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2020赛季F1收官,真正“Drive to Survive”的一季

2020-12-15 职业体育孟桥

疫情下2020赛季F1收官,真正“Drive to Survive”的一季


北京时间12月13日,2020赛季F1大奖赛最后一站,在阿布扎比的亚斯码头赛道收官。这个最全球化的国际赛事,有惊无险终于举办完了。


梅赛德斯车手汉密尔顿在提前锁定了年度冠军的同时,也追平了舒马赫的七冠纪录。不过,除了拿到第七冠的汉密尔顿个人之外,今年的F1走得并不顺利。

 

今年3月中旬,F1赛事本该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开赛,然而就在各支队伍陆续抵达墨尔本当地之后,3名工作人员就出现了新冠肺炎症状。


自1月新冠疫情爆发至3月F1原定开赛日期间的这2个月,F1原定的22个比赛地中,有17个地区被感染,新冠病毒最终也蔓延到了F1内部,影响到了车手和工作人员。

 

比赛现场出现新冠肺炎感染者,也就意味着之前一切周密的计划全部作废。3人确诊之后,有5支车队准备退出揭幕战。而根据F1的规定,若比赛参赛车辆少于12辆,F1将有权取消比赛,墨尔本站就此被推迟。


这一推迟,就要到7月3日,F1才在奥地利再次“揭幕”。

 

制定赛程,推迟,取消,今年上半年的F1一直就陷在这样一种状态之中,直到6月中旬才确认了今年的赛历。疫情之下,坚持开赛,不可避免的就是赛程的缩减。原计划22站的比赛最终被缩减至了17站,赛程也被从8个月缩短至了5个月。

 

如果不是这场疫情,今年大概率是F1计划中的大年。事实上,在疫情开始之前,F1甚至显露出了一些上扬的趋势。


2月26日,自由媒体公布了F1赛事2019年度财报。财报显示,F1赛事在2019年的总营收是20.22亿美元,盈利1700万美元,这也是自2016年以来首度转亏为盈。在此前的两年,F1赛事分别亏损了3700万美元和6800万美元。自由媒体表示,收入增长主要来源自版权、赞助费和赛事收入的提升,这些收入分别增长了38%、15%和30%。

 

然而疫情导致的赛事取消、推迟和空场,让F1刚刚有起色的版权和赞助费等相关收入再次遭受重创。以被取消的越南站为例,根据福布斯的估算,仅越南站一站的取消就让F1损失了3500万美元的主办费用、350万美元的招待门票和来自河内的汽车制造商VinFast的600万美元赞助费。

 

从自由媒体公布的F1第二季度财报来看,情况是令人绝望的。由于所有比赛都被推到了下半年,F1在今年4月至6月期间可以说是颗粒无收,总营收仅为2400万美元,同比下降了96%,总亏损高达1.36亿美元,创下历史亏损纪录。自由媒体官方表示,F1损失了上半年原计划中全部7站比赛的赞助费,但并未提及版权收入和其它收入受到的影响。然而可以想象,空场比赛门票销售自然归零,版权收入也会受到较大的影响。


疫情下2020赛季F1收官,真正“Drive to Survive”的一季

 

为了应对这一系列的情况,自由媒体采取了一系列募资手段。5月初,自由媒体集团曾通过一系列内部交易筹措了14亿美元的额外流动资金。11月末,他们甚至加入SPAC的行列,宣布将用自由媒体旗下空壳公司Liberty Media Acquisition Corporation上市筹资5亿美元,集团CEO格雷格·马菲伊将担任该空壳公司的CEO。

 

疫情之下,受到影响的不只有F1赛事,还有各大F1车队甚至他们背后的公司本身。

 

5月末,迈凯伦集团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第一季度集团营收1.09亿欧元,跟2019年同期相比基本折了个半。而由于疫情原因,迈凯伦汽车在2月至5月期间仅卖出307辆汽车,Q1销量同比下跌67.8%。迈凯伦集团预测,将在年中面临资金流动性困难,目前仍需要约3.03亿欧元才能解决目前的危机。

 

但这3.03亿英镑从哪来?迈凯伦集团首先关闭了全球部分地区的工厂,并停止了经销商的运作。除此之外,迈凯伦还裁掉了4000名员工中的1200人,剩余人员接受降薪。而在这种集团都在面临危机的时刻,F1车队自然也要承担一部分损失,总共800人的车队成员也有70人被裁撤。


