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临死亡的4个月,一家北京健身房的过山车式抢救

2020-05-05 观点小媚

3月出头的北京还有些冷,春天还没到,Rany穿着一件军绿色派克大衣和藏蓝色针织帽,开着一台电动车在朝阳区穿梭。


这个一年前刚拿到近千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的创业者,为了让公司活下去,这会儿成为了 “望京武术队儿第一外卖师傅”。


濒临死亡的4个月,一家北京健身房的过山车式抢救


对他来说,这是3月中最重要的事情。因为疫情的缘故,Rany创立的格斗健身品牌24KiCK线下场馆此时还不能营业,这让他们决定把筹备了近半年的餐厅先在线上启动。这个叫SOULMEAT的新品牌将售卖牛肉、鸡肉、沙拉和饮料。


由于担心外卖口味不佳,SOULMEAT首批商品做成了需要再加工的预制品,这也意味着无法登陆外卖平台,但Rany无法再等,决定全员用微商的形式开始售卖,3月9日,首批产品包括售价118元的猪肋和128元的长岛冰茶套装上线。Rany自己带头做起了SOULMEAT的外卖配送员。


SOULMEAT的首批外卖客户基本都是24KiCK的会员,很多也都跟Rany是朋友。


“外卖不能上楼,只能放在小区门口的指定地点,那个时候就感觉自己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他说。但有的时候,收货人会特意下楼来等Rany,两个人站一块聊聊天,嘘寒问暖,拍拍肩膀,把东西送到手里再走。有会员会跟他说,“使劲吃肉,长胖了等你们开门再使劲练”。


这种来自会员的支持对Rany和24KiCK非常重要。门店不能开门那会,甚至有会员会固定周期为本是免费借用的器械给他们打钱,说是表示个心意。


濒临死亡的4个月,一家北京健身房的过山车式抢救

▲会员在疫情期间的支持让Rany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没做错”。


“这几个月最大的感受就是,永远是祸兮福所倚,会有很X蛋的事情,但紧接着就有让你感动的人和事出现。如果都是绝望的事情,一个企业,一个人再坚强也很难活下去”,Rany说。


不过,这些收入对于24KiCK来说还远远不够。过去的这4个月,对于所有线下运动场馆来说都是灾难性的打击,没人能够幸免。


回想1月,国内疫情刚刚爆发,和所有体育健身场所一样,24KiCK在北京的5家门店也在1月23日开始宣布闭馆。那时的Rany在朋友圈写道,突然来一场彻底休息其实也挺好。


不过现实的打脸才刚刚开始。1月31日,24KiCK照计划复工了,但是教练回不来,门店不能开,甚至连一家开业的咖啡馆都找不到,最后大家伙儿坐在街边开了复工后的第一场会议。


会议重点围绕的主题跟大多数健身房甚至大多数公司一样——线上和求生。


2月开始,同行全部涌向了线上健身,这成为他们当下仅有能做的事。各大健身房品牌通过抖音、快手、B站、一直播等一众平台开始提供线上内容。一开始是免费直播,后来慢慢演变出了收费训练营等形式。


24KiCK也跟TT直播合作推出了直播课程,Rany亲自上阵做教练上课。


濒临死亡的4个月,一家北京健身房的过山车式抢救

▲Rany在TT直播上拳击课。


虽然每节课的平均观看量在1500人左右,高的时候能有5000人,但Rany坦承,这并没什么用,顶多能起到会员运营的作用,而直播想变成常态化业务要循序渐进,至少要半年。还有一些更实际的问题,直播只能教授简单的动作,无法涉及技术细节,而这对于学拳来说非常重要。


换句话说,直播课程并不能创造收入,他们需要另想办法


而这个时候,24KiCK的现金流已经有些吃紧,房租和人力是大头,占了总成本的70%,光3月亏损就在100多万元左右。为了节省房租,他们把办公室给退租了。


周边产品的售卖和少量的线上点对点私教成为了2月的收入来源。到这个时候,24KiCK要庆幸之前一直在尝试收入的多样化。例如从去年开始,他们就在自己的小程序商城售卖唐装,平均一件500元,到目前销量在2000件左右。除此之外,与格斗文化有关的商品他们都会涉及,例如居家训练小道具、蛋白棒和夹克,甚至你还能买到矛头和洁面乳。


濒临死亡的4个月,一家北京健身房的过山车式抢救


这些零零散散的收入支撑了24KiCK走到3月,但比起日常运营仍然还是小头,例如一笔在1月应该支付的近20万的唐装供应链尾款就让Rany陷入了苦恼,“1月之后门店完全没有收入,账上完全没有这么多现金”。


愁眉苦脸的他跟当初介绍供应链的好朋友说了这件事,一个星期之后,Rany跟朋友见面,朋友说,“你不要急,那个钱我已经帮你垫掉了”。


这种一声不吭的仗义让这个近30岁的辽宁男人也有点遭不住,Rany“当时就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但在3月,为人仗义的他开始要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裁员。


