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盘三部曲,浩沙健身如何一步步走向终局

2019-06-13 大公司佟林霖

曾有着全国最大的连锁健身俱乐部之称的浩沙健身,在长达数月“多地撤店”、“欠薪”、集团董事长“失信”传闻之后,正一步步走向终点。


作为公司目前仍未离开的最后三名高管之一,浩沙健身首席营销官张迎接受了懒熊体育的采访,复盘了浩沙健身一步步走向衰落的关键节点和原因。张迎对懒熊体育表示,目前,除了最后8家还未找到下家的北京门店,浩沙在北京、天津、成都、郑州等地(除福建)的50余家健身房已经被当地其他健身品牌接手,交接手续全部完成,这些浩沙门店未来将全部翻牌成其他品牌。


而在最后8家门店也全部找到下家交接完成后,浩沙健身也将迎来终结。


“这是我在浩沙的第8年,从浩沙收购浩泰正式更名的时间点我就在,但这也是我第一次面对媒体来讲述这个行业内部的东西。”张迎表示,“其实浩沙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是提前有感知的。更负责一点地说,今天我们所能够做到的收尾动作已经是公司能够控制到最好的一个结果。”


 Step 1:危机突降——上市公司股价崩盘


浩沙健身的崩盘,从上市公司浩沙国际的股价暴跌开始。


浩沙国际始创于1983年,是一家以香港为基地的运动健康产业集团,主要围绕运动健康人群提供运动健身综合运营服务,旗下主要板块包括浩沙服饰、浩沙健身等。2011年,浩沙国际作为首家室内运动服饰企业在香港成功上市,而健身房业务直到这次出事前都没有被装进上市公司之内。


浩沙集团业务涵盖纺织印染、品牌服装、健身服务三大板块。浩沙是国内较早推出泳装品牌的企业,目前经营着浩沙和水立方两大品牌。同时,浩沙也是较早引入国际化健身俱乐部连锁经营模式的企业之一,自1999年成立最初就面向全国进行招商加盟的活动。


崩盘三部曲,浩沙健身如何一步步走向终局

▲浩沙健身店面图。


在公司的计划中,浩沙健身想要打造一个“用户、场景、产品、服务”运动健康生态圈,实现公司的互联网化和智能化,一系列动作都在将健身的业务并入浩沙国际的服饰业务、为实现浩沙健身版块上市做准备。浩沙国际也已提前对外发了公告。


但这一切的设想都在2018年浩沙国际在股市上遭遇毁灭式的打击后破灭。


2018年6月29日,浩沙国际股票遭遇投资者大笔抛售,股价在15分钟时间内下跌超过8成,紧随股价暴跌之后,浩沙国际紧急宣布公司股票停牌,而公司股价也定格在0.29港元,较上一交易日收盘价下跌86.19%,30亿港元的市值蒸发。


此后,做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表示其正在做空浩沙国际,因为浩沙国际存在伪造收入和盈利的诈骗行为,夸大了公司营收,并且公司已经负债累累,仅有少量现金。


崩盘三部曲,浩沙健身如何一步步走向终局

▲浩沙国际股票遭遇投资者大笔抛售,股价暴跌。


“在这件事情一发生的时候,先是舆论层面就‘炸’了。”张迎表示,“消费者看到的是股票暴跌的消息,其实当时跟健身没有太大关系,但这时候恐慌的情绪就开始特别严重。线上方面,首当其冲的就是大众点评,出现了大量的恶意炒作和追加评论,在每一个问店面是否还正常运营的问题下面都把上市公司的一些负面消息贴在评论里面,这个影响非常恶劣。我们的员工只能不停地去重复回答,像是还在正常运营、跟上市公司是不同的关系、没有太多的利益往来等等。”


“不过即便是这样, 当时我们的正常销售和整个团队状态都还是不错的。因为不久之前公司老板还承诺我们健身俱乐部是要做上市的,前期已经起草文件,也找了设计公司入驻,老板还在台湾承诺会给我们所有的高管配股权。”他说。