疫情下2020赛季F1收官,真正“Drive to Survive”的一季

▲为了度过危机,迈凯伦被迫抵押了一系列藏品。

 

为了撑过这段艰难期,迈凯伦甚至抛售了大量赛车和具有收藏价值的经典款汽车,并在6月份计划抛售公司20%-30%的股份。而根据外国赛车媒体Motorsport的报道,迈凯伦甚至一度计划要抵押总部大楼,以筹集这笔救济资金。

 

时间来到12月上旬,迈凯伦再次公布前三季度数据,9月之前集团仅卖出897辆汽车,收入4.27亿欧元。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迈凯伦目前计划出售赛车部门的少数股权,并利用空壳公司上市筹集5亿美元资金。从迈凯伦的这番折腾来看,他们的这个赛季季军拿的着实不易。

 

除了迈凯伦车队之外,中小车队也遭遇了相同的境况。雷诺车队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他们对自己人下手更狠。

 

5月27日,雷诺汽车CEO德尔博斯宣布,将在全球范围裁掉15000人,并在未来三年内减少20亿欧元的开支,其中法国总部的48500名员工中有4600人被裁撤。对此,法国财政部长勒麦尔称,如果不尽快获得救助,雷诺可能会“彻底消失”。12月,雷诺再次宣布全球裁员40%,66000名员工失去了他们的工作。

 

疫情期间F1中小车队举步维艰,豪门大车队虽然在现阶段没有遇到生存危机,但疫情导致的一些规则变动,让他们未来也不再一马平川。

 

为了终止F1车队间无止境的“军备竞赛”,并缩小车队间的强弱差距,F1早早就制定了以预算帽规则为主的新版《协和协定》,规定车队每年用于研发的经费总额不得高于1.75亿美元。但由于几家头部车队的反对,迟迟无法有效推行。

 

疫情期间,中小车队自顾不暇,生存成了他们的第一要务。在这样的背景下,F1官方再次提出预算帽也就显得合情合理,豪门车队在想拒绝也就没有之前那么简单。


借着疫情这个客观因素,F1赛事官方似乎下定决心要彻底打破维持了近十年的车队成绩两极分化的局面,再度将预算帽下压至了1.45亿美元,并计划将在2023年前将其降至1.35亿美元。除此之外,F1还对奖金进行了重新分配,保证中小车队能拿到更多的份额。

 

终于在今年8月19日,F1全部车队签署了F1第八版《协和协定》,确定了10家车队均会继续参加2021-2025的F1比赛同时,也正式敲定了新版预算帽和奖金规则。


疫情下2020赛季F1收官,真正“Drive to Survive”的一季

▲第八版《协和协定》的签署终结了有车队会退出的传言。疫情之下,大小车队都撑了下来。

 

新版《协和协定》的签署,意味着豪门车队将要开始受到限制,无法继续在科研上猛砸钱,使得他们保持领先地位会变得越发困难。但事实上,奖金规则的改动更是让这些车队即将面对实打实的经济损失。根据德国汽车媒体MotoBlog的报道,本赛季冠军得主梅赛德斯车队将会因为新规每年损失3200万美元奖金,亚军红牛车队每年也将损失2900万美元奖金。

 

从结果上来看,虽然自由媒体和各大车队都采取了一系列非常规手段,但整个F1赛事还是踉踉跄跄地撑过了这一年。汉密尔顿的成就固然值得庆幸,但在这一年里各大车队的裁员、公司们的抵押和贷款还是让人看到了未来一年可能会爆发出的隐患。F1官方已经公布了2021年的赛历,新赛季的揭幕战被设置在F1今年倒下的地方——墨尔本举行。这一年的磕绊是否能成为F1成长的养分,都将在那时见分晓。


在那之前,Netflix是否还会像过去两年一样,先放出上一赛季的F1纪录片《Drive to Survive》,现在还没有明确消息。但就说这个赛季,已经是真正的“Drive to Survive”。


延展阅读:


迈凯伦前9月只卖了897辆跑车,计划借壳上市筹措5亿美元


F1母公司自由媒体集团设立空壳公司,计划筹资5亿美元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疫情下2020赛季F1收官,真正“Drive to Survive”的一季

标签 F1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