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漂越白的钢管舞,会是体育产业的好生意吗?

2016-05-17 场外王怡


50平米的教室中,6名女孩在细细的钢管上腾空倒立、上下翻飞。与人们通常设想的带有暧昧色彩的钢管舞场景不同的是,教室内阳光明亮,女孩们衣着简单,素面朝天。

钢管与皮肤摩擦,不断产生“嘶嘶”的声响,即使在节奏感强烈的背景音乐中仍然显得刺耳。擦汗用的毛巾散落在脚下,用于保护脚踝的护具偶尔滑落,露出姑娘们腿上的淤青和伤疤。种种因子,都在明确无误地告诉你,钢管舞是一种运动。



褪去暧昧意味,钢管舞运动逐渐破冰



22岁的郭晶是这群练舞女孩中最容易让人注意到的人,因为舞蹈基础薄弱,她只能从头学起,也就是从拉伸韧带开始。她的号啕痛哭,经常响彻整个教室。

“钢管舞是技巧性的东西,又很霸气,软度、力量都有,竞技性很强,和其他扭来扭去的舞蹈不一样。”郭晶对懒熊体育说。

郭晶从老家哈尔滨来到北京学习钢管舞,已近半年时间。再过两个月,她的课程就要结束。她打算继续从事钢管舞表演,或者成为一名钢管舞教练。

同班其他女孩的想法也类似,都希望在钢管舞的道路上走得更远。24岁的娄纪云从河南来京学习,家人和男友都劝她别做这么“没前途”的事儿,早点回家找个安稳工作。“我自己挣钱自己花,就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娄纪云说。

钢管舞是一种集表演性、运动性于一身的舞蹈。美国“大萧条”时期,钢管舞名声鹊起于声色场所,因此一直带有“暧昧”色彩。不过,随着表演者的专业化和竞技成分的增加,钢管舞在欧美国家已成一项健身方式,不少演艺明星都会通过钢管舞来保持身材,甚至强身健体。流行天后麦当娜就是钢管舞的忠实拥趸。

钢管舞进入中国的时间很晚,据世界钢管舞联合会副主席、国内竞技钢管舞发起人袁标介绍,2006年,因为媒体关注,钢管舞才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

越漂越白的钢管舞,会是体育产业的好生意吗?

▲ 郭晶每次做拉伸的时候都会因疼痛而哭出来。摄影:王怡。

近几年,钢管舞在中国似乎迎来了一个小高潮,将钢管舞当做职业的人越来越多,相关培训机构也在不断冒出。上网随便一搜,仅北京就有十几家有名有姓的钢管舞培训机构,据业内人士介绍,实际的数量只会更多。

郭晶所在的江尚钢管舞学校,是2015年8月新开业的一家培训机构。创始人江芸已有5年钢管舞教学经验,曾获得2015年世界钢管舞锦标赛女子专业组亚军。

2009年,江芸第一次接触到钢管舞。“当时学校不普遍,人的思想也不开放,挺难接受这种舞蹈的,”江芸说,“现在各种正能量在推广钢管舞运动,竞技钢管舞在出现,媒体曝光也增多了,人们知道钢管舞可以这么健康,接受的人就多了。”

摆脱了“低俗”形象的同时,钢管舞的健身功效正在被公众所认可。钢管舞对于练习者的腰腹力量、手臂力量具有极强的锻炼功效,在练习中全身的所有部分都要活动起来。江芸说:“钢管舞很有挑战性,对身体要求很高,还可以磨练人的意志。”

江芸介绍说,她教过不少学员,每个学员都或多或少有了外形上的变化。“很多女孩子刚来的时候还很胖,练着练着就瘦了,身体姿势、仪态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许杨是江芸的另一个学生。与郭晶、娄纪云不同,从事在线教育的许杨并不想把钢管舞当做自己的职业,她来练舞,纯粹出于兴趣。

“我练习钢管舞是为了健身塑形,锻炼力量和柔韧度,”许杨说,“这真是一种非常健康的减肥方式,我瘦了有十斤呢。练习三四个月之后就出现了马甲线的轮廓。”