此时经历了股票跳水后,尽管浩沙国际对外澄清称“集团的业务经营正常,拥有健全的流动比率,处于净现金水平”,但是内部却已经发现了问题。


2018年7月,浩沙国际遭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施洪流透过其控制的法团在场内以每股平均价0.506港元及0.458分别减持692.4万股及5078.4万股,两日合共减持5770.8万股,涉资约2676.26万港元。


2018年9月3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9月3日停牌,2018年的公司业绩计划推迟至2019年9月30日发布。


根据浩沙国际2017年的财报,2017年营业额为人民币11.99亿元,较2016年分别上升8.6%,但是毛利为5亿元,下跌11.8%,毛利率也同比减少9.7个百分点。并且,公司2017年的流动负债总额比2016年增长了近七成,从5.9亿元增长至9.88亿元。


“减持之后其实对股价影响还是很大的,大家看新闻也应该可以看得到。股票出现问题之后,公司内部开始要募集一部分的资金,即要高管入股,当时定了1000万的一个大概基数。”张迎说,“当时的想法肯定就是为了要让我们合理地度过冬天,因为当时其实股票出问题的时候已经快到入冬淡季的时候。”


 Step 2:现金流断裂,融资失败,关店开始


股价跳水带来了病毒扩散效应,浩沙集团无法按照原有经营模式对浩沙健身进行支持,公司的资金链条开始出现了明显的断裂,这家国内老牌健身连锁企业遭遇了创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成立20年来,浩沙一直长期以传统健身房的预付费经营模式,其在2003年迎来了大行业的第一波红利,高峰时期单月总门店营业额过亿。随后,浩沙开始了自己的拓展之路,在北京之外,在包头、天津、大连等城市开设加盟和直营门店。


2009年,围绕着浩沙将对浩沙健身产品终端和浩沙健身俱乐部进行终端整合的战略目标,浩沙集团收回品牌授权,浩沙健身改名“浩泰”。直至2009年11月,浩沙集团正式宣布,浩沙健身品牌已收购浩泰健身旗下51家门店。此次并购完成后,浩沙健身直营健身俱乐部达到86家,一跃成为中国店面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健身品牌。到2017年,已经在国内拥有近100家门店的浩沙正式开放全国加盟,表示将在两年内,实现全国200家直营店和200家加盟店。


随着危机到来,2018年7月,浩沙健身采取停止原定的门店扩张计划,进行部分人员的优化,同时开始积极接触国内外的三十余家知名投资公司,以期能够通过出让股权或被收购等方式注入现金流,缓解目前的困境。但是, 融资并购业务的过程非常繁复、时间冗长,均无果告终。


11月17日,困境中的浩沙健身在南京的4家门店一夜之前全部关闭,开始它的“被接盘”之路。张迎表示,选择最先把浩沙健身在南京的业务抛弃,是因为南京浩沙隶属福建公司,而本次浩沙健身在多地的善后中也不包括福建公司。“其中施洪流持有福建浩沙约45%的股权,而北京公司则是100%。这个时候通过转给另一家健身机构金吉鸟,不仅是为了缓解部分资金压力,也同时是把福建浩沙独立出来。”


崩盘三部曲,浩沙健身如何一步步走向终局

▲南京、成都、福建、北京、天津等地“浩沙健身”运营公司股权穿透图,其中施洪流持有福建公司的“浩沙”约45%的股权,而北京公司则是100%。


“从股票(暴跌)接下来到南京闭店,这个过程造成了一个连锁反应。因为其实绝大部分消费者是分不清这其中的区别的,然后直接导致健身房品牌影响力受到影响。做销售的员工只能不断地去告诉消费者说我们(北京)跟他们(福建)是两个独立公司,这是一个独立的事业部。但这些东西事实上只能一个一个说明,而且你也得找到机会讲给消费者听。”


除此之外,各类新闻报道中“浩沙总部办公地点人去楼空”,张迎对此表示:“一个是正好跟甲方的合同到期,续约的情况下,办公室总共1-6层的租金要从原来的700多万翻倍到1400万左右。而且在事情发生后,公司后期的人数已经从几百人减少到90多个人,以我们现有的资金链来说,老板认为这个钱没有必要花在这么高成本上面。”


