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land退出上海,更加克制的Keep未来答案在哪?

2020-04-04 大公司贺小媚

Keepland撤出了上海市场。


不久前,Keepland宣布关闭旗下三家门店,分别是静安大悦城店、长风大悦城店和金桥店,这也是他们在上海地区的全部门店。其中静安大悦城店为上海首店,于2019年3月开业,也就是说,Keepland上海门店的最长存活时间也仅为一年。目前Keepland的门店数为10家,全部位于北京。


Keepland退出上海,更加克制的Keep未来答案在哪?


对此,Keep向懒熊体育表示,公司认为Keepland在上海的业务开展中还有进一步探索和优化的空间,为此决定闭店暂做修整。现阶段主要聚焦北京,且接下来会有持续开店的计划。


事实上,在2019年12月,Keepland就关闭了北京的青年路达美店,当时Keep表示是出于门店运营效率考虑,门店选址存在问题。


无论是选址还是跨区域经营,都是Keep线下店铺遇到的问题。线下本就是Keep不太擅长的领域,为此,他们也在2018年完成融资后,从苹果请来了有着门店拓展经验的高管李金一担任副总裁,全面负责Keepland业务线,而据懒熊体育了解,李金一已经离职,官方给出的回答是个人原因。


事实上,从整个公司来看,Keepland在公司收入的整体占比重并不多,目前10家的规模也算不上很大。去年年底在接受《蓝洞商业》采访时,Keep投资方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汪天凡就表示,不要过度关注Keepland,目前在公司的收入贡献不到1/10


Keepland退出上海,更加克制的Keep未来答案在哪?


但关闭Keepland门店也反映了Keep在业务拓展上遇到的问题。


上海Keepland的3家门店2家选址大悦城,而根据微信公众号“商业地产与电商”的数据,上海静安大悦城的租金为167元每平每月,如果按照250平方米计算,每月的租金为41750元,而根据健身房装修方面的专业人士向懒熊体育表示,大悦城的租金在10-15元每平米每天之间,也就是说41750为一个比较保守的数据。


除去房租成本,2018年10月李金一在接受腾讯《一线》采访时曾透露,北京Keepland的运营成本挺高,写字楼整体的档次是北京数一数二的,用的这些材料,比如采用的地胶是奥运会级别的意大利产品,鸟巢、五棵松体育馆用的都是这种。从整体器械设备上来讲店的成本还是蛮高的。


此外,有业内人士向懒熊体育透露,Keepland的教练待遇是比较好的,优于同行平均水平。换个角度来说,人力成本会相对较高。


总的来看,Keepland作为一个线下重资产产品,Keep对它的投资较大,但短期来看,Keepland暂时还没有为他们带来非常可观的收入。继续运营投入不菲,受疫情影响,运营收入短时间内难以保证,Keep的关店措施可以理解,这也反映了Keep在整体资金方面可能遇到了一些困难。


根据微信公众号“几何小姐姐”的报道,2019年以来,Keep的AI、海外、户外、跑步等业务线全员解散。这表明在战略上,Keep已经先后阶段性放弃了这些业务。


不过相比于这些被放弃的业务,Keepland对于Keep来说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它代表着Keep打造线上线下健身生态的目标。Keep投资方GGV纪源资本副总裁李浩军在接受《蓝洞商业》采访时就曾直言, “我们不希望Keep的用户在Keep平台养成健身习惯,变成重度用户后,最终成为一个线下的健身房用户。


按照王宁的期待,Keep要成为真正的运动入口。李浩军表示Keep要做制定游戏规则的人,未来大家以Keep的游戏规则来参与游戏。而这一切目标,缺失了线下都是无法实现的。


Keepland退出上海,更加克制的Keep未来答案在哪?

▲Keep的瑜伽垫今年2月上到了李佳琦的直播间


而这或许也是Keep现阶段面临融资困难的一方面原因,随之而来可能会是资金短缺。


Keep的融资之路从泽厚资本的天使轮开始,此后BAI、Ventch China、GGV、晨兴资本、腾讯投资和高盛相继下注,2018年年中由高盛领投的1.27亿美元D轮融资是Keep公开的最后一轮融资,距今已经超过一年半的时间。


然而,根据天眼查公开信息,成立于2015年7月,注册资本16000万美元的北京卡路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宁,去年12月,代表着高盛的张凯旋退出了这家公司的董事会,同时退出的还有担任CTO的彭跃辉,今年3月,代表着GGV资本的李浩军也退出了董事会,同时退出的还有Keep副总裁黄晶晶,新增了副总裁刘冬成为自然人股东。


但北京卡路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目前100%的股权都属于卡路里科技香港有限公司,而后者的具体变更无法获取,所以无法就此断言GGV资本和高盛已经退出Keep。但据懒熊体育了解,Keep最近正在寻求融资,但确实不太顺利。这可能也是近一年来Keep逐渐变得克制和聚焦的原因。


事实上,Keep2018年年中的D轮融资也距离上一轮时隔了两年,如何实现商业化是当时业内对于Keep的普遍质疑点。李浩军当时在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表示,无论是在线上还是线下,Keep已经探索出了一些不错的商业模型。“我们相信当一个平台能够影响数以亿计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的时候,一定可以从中找到自己规模化的利润点。”


Keepland退出上海,更加克制的Keep未来答案在哪?

▲Keep推出的跑步机。


Keep确实在商业化上做出了一些成绩。去年他们向外界公布的阶段性成果为:运动品类是第一大现金流,2019年营收预计达到10亿元,超过总营收的一半,其中智能硬件占35%,运动装备占40%,食品占25%。运动品类之后,收入贡献占比最大的分别是会员(线上付费)、广告以及 Keepland。Keep在给懒熊体育的回应中表示这四个业务都已实现盈利。


但这对于一家已经完成了1.27亿美元D轮融资的明星公司显然还不够,特别是当今年全行业遭遇疫情寒冬时。没有了资本支撑,也意味着Keep的尝试空间和犯错余地越来越少。


延展阅读:


Keep 联合多家企业成立“守护健康运动联盟”,提供居家运动服务


李宁代销农产品、Keep请来李佳琦,疫情下电商直播有多野?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Keepland退出上海,更加克制的Keep未来答案在哪?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