每天和冰冷的钢管接触,许杨身上出现了不少红肿淤青,但她还是热衷于这种既痛苦又有成就感的运动。每天下班后,她都会练习将近两个小时。

江尚钢管舞学校的合伙人之一刘强表示,学校刚建立的时候,主要是为了培训钢管舞教练,但没想到,招到一些为健身而来的学员,学校后来也特别开了健身班课程。“来这边健身的学员中有人做演员、外贸公司、教育的,大多都是年轻白领。”



有钱赚了,收入提高引更多人入行



懒熊体育记者调查了北京市十家钢管舞培训机构的开课收费情况,结论是价格并不低。

全年课程费用从6000-30000元不等,以10000-15000元的价格居多。由于大部分学员来自外地,几乎所有的培训机构都拥有自己的学员宿舍,住宿费每人每月800-1500元不等。记者了解过的钢管舞培训机构中,一半都表示,宿舍已处于满员状态。

不菲的学费,每天7、8个小时的训练,条件不优越的住宿环境,种种门槛都没能挡住一大批外地学员来京学习。因为,一旦学成,这是一个回报丰厚的行业。

江芸自2013年开始在北京一家私人工作室担任钢管舞教练,从每节课80元开始,两年后,她和刘强合开了一家钢管舞学校,半年多的办学投入近20万,据江芸的合作伙伴刘强介绍,他们现在基本已经收支平衡。

开办一所学校的成本主要包括房租、器材费用、教练工资、宣传投入,前期投入较多,但后期器材费用、宣传投入都会相应减少,一般不会有额外开支出现。所以,随着慕名而来的学生人数增加,一所学校很快就可收回成本。

越漂越白的钢管舞,会是体育产业的好生意吗?

▲ 钢管舞学员的身上总是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痕淤青。摄影:王怡。

钢管舞教练的个人收入不菲。据刘强介绍,学校会外聘教练来代课,每节课150元,每天两到三节课。若是一些业内比较知名的教练,价格会翻上几倍。

刘岩是江芸过去参加比赛的搭档,也是2012年中国钢管舞锦标赛男子组冠军。如今他也开了自己的钢管舞学校。据刘岩介绍,学校聘请的教练,月授课收入在8000-15000元之间。

“这并不是教练的全部收入,演出收入占了他们收入很大一部分。”刘岩介绍说,钢管舞教练一般不会专注于钢管舞教学,去酒吧、车展、年会甚至婚礼上演出是他们的另一种业务。

在酒吧的演出工作是最常见的。钢管舞学员郭晶和娄纪云都会去三里屯的酒吧表演,每天晚上有7到8场演出,能拿到300元左右的报酬。

这是最简单的演出形式,而车展、年会之类较大型的表演活动报酬更可观。据江尚学校合伙人刘强介绍,每逢年底,学员都会接到公司年会的表演工作,每人出场表演4到10分钟,收入在500元左右。如果是知名教练级别的表演者,收入在5000元左右。

刘岩透露的数字更加夸张。他的几个得意门生,年底20天的收入近30万元。

“我们现在生活上过得去了,收入还比较可观,所以能我坚持下去,以后还会更好。”刘岩说。



看起来很美,实际上挺乱



刘岩已经走出了赔钱的阶段,但相当多的钢管舞培训机构却经历着困难。“每年新出现的学校多,但死了的更多。”刘岩说。

据袁标估计,市场上目前能真正学到钢管舞的俱乐部只有5%。或许这个比例有些夸张,但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个行业存在严重的规范性问题。

郭晶就曾被不专业的学校“坑”过。来到江尚前,她在另一所学校学习,结果教练水平不够,学不到略有难度的技巧,学费相当于打了水漂。郭晶的教练江芸说:“行业里不统一、不专业的地方太多了,很多钢管舞的动作在不同地方连名称都不一样。”

据懒熊体育了解,钢管舞培训行业尚缺乏统一的教学资格认证。学校的名声一般都建立在办学教练的个人资质之上。江芸、刘岩这类曾获得国内外赛事名次的教练,会因为学员之间的口碑传播而较快获得认可。

此外,学校培训出来的学员是否具备执教资格,目前并无统一考核。据刘强介绍,钢管舞学校一般都要获得亚洲钢管舞协会或者中国钢管舞协会的授权资格,然后学校教练会给通过学校考试或网上考试为学员颁发资格证书,她们就可以去开课教学了。

