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超:延期、放假、外援出走,球队只能在未知中等待

2020-02-08 职业体育李静林

疫情下的中超:延期、放假、外援出走,球队只能在未知中等待


按照最初的计划,上海申花俱乐部全队昨天(2月6日)会从冬训地海口直飞澳大利亚珀斯,这会儿已经在南半球开始训练,以备战原定2月11日开始的亚冠联赛小组赛。


但因为众所周知的疫情影响,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1月底的局势使得申花全队选择先从海口返回上海,并在那时重定了2月2日晚飞往珀斯的航班。但就在球队即将出征的前一天,澳大利亚当局颁布了限制中国公民入境的公告,行程再一次被打乱。


2月1日当晚,申花教练组和管理层在短短24小时内做出决定,球队前往迪拜继续冬训。但由于航班预定困难,申花全队先飞到了阿布扎比,再乘坐大巴车去到迪拜。


这个春节,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从武汉蔓延至全国。原本即将重燃战火的新赛季职业足球赛事也都受到了影响。1月29日,亚足联宣布中超球队亚冠前三轮比赛均调整为客场;1月30日,中国足协下发通知,国内各类足球赛事全部延期;2月4日,亚足联再度对亚冠赛程做出调整,推迟了中超球队亚冠前三轮的所有比赛。


疫情之下,受到影响的绝非申花一支球队。懒熊体育从几家中超俱乐部了解到,申花经历的问题也是所有参加亚冠的中超球队正在面对的。


北京国安在结束了西班牙的第一阶段冬训后,原计划从1月28日开始在上海进行为期10天的集训。但迫于国内的疫情问题,国安临时将集训地点改在了韩国济州岛。情况和申花类似,国安也是临时谈下酒店等问题。相对好的地方在于济州岛对中国公民免签,球队不必临时办理签证。


疫情下的中超:延期、放假、外援出走,球队只能在未知中等待

▲恒大也集训期间也佩戴口罩


广州恒大则留在了广州进行集训。大年初三他们重新集结,在广州番禺区新基地进行着封闭训练。据《体坛周报》报道,为了做好防疫工作,恒大全队即使在训练期间也佩戴口罩。


但目前面临困难的不仅仅是四支参加亚冠的球队,几乎所有中超球队都是在未知中筹备新赛季。


等待,是目前中超各队的相同状态。


申花新闻官向懒熊体育表示,联赛开始或许要等到4月份,目前球队只能留在迪拜,走一步看一步。申花的同城对手上海上港目前也在迪拜进行冬训,下一步怎么办,只能等待进一步消息。


未来两个月没有比赛可踢,加上疫情还未得到全面控制,给各俱乐部的保障工作也提出很高的要求。


据了解,上海申花在集训期间对训练场、酒店采取了全封闭的措施,球员保持着从训练场到酒店两点一线的作息。球队规定球员在集训期间不得私自外出,每个房间都配备了口罩、消毒液。在接受挪威本土媒体采访时,国安归化球员侯永永也表示,球队要求队员日常勤洗手,并且远离人群。


联赛开始时间推迟,对于那些目前有伤病的球员来说或许是个好消息,但对于已经投入训练的球员,保持身体状态就成为了关键。


懒熊体育从国安方面了解到,目前球员的状态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干扰,球队依然按照冬训的规划正常训练。主教练热内西奥安排一天两练,练得特别狠。根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此前由于国家队集训无法拿到护照的于大宝和李磊,也留在北京跟青训体能教练单独训练。


疫情下的中超:延期、放假、外援出走,球队只能在未知中等待

▲北京国安在济州岛集训


与其他三支参加亚冠的球队不同,国安2月18日与泰国清莱联的比赛并未被推迟,这也意味着国安短期内还会留在济州岛进行备战。


较早进行比赛,对于已经储备了一个冬天体能的国安或许是利好消息。毕竟长时间的封闭训练,对球员的耐心、体能和专注力都会产生影响。


申花新闻官向懒熊体育表示,球员内心非常希望踢比赛。


申花由于今年有亚冠的任务,还要参加原本应该更早开打的超级杯比赛,因此球队牺牲了过年在家的时间,提前开始了冬训。由于国内疫情逐渐严重,球队规定球员家属不得探视,不能进入到球队训练基地和入驻酒店中。


从1月初到至少4月,球员预计将一直处于漂泊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球员可能很难长期维持很高水平的的专注力,而此前冬训储备的体能也会大打折扣。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申花队内已经计划要在迪拜给球员放10天左右的假,劳逸结合,以帮助球员缓解焦虑感。


