼时篮球评论员苏群转发了这条微博,并透露称俱乐部全部股份总价近5亿人民币。他们同时也宣布,姚明本人已经离任俱乐部董事长职务,不再参与任何俱乐部的经营管理事务。


意向虽然达成,但实际过程中,交易的进展却始终不顺利,原因还是在于俱乐部的各个股东未能就上海男篮当前的估值达成统一意见。在上海男篮之前,最近的一笔CBA俱乐部的收购案是北京北控集团以2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CBA新军重庆翱龙男篮俱乐部,发生于2015年。不过这几年体育产业高速发展,姚明入主中国篮协和CBA公司之后,联赛的商业价值更是大幅提高,所以这笔交易对上海男篮的估值参考也不大。


此前范南在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称,上海男篮A+轮的估值金额,是按照俱乐部公司主体的市销率来衡量的,这也是国际惯例。他们参考了NBA球队的估值,再经过商业谈判打了相应的折扣。对于这一估值,当时的投资人都比较满意。


彼时他还表示,从财务报表上看,上海男篮的经营状况是有“稳步增长的迹象”,收入也肯定会有增长。外加上CBA球队所获得的分成提高以及整个篮球产业的整体好转,所以他觉得,现在CBA篮球队的估值,“应该明显高于我们当年投的价格”。


根据广州龙狮、南京同曦等在新三板挂牌的职业篮球俱乐部财报来看,近两年CBA俱乐部的经营状况的确已经在稳步提升。2018年,广州龙狮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813.61万,同比增长了133.75%;而南京同曦实现净利润1371.92万,同比增长了169.67%。


所以,当上海男篮需要面临下一次转让时,包括光大体育基金在内的各个投资方恐怕都有较高的心理价位。范南也向懒熊体育透露称,除了久事之外,还有多个产业方和基金都表达了对上海男篮的兴趣,报价也大多在10亿元以上。


不过,范南也对懒熊体育表示,他个人还是很希望久事能够接手,毕竟后者是国企背景,且拥有的资金实力和相应的资源“在中国体育圈都非常难找到第二家”。


姚明出手上海男篮股权,久事6亿接盘获CBA股东大会通过

久事目前旗下的主要四项赛事一览。


从姚明的角度来说,作为中国篮协主席和CBA公司董事长,从顶层带领中国篮球赢得更好发展才是他当下最重要的工作。而在这个过程中,上海俱乐部老板的身份又会让他陷入“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尴尬,不利于其工作的开展。为了尽快摆脱这一局面,他选择了舍弃部分个人经济利益,以促进俱乐部股权交易顺利达成。


对于新投资方久事集团来说,6亿左右的成交额,与2016年年初上海男篮A+轮的估值相当,但市场环境远非同日而语,很可以说是一笔划算的买卖。作为国企背景、在体育产业中多有布局的他们来说,上海男篮这一标的能带给他们很大的发挥空间,这家老牌CBA俱乐部能够在这一实力雄厚的新老板的带领下走向何方,同样值得期待。


延展阅读:


CBA公司召开股东大会,批准姚明转让上海男篮股权


“CBA上市第一股”龙狮篮球发布2018年财报,净利大涨134%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姚明出手上海男篮股权,久事6亿接盘获CBA股东大会通过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