 Step 3:员工绝望,颓势难挽,寻求接盘


据张迎提供的数据,在坏消息传出之后的第一个月和第二个月,公司的业绩开始面临下滑20%到30%的困境。“紧接着不久就到了10月,在健身的淡季收入原本就会减少,再因为这件事影响个30%,当月的现金流基本就不够付房租了。”


崩盘三部曲,浩沙健身如何一步步走向终局


到了2019年初,浩沙健身已经难挽颓势。据张迎回忆,在股票崩盘后加上经过整个秋冬的淡季,春节前夕,施洪流从福建公司调出一笔资金用于支付员工欠薪和店面的应急款,才帮助公司度过了最大的难关。


这个时候,依然坚守的员工还没有彻底放弃希望,毕竟冬天的淡季即将过去,春天的销售旺季即将到来。


“当时定的规则是健身方面80%的收入款都用来支付员工工资,所以在去年到今年3月尽管欠薪情况时有发生,但北京地区的门店依旧照常运营,在没工资的情况下不少继续坚持着的员工仍然贡献了不错的业绩。”张迎表示,大家寄希望于春天到来之后大卖一波,然后拿回之前被欠的工资。事实上,在一波大力度的促销之下,他们也确实收到了回报,3月份整体完成了预期106%的业绩。


然而,3月爆发性销售后,依然无法拿回全部工资的现实,恐怕反而成了压垮这些人最后的稻草。


“在大家已经在长时间没有发出工资的前提下,3月份努力做了高业绩之后这个欠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大部分人还是只拿到了工资的30%-40%这样一个比例。”张迎说。


与此同时,随着负面信息频传,大部分门店的团操部门停课和设备跟不上维修等问题出现,会员的不满情绪也越来越多。“他们开始出现对健身俱乐部是否可以继续正常提供服务的担心,购买会员卡、私教课程的意愿大幅减弱,公司经营收入急剧下降,也有不少会员要求立即退卡退课,正常经营的压力呈几何性增大。”


浩沙健身对有关方面提供的文字汇报中称,在此过程中,“部分供应商与物业方开始采取强行关闭门店、上门暴力催款、威胁运营和工程管理人员人身安全的过激手段。”部分员工的心态近乎崩溃,情势极其危急。由此,公司内部开始主动联系行业内的其它品牌接收门店,以平稳地转接会员并将转店所得用于支付拖欠员工的工资。在转让门店过程中,对于一些新装修的门店,公司也采取零对价的标准,将设备、装修等一切资产均0元转让给承接方,仅要求解决承接方接纳员工,解决欠薪问题。


北京浩沙阳光店的一名会员对懒熊体育表示,尽管5月中旬店面仍正常营业,但会员进店已经不再需要出示会员卡并刷脸比对,店内可见员工只有前台。“我就是今年2月的时候看到浩沙在大力促销的,当时以1300元的价格买了该门店的年卡,虽然价格比周围其他健身房便宜很多(有点奇怪),但考虑到品牌大,这家店也开了很多年,去年才新装修。虽然没有游泳池,但价格低点也很正常,所以就买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倒了。”


崩盘三部曲,浩沙健身如何一步步走向终局

▲5月底北京浩沙阳光店已经贴出物业停电、无法正常营业的通知。


在北京,截至2018年5月,浩沙经营着47家健身俱乐部,员工1300人,会员近20万名,但公司找买家的过程并不顺利。


“一方面是跟资本也有关系,这个时候能出手的公司也不多,大部分都会想等到你真正清算的时候再来。”张迎指出,根据浩沙方面提出的要求,除了经营权转移给买家继续经营外,还必须接手现有所有的会员和员工,其中包括会员权益的延续和员工待遇保持一致。“现在的接收方都是保证员工原有的工资去发,然后第2个月开始再调整到他们新的体系里。”


5月19日,浩沙健身北京劲松店发布通告表示,即日起原浩沙健身劲松店变更为北京华夏致远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吉格健身”。其经营权转移给后者继续经营,原浩沙劲松店会员权益及遗留员工团队也交由后者承接。