一向爽快的Rany在这个话题上话变少了很多。他只说,整个公司原本近70人,目前只剩下十几个人,基本只留下了门店和教练团队。“大家都是好朋友好兄弟,逼到那个份上再难的事也要做。公司要活下去,他也要活下去”。


也就是3月这个时候,Rany决定把SOULMEAT上线,能救一点是一点。


断断续续送了一个多月外卖,线下门店终于在4月看到了一丝曙光,通知出来,可以开始准备复工了。


濒临死亡的4个月,一家北京健身房的过山车式抢救

▲24KiCK在4月上线了“武功尽失”的T恤。


由于北京的特殊地位,各行业的复工要求尤其是体育健身场所可以说非常严格且细致,包括细化到每个小时消毒几次、通风的时间、卫生间和更衣室在每次使用后都要立即消毒、用户进入门店的整个动线、是否有临时隔离间、被隔离者离开场馆的动线、在场人员的疏散通道、负责人联系方式、疫情防疫小组的主要负责人和组员和学习进度,等等。


其次,涉及疫情防控的部门比较多,从辖区来说,所属楼的物业、街道、主管上级部门,都各分领了防疫布控的角色,所以复工要得到所有相关部门的许可。


此外,复工要求还要求资质合法健全。例如注册地址和营业地址为同一个地点、营业范围有运动和健身、教练有国家承认的资格认证、消防手续健全……这些全都要复核一遍。


Rany会觉得繁琐,但他也支持,“等于是也刚好做了体育设施的注册工作,是阵痛,但长期来看也能更好监管这个行业,提高准入门槛,一直以来,健身行业的进入门槛太低而退出门槛太高了”。


最终24KiCK准备了50多份文件,包括各种表格、文件和承诺书,花了两个星期,终于在4月13日拿到了朝阳区的复工批文,是整个朝阳区第39家,也是当时唯一一家做格斗的。


虽然由于政策明确规定团课、有身体接触的和有氧运动都不能开,只能开无氧力量训练,但Rany已经很开心。这是他从1月23日以来第一次能松一口气。


事实也证明,复工期间客流量恢复到了40%,力量课基本都能约满,一周就有约30万现金流进账。


濒临死亡的4个月,一家北京健身房的过山车式抢救

▲经过历时2个星期的复工申请,24KiCK部分复工。


但是好景就只维持了一周。


因为发生在顺义的一起无症状感染者事件,4月18日,北京包括朝阳区、顺义区、丰台区等多个区发布紧急通知,要求暂停开放室内健身场所,已经开放的健身房,下午三点前立即停止营业。


耗费两个星期,见了很多人办好的复工批文,开业后形势一片大好,但不到一周,这道停业通知突然像一道雷劈向Rany。疫情以及对应政策的反复和不可知,那一天使他感受到一种更刻骨的心灰意冷甚至绝望。


那也是北京健身行业一片哀嚎的一天,同24KiCK一样遭遇的健身房有太多。


但运气再次“祸兮福所倚”。虽然健身场所停业,但北京的餐饮业态可以复工了,SOULMEAT得以在4月17日正式开始了线下营业,18日之后Rany把精力再次全部投入到这块,结果就是“一周时间已经蹿升到了全北京创意菜的第十名,比想象中好很多”。


Rany把SOULMEAT在艰难时刻能够顺利起步和开业归功于之前24KiCK实体店经营的经验,“包括规避风险等等,所以没有什么白吃的苦”。


好消息是,就在4月28日,24KiCK再次拿到了朝阳区的复工批文,部分场馆于4月29日恢复营业,当然,仍是只能开放力量训练。但能开业就有希望。


对于整个健身行业来说,往往每年的3-10月是旺季,现在3月和4月已经失去,但乐观地说,还留有半年时间给他们想办法挽回损失。


过去这段时间对许多的创业者来说,是极其难得的一课,当公司置身于一个极端的环境中,“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游戏难度大幅增强,你是否有能力、韧性、储备、勇气去应对?如果说之前对于“反脆弱”只是停留在畅销书或者培训课的接收层面,这次现实亲自来上了一课。


当懒熊体育问他“对过去的这四个月你有什么感想?”时,Rany的第一反应是,“不敢想”。


当他认真回望这几个月,Rany说每天都在生死边缘,“我在拿一切假设的东西去假设我的假设”——如果政策再生变化,如果房东马上就要房租,如果会员要退费,如果教练说没薪水要走,如果老股东要撤资,“能让我完蛋的事情太多了”。


“所以也逼着你去找新的希望,别等着就行了”,说着Rany话锋一转,“做影视的比我们辛苦多了,我们还好”。


延展阅读:

疫情未结束,健身行业正迎来新常态 | 产业专栏


一兆韦德获多家银行贷款,总计数亿元人民币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濒临死亡的4个月,一家北京健身房的过山车式抢救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