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的“五月围城”

2020-05-15 场外孟桥

2020年的这个夏天,中国留学生回国的理由比往常更多了一些。


从安全角度来说,目前中国算得上疫情防控工作成效最显著的国家之一;而从时间节点上来看,5月份又是大多数北美学校的暑假开端和毕业季。


由于北美学校暑假最长可达3个半月(5月中旬至9月初),而寒假又很短(12月中旬到圣诞节过后的20天左右),所以大部分在美的中国留学生都会选择回国度过暑假。而除了有留美工作计划的毕业生之外,大部分中国毕业生都会选择利用毕业后的一个暑假尽快回国找工作,尽早让自己在学业上的投资收获回报。


然而,这些留学生现在多少有些寸步难行。因为疫情期间航班受限,想要回国依然很不容易。


留学生的“五月围城”


直飞航班数量的减少也使得留学生回国变得难上加难。以美国为例,根据5月12日各航空公司公布的最新消息,目前能从美国返回中国的直飞航线仅有4条:中国国际航空:北京-洛杉矶往返 CA987/8(第一入境点:天津);中国东方航空:上海浦东-纽约往返 MU587/MU588;厦门航空:厦门-洛杉矶往返 MF829/MF830;中国南方航空:广州-洛杉矶往返 CZ327/CZ328。


如果不选择这些直飞航线的话,留学生就得从其它国家转机。而根据美国各大航空公司公布的停飞信息来看,美联航航班停飞至6月3日,达美停飞到5月31日,美国航空则计划停飞到10月23日。美国国内各大航班停飞,这就意味着身处洛杉矶、纽约这两大城市以外的中国留学生在参与抢票竞争的同时,还必须要先想办法抵达这两大城市。


以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为例。假设我是一名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生,如果我想要在美国国内航班停飞结束前搭乘回国的航班,那么摆在面前的有两条路。


第一条,搭乘地面交通,而无论是灰狗大巴还是火车,均需要长时间处于封闭的聚集性环境当中。以灰狗大巴为例,从华盛顿到纽约的灰狗车票价格为31美元,行程总长5小时50分钟,从华盛顿特区出发,途径银泉和巴尔的摩,最后到达纽约。


留学生的“五月围城”

▲从华盛顿特区出发的灰狗大巴需要行驶近六小时才能到达纽约


如果不想忍受将近6小时的封闭空间的话,那么驾车前往目的地则是另一个可行的备选方案。然而,对中国留学生而言,毕业前有两样东西必须要处理掉,第一样是退房,第二样就是卖车。


卖车后准备回国的留学生只能选择当地华人车行进行接送,而据华盛顿大学一名不愿具名的毕业生透露,现在华人车行的接送付费用水涨船高,纽约某车行从华盛顿到纽约的一次接送的价格甚至一度接近4位数(美元)。


更糟糕的是,毕业生们还无法像往常一样选择拼车来均摊高昂的接送费,一是因为疫情期间五人一车很不安全;另外一点则是因为毕业后回国会带大量行李,拼车根本装不下。


更别提到达纽约或洛杉矶之后,还要想办法抢到回国的机票。


而对于那些身处北美地区之外,仍然在上课的中国学生来说,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在日本神奈川县东海大学就读的大三学生小J就是其中之一。


“这段时间(疫情期间)让我最头疼的事情就是上网课。”小J在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这样说,“有的课简直是在糊弄人啊。”


留学生们对于疫情期间网课的抱怨从未停止过,让他们最无法接受的一个地方,就是网课的教学质量根本比不上正常上课。


小J向懒熊体育透露,她们的必修课通过ZOOM视频软件授课,平均每节课时长在40分钟左右,与平日里100分钟一节的线下课程相比短了不少。有的选修课甚至被老师压缩成了一个8分钟的视频课件,交给学生要求学生自学。小J表示,当然,网课质量还要看老师。有的老师很负责,他们的网课教学质量虽然比不上正常上课,但也不会打太大的折扣。但像有的课老师就会要求学生根据课件自学,处于100%放养状态。


留学生的“五月围城”

▲小J提供的视频课件,学生需要自学这份8分钟的课件,并上交一篇3000字的论文。

 

而由于无法在线下上课,师生之间互动被弱化,教授很难得知学生的具体学习情况,所以部分教授采取了加大作业量的方式来保证学生能对网课内容有效消化。


除此之外,网课最大的问题是网络通畅问题。作为一所综合性大学,东海大学学生人数众多,这也导致学校领取课件的系统经常间歇性地崩溃。而领取课件对于自学课程来说,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东海大学还放出了一份“授业支援系统使用时刻表”,详细划分了全校师生使用线上系统的时间段。


留学生的“五月围城”

▲对于一些学生人数较多的学校来说,学校只能划分各系学生下载课件的时段,以缓解服务器压力。

 

小J和她的同学对网课不满另一个原因,就是学费没有丝毫减免。小J向记者透露,她们系的学费一学期是65万日元(约合43000人民币)。但这学期先是因为疫情原因没有按时开学,开始上网课之后教学质量也不过关,但学费却没有丝毫减免。


除了对学业造成一定影响之外,疫情也对留学生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Christmas是一名就读于美国雪城大学的研究生一年级学生,她原本的计划选择是留在雪城参加当地一家知名公司的项目,为之后找工作打打基础。但美国的疫情正朝着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她的实习项目效果也大打折扣。