在懒熊体育的探访中,原浩沙健身北京夕照寺店的招牌也已经更改为“嘉乐健身”。“嘉乐健身”健身工作人员告诉懒熊体育,由于需要对现有的设备进行升级,他们于6日6日重新开业,会员卡的卡种和剩余有效时间保持不变,“浩沙的卡可以继续使用,之前浩沙的员工也都还在。”


崩盘三部曲,浩沙健身如何一步步走向终局

▲原浩沙健身北京夕照寺变为“嘉乐健身”。


进入5月,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最终时刻已经不远了。“浩沙集团”官网已经无法打开,域名也被屏蔽访问,而浩沙集团董事长施洪流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浩沙集团的总部浩沙实业(福建)有限公司,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


最终,浩沙健身还是迎来了分拆出售的惨淡结局:北京、郑州、天津由当地其他健身品牌接盘,更换门面;南京由金吉鸟接盘;福建正常运营,或许仍保留浩沙商标。至此,这家曾经全国最大的连锁健身俱乐部,即将在所有交接结束后,迎来它的“死亡”。 


 瓦解背后的反思:抗风险能力差+内部崩溃


“2018年11月到2019年过年,这5个月对我们来说是最痛苦的。其实如果我们提前准备了5个月的现金流储备,把这5个月挺过去,也能活过来。”张迎总结道。“通过这样事件,我们最终也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包括整个行业的抗风险能力还是很差。实际上集团为健身业务做了前期的现金流储备,但当集团公司出现大问题的时候,这些储备抽走之后,我们的资金流就会出现问题,继而导致整个盘子出现大动荡,健身房就也没办法过冬了。”


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浩沙的死亡源于经营管理能力却没有及时跟上扩张和发展速度。另一位负责运营的浩沙前员工告诉懒熊体育,从2017年开始,浩沙健身就开始有过欠薪、管理混乱等问题,爆发过几波离职潮。此外,据多位在浩沙健身工作的员工透露,由于各分店并没有店长,而是分成了私教部和会籍部两个部门自行管理等也很容易导致内部经营失控等问题。


“而公司最终瓦解也是从员工本身出问题开始的。”浩沙健身前CEO、现极练体育创始人吴承翰告诉懒熊体育,“从品牌的层面和消费者认知度来说,浩沙这样的品牌影响力还是有的,遭遇了重创后不至于说是一击毙命的状态,起码也应该是一个缓慢跌落的过程。但随着内部工作人员看到各种负面报道,然后开始心理防线崩溃,没有工资下员工没有动力去工作、教练没有心情继续卖课,恶性循环下来,我觉得这个才是最大的关键节点。”


此外,除了母公司捉襟见肘、无法继续为健身房业务输血和运营粗放等问题外,浩沙健身自身也存在过度依赖现有的预售年卡+私教的盈利模式,最终把自己拖入现金流断裂的深渊。


近几年,伴随着健身热潮兴起,出现了快速发展的新模式线下健身房,不仅降低了参与健身的门槛,吸引了更多大众迈出健身第一步,更对传统的健身房依靠预收款的收费模式造成了冲击。


现阶段,尽管传统线下健身俱乐部模式依然占据着最多的市场资源,过去经营多年的老品牌也稳定地拓展更多门店,但过度依靠年卡销售、服务质量不佳、客户粘性低等问题一直存在。


“转型是传统健身房的必经之路。”吴承翰认为,虽然目前部分传统健身房有向月度消费转变的尝试,但至少从现阶段来说,由于健身房年卡收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而购卡后来店锻炼频次低的客户实际上短期节省了健身房的资源和成本,因此年卡一次性收费的模式目前在传统健身房中仍然难以撼动。


“说实在话,现在如果要让传统行业去做一个现金流的转型是不太可能的。因为这需要一大笔资金的注入,大家都没有这个储备资金。”他说,“但浩沙的故事应该可以给大家带来很深刻的启发,也能让大家静下心来想明白,重视用户体验的这件事情真的不能再拖了。”


延展阅读:


再见SKT,你好T1,这支17年老牌电竞强队终于想要商业化了


到底谁该为杜兰特再次受伤负责? | 富哥专栏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崩盘三部曲,浩沙健身如何一步步走向终局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