另据懒熊体育了解到,由于未来两个多月的时间球队将处于“无事可做”的情况,目前仍在广州集训的广州恒大也给球员放了假。


情况更为特殊的是武汉卓尔俱乐部。


目前他们正在西班牙马贝拉进行集训。在1月29日武汉全队到达马贝拉时,当地政府特意发布了公告,以说明球队没有传播病毒的危险。主帅何塞接受采访时还专门解释道:“我理解人们的担忧,我们的球员不是四处传播的病毒。我希望球员在西班牙得到同情。离家万里,知道自己的亲人在隔离区并不容易。”


武汉卓尔在西班牙原定的热身赛也被取消两场。对于这支球队来说,除了身体状态的调整,对球员心理方面的保护也至关重要。


中超各队在观望中继续着自己的备战,而今年中超联赛的转会市场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降温。这其中有疫情带来的影响,也与此前颁布的新政有关。


1月29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多名大牌外援希望离开中超。恒大中场核心保利尼奥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自己的确考虑过离开中国。广州富力外援萨巴也明确表示,如果联赛一直不开始,他会要求外租。


目前,大连外援卡拉斯科已经租借回到了马德里竞技,申花的尼日利亚前锋伊哈洛也以租借的形式加盟了英超豪门曼联,两人都是以降薪的方式重新回到欧洲。


疫情下的中超:延期、放假、外援出走,球队只能在未知中等待

▲伊哈洛加盟曼联


在收到曼联对伊哈洛的邀请几个小时后,申花方面很快就同意了这桩租借交易。申花新闻官对懒熊体育解释了俱乐部同意放走伊哈洛的想法:由于伊哈洛无法入选申花参加亚冠的大名单,考虑到中超联赛和亚冠因为疫情问题都将延期,球员将会面临三到四个月无球可踢的局面,因此申花俱乐部积极促成了伊哈洛租借曼联的交易。


在疫情的影响下,截止欧洲冬季转会窗关闭,中超有五名外援被租借离开中国。天空体育此前报道,费莱尼、登贝莱、亚亚·图雷等8名大牌球员都提出了转会要求,只是最终未能成行。


《足球报》记者白国华对懒熊体育表示:“面对这样的疫情,想离开中国的外援肯定不在少数。但对俱乐部来说,能保障自己最重要的还是合约。合同没有到期,放不放走球员主动权还在俱乐部。”


这个冬窗一方面外援“出走”,也没有重量级的新援来到中国。白国华告诉懒熊体育:“目前转会市场比较冷清,政策影响还是主要的,疫情的影响在其次。现在引进的外援都是新政之后,球员的工资和身价都会受到严格的限制。加上像保利尼奥、奥斯卡这样身价高、能力强的球员在新政颁布前都与俱乐部续约,所以这个冬窗肯定是比较冷清的。”


从事足球经纪的范皓体育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按照中超球队此前引援的思维惯性,以目前足协规定的税后300万欧元年薪很难找到心仪的引援,大多数俱乐部也没有设置大面积调整外援的计划和预算空间。


虽然这更多是受新政影响,但疫情也加重了短期内经纪机构和经纪人的焦虑。


目前有些中超俱乐部相应暂停了训练,这也意味着自由球员试训工作的停滞,球队引援工作也会因此放缓。在全国疫情还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球员交易的业务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影响原有计划程度最深的,恐怕还是中超。


新赛季中超,因为有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等原因,原定于2月22日就要开战,这原本是中国职业足球史上开幕最早的一个赛季。


1月7日,中国足协颁布了新赛季赛历。在赛程安排上,世界杯预选赛和亚冠比赛拥有最高优先级,国内比赛需要为其作出让步。按照要求,2020年国家队第一个FIFA比赛日(3月26日)之前10天不安排中超联赛,其他FIFA比赛日原则上前7天均不安排中超联赛。为了给国家队比赛让路,中超新赛季安排了4个间歇期。另外,为了保证上座率以及比赛的精彩程度,2020赛季原本只安排了一次一周双赛。


随着联赛的延期,以上所有的考量都需要被重新安排。


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末代甲A”被迫暂停了83天。4月6日进行完第6轮比赛后甲A暂停,直到7月2日才重新恢复。在7月2日到7月30日期间,甲A联赛创纪录地进行了7轮比赛,四周时间内安排了3次一周双赛。


相比2003年,2020年由于世界杯预选赛的任务,比赛会更加地密集,这对于足协重新安排赛程是不小的难度。究竟是缩短赛季还是首次出现跨年联赛,目前还不得而知。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全面遏制。


延展阅读:


亚足联召开紧急会议,推迟中国俱乐部亚冠小组赛前三轮比赛


受疫情影响,中超球队在亚冠前三轮将客场作战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疫情下的中超:延期、放假、外援出走,球队只能在未知中等待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