而刘岩则表示,自己具有CIP(国际职业认证管理协会)的技能证书,并且是CIP技能认证中心的考核主任,有资格为自己所在的技能中的学员颁布认证证书。

不仅钢管舞行业内部没有一套成型的教学和资质体系,外部环境也没有给予钢管舞足够的监督和支持。目前钢管舞并非国家体育总局立项的项目,每逢奥运年,就有钢管舞爱好者自发申请钢管舞“冲奥”,但一直雷声大雨点小,没有任何实质进展。

按照袁标的说法,“体育总局只是一个引导的角色”,但在中国的体制下,一项体育运动无论是想在竞技场上有做突破,还是在大众体育中受到普及,都不可能忽视官方的力量。至少到目前为止,这种政策上的东风,钢管舞还没有享受到。

袁标本人在2011年发起了中国钢管舞锦标赛,并在2012年成立了“钢管舞国家队”,出战世界钢管舞锦标赛。但和钢管舞这个项目本身一样,这支“国家队”也没有获得来自官方的认证和支持,只是以民间组织形式参赛。参加世锦赛、举办中国锦标赛的各项费用,基本上由袁标和其他发起人一起承担。据袁标透露,目前他个人已投入500多万元。



商业模式有待探索



新行业在成熟之前,要经历一段黑暗中摸索的时期。在钢管舞培训行业,这种摸索和试错不仅体现在行业规范性上,还反映在商业模式上。

健身行业已成为商业新模式探索的重点实验区。从新式健身房到健身教学App,再到各种狂轰滥炸的健身O2O项目,从业者都想从大众与日俱增的健身热情中掘到金矿。

越漂越白的钢管舞,会是体育产业的好生意吗?


▲ 钢管舞练习中不能缺少专业教练的辅助和器材的保护。摄影:王怡。


但是,处于上升势头的钢管舞却对市场上的变化缺少先发制人的远见,甚至对许多业已成型的商业模式反应迟钝。

懒熊体育了解发现,目前钢管舞培训机构还是以实体教学为主打业务,收入也主要来自学费和商业表演。这种较为单一的模式下,各学校提供的教学内容大多雷同,仅教师水平存在一定的差异。

在“互联网+”概念盛行的大背景下,绝大多数钢管舞培训机构和这一趋势的最大程度结合就是微博、美拍等线上平台,将钢管舞的表演性和观赏性作为吸引观众以及学员的卖点。与跑步、瑜伽、健身操等运动项目玩转线上线下的状态相比,钢管舞显得步伐迟缓。

袁标也意识到了钢管舞商业化上的乏力。他直言不讳地指出,很多钢管舞从业者只精于教学,欠缺营销理念和商业理念。“比赛做得再响亮,也就是在传播一种先进文化。(钢管舞)想要普及,必须与商业挂钩。”

从教练转型成为经营者的刘岩,已经开始了这些方面的思考。他开设的傲邦尚舞学校,如今有了自己的网站、微博、美拍平台,合伙人团队目前正在研究开发一款App,还策划着钢管舞的网络公开课。

“确实很难做,”刘岩有点无奈,“和其他项目相比,钢管舞太难了,危险,容易受伤。”

刘岩所言属实。钢管舞自身的技巧性和场地要求,制约了这项运动的普及。一根专业钢管的价格在1000-3000元之间,普通练习者在家里安装,成本有些高,何况有场地上的限制,而且,一些专业动作缺乏教练辅助,很容易出错乃至受伤。

刘强将目光放到了有健身需求的消费者身上。他表示,今年下半年,学校将扩大健身班的招生力度,开发健身学员身上的商业价值。

“我现在打算过段时间把健身课程推广一下,上午专业课,下午业余健身班,吸引更多健身爱好者,”刘强表示,“如果我们光培养教练,那么这些教练以后教谁呢?而且,大多数人是不会停下工作,来外地追求自己的爱好的。我们学校周边的上班族可能才是最有价值的消费者。这是一个大趋势。”

竞技体育最终只是属于少数人的舞台,群众体育才是能吸引大多数人参与和消费的领域。也许,钢管舞的健身功能会是这项运动的下一个发展机会。

从灰色的表演项目到清白的舞蹈运动,钢管舞完成了一步实属不易的跳跃。现在,行业从业者该思考的是,如何向官方和商业的双重认可继续跃进。


·END·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或编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或引用。

越漂越白的钢管舞,会是体育产业的好生意吗?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