“原本这个项目都是通过现场讨论,实地考察来进行。但疫情期间这些活动都被取消了,沟通也只能通过邮件和定期的视频会议,项目推进进度奇慢无比。”对于实习项目受到的影响,Christmas也很无奈。


而对于身在日本的小J来说,疫情还剥夺了她平时打工的权利。疫情之前,小J还在学校附近的一家药妆店打工,每小时能拿到1000日元,每周最多可以工作28小时,而现在这笔收入也没了。


而像英国这种3月末就结束学期的地区来说,很多留学生更早体会了这种艰难。


就读于英国拉夫堡大学体育专业的樊济舟就碰到了这方面的困难。樊济舟早在3月30日就应该从拉夫堡出发,登上返回西安的航班。但因疫情影响,樊济舟的机票被取消,他在英国又被困了将近一个月。


在这期间,樊济舟每天能做的就只有待在家里写论文。他向懒熊体育反应,英国政府当时只允许每天外出一次,他和他的朋友们都格外珍惜外出机会,经常会选择利用这个机会去公园里锻炼身体,而大部分英国市民也会选择去公园健身,这就使得公园的人经常会变得很多。


在被困一个月后,樊济舟在5月8日回到广州,隔离至14日,他表示到家之后还需要在居家隔离14天。


而就在中国留学生在国外艰难度日的同时,国内的准留学生们却有着非走不可的理由。


Lucus是一名就读于上海一所国际中学的高一学生,她早在初中时期就确定了要去美国留学的计划。Lucus的留学目标是芝加哥大学,目前她正在为了出国留学做着一系列的准备。


从与Lucus的母亲Eve的谈话中,懒熊体育了解到了一个现象:由于现在的留学普遍低龄化,很多学生家长从高中甚至初中时期就开始为孩子的大学留学开始铺路,而女儿Lucus会在高中选择上国际高中,正是为赴美留学做出的准备之一。


但在疫情期间,这个决定却让Lucus母女进退两难。


“当初选择国际学校,就是为了申请美国的大学。但现在看来,这个选择让我们没有了退路,因为选择国际学校再去参加高考是一件很不现实的事情。”Eve女士表达了她的担忧。


事实上,这也是疫情期间很多国际学校学生面临的困境:疫情当前,无法前进,而由于个人选择,却也无法后退半步。


Eve女士透露,Lucus本来计划利用高中的两个暑假参加两次芝加哥大学的夏令营,为申请学校时积累优势,并早早就已经拿到了参加资格。但由于疫情原因夏令营已经告吹,这也让Lucus大学申请的成算打了一定的折扣。


而相比Eve女士同事家的小林,Lucus还算幸运。小林同样就读于国际高中,但现在已经高三,5月这段时间是他语言考试冲刺最后的机会。但由于疫情原因,最近的托福考试被推迟到了6月。


留学生的“五月围城”

▲疫情期间考试本身的难度反而被放在了次要位置,考生获得考位反而成了关键。


SAT考试也考位紧张,而因为国内没有SAT考点,“带学生出国考试”就成了一项热门业务。根据Eve女士的了解,现在已经有中介开发了带学生去新加坡考SAT的业务,包吃包住,行程四天,收费在10000元-15000元之间不等。


如果说考试报名难、夏令营被取消影响到的是学生的学校申请,那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今年5月开始推动的一项“禁止发放新的临时工作签证”行政令就让计划今年出国的准留学生们感觉前路渺茫。


根据《华尔街日报》5月8日的报道,特朗普总统的移民顾问团队们正在起草一项“禁止发放新的临时工作签证”的禁令。这条禁令的覆盖范围将包括:

1. 高技术移民人才设置的H-1B签证,

2. 为季节性工人设置的H-2B,

3. 学生签证以及与之相关的工作许可(OPT)。


禁令之中,学生签证赫然在列。如果这条禁令真的如同报道所说的于今年5月内生效,那么中国留学生们拿到Offer=拿到签证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

 

美国总统的外交风格,从某种程度上能体现出部分美国民众的态度。疫情也在部分美国民众之间滋生出了对华人的仇视情绪,针对华人学生的不友好事件也在上演。


“往常美国的枪支、暴力隐患我们作为家长都有所了解,但我们仍然相信这只是少部分现象。毕竟,暴力犯罪在世界上各个国家都存在。但这次不同,因为疫情的关系部分美国人的愤怒情绪全都指向了华人。”Eve表达了她的担忧。


但女儿Lucus则表现得很淡定,这些都无法击溃她求学的决心。


体育留学机构WEsport创始人李韬之告诉懒熊体育,部分英美学校已经开始计划在今年的秋季学期进行线上授课。对于那些已经拿到录取通知书,准备秋季入学的学生来说,他们也可以选择将入学时间延期到春季。在这种情况之下,仍然有不少体育生会选择出国留学。李韬之向懒熊体育透露,今年2月至4月,WeSport的业务量不降反升。


疫情对留学行业的宏观影响不必多说,但如果把目光聚焦到留学生家庭这个个体之上,我们能看到的就是种种不得已——不得不出去,不得不回来,不得不继续,不得不忍耐。


延展阅读:


穿越国境:疫情下的体育留学生


被疫情困住的留学:焦虑与等待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留学生的“五月围城”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