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语者华天:把马术拉下“神坛”

2021-05-30 职业体育辛晓彤

接通懒熊体育视频电话的时候,是英国当地时间上午9点。华天看上去精神满满,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对即将到来的这一天的兴奋。这一天是5月14日,东京奥运会倒计时70天,也是华天出征奥运发布会的日子。

 

这场活动原本应该去年在北京举行,疫情来袭打断了原有计划,发布会地点也改在了华天在曼彻斯特的马房。

 

这给了华天双重身份,既是活动的主角,又是活动的东道主。发布会开始前,他跟团队反复敲定细节——为潜在下雨天设计PLAN B、KT版和反光镜怎么放置才不会使马儿受惊等。

 

每次参加奥运、亚运等大赛之前,华天都会准备一个出征口号,这次是“新的印迹(Hoof Print to Tokyo)”。Hoof Print代表马蹄印,象征一步一个脚印。


马语者华天:把马术拉下“神坛”

▲发布会现场(图片版权akplus)。

 

即将到来的东京奥运会是华天的第三届奥运。华天不仅自己拿到了参赛资格,国家马术队更是拿下了团体赛资格,属历史首次,其他几位队员及教练和保障团队从2018年起都在欧洲训练,背井离乡,一步一步跑进奥运赛场。

 

随着奥运会如期举办的逐渐明朗,中国马术也将在奥运赛场迈出崭新一步,踏上新的印迹。

  

“华天的马房”

 

华天不是在马房,就是在去马房的路上。

 

周围的人都说,不比赛的时候,华天的生活很规律,基本就是家和马房两点一线。不过每周末,华天都会开着马车,载着几匹马,驱车60公里到跑马地训练,主要针对在马术三项赛中越野项目的练习。

 

华天的马房Pinfold在英国曼彻斯特郊外,规模中等,共有26匹马,其中8匹是华天个人的三项赛运动马。


马语者华天:把马术拉下“神坛”

▲从左到右:巧克力Chocs、堂·热内卢Don Geniro、灵犀王Spike,三匹马都有可能跟随华天去到东京参与奥运角逐,看马的状态。

 

华天的马房配置齐全,马房经理、顾问、马医生、马按摩师、钉蹄师等各工种都有,华天和女朋友——也是一位盛装舞步运动员,平时也会带学生。在英国学马术,大都是学徒制,就是徒弟跟着师傅学技术,同时也要承担一些日常工作。

 

事实上Pinfold是一个非盈利性马房,华天并没有把精力放在经营上。

 

“在欧洲,像你这样的马房运营方式很普遍吗?”

 

“当然不是了,他们大多没有我这么幸运能拿到赞助。”华天笑着说。

 

华天的商业价值毋庸赘述。19岁便作为“中国奥运马术第一人”亮相北京奥运会赛场,让很多人认识了这个中英混血、很有贵族气质的“绅士骑士”。他之后先后在仁川亚运会和雅加达亚运会夺得马术三项赛的银牌和铜牌,并在2016年拿下里约奥运会马术三项赛的第8名。

 

2018年,华天签约体育营销公司akplus,之后,华天先后签下了护肤品品牌La Mer、汽车品牌阿斯顿·马丁以及运动品牌FILA。2020年8月,华天在国内推出了生活方式品牌Urban Stables,也通过Urban Stables支持了国内的一些赛事和活动。

 

不过“华天的马房”还有另一重意思,那是微信公众号的名字,“华天的马房”是他传播马术文化的出口。华天会分享自己的故事和心得,发布教学文章和视频,用这个平台与粉丝交流;公众号上也发布了系列漫画,分享他生活中的趣事。


马语者华天:把马术拉下“神坛”

 

不少读者已经把“华天的马房”作为获取国际马术赛事相关信息的主要渠道之一。

 

“里约(奥运会)之前,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比赛上。”华天告诉懒熊体育,“里约之后,我认为自己是时候为国内马术运动的推广和马术产业的发展做一点贡献。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国内马术产业的发展非常快。”

 

根据北京马术协会2020年1月发布的《2019中国马术市场发展状况报告》,截止2019年8月31日,国内总计2272家马术俱乐部。而在2008年,全国还不到100家。

 

易倩如是华天赛马“巧克力”的马主,去年6月在上海徐汇区开了一家马术中心,初衷是“两个孩子都喜欢骑马”,易倩如也看好马术教育的前景。

 

在农业农村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印发的《全国马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马业全产业链产值约700亿元。

 

奥运会是一个天然的马术运动推广期。大赛预热期间,华天会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合作推出16集EquestrianUnlock系列推广视频,讲述马术比赛知识,“目标是让每一位观众都看得懂比赛。”

 

华天想做的,是把马术运动“拉下神坛”。现在人们提到马术,大多印象还是“贵族运动”、“有钱人的游戏”,华天则致力于平民化推广。以目前马术产业的承载力来看,这项工作任重道远,但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马术文化,华天正在努力。

 

 

马背上的智慧

 

私底下,华天是一个随和不拘小节的人。“他的性格大大咧咧的,对待日常起居方面比较马虎。”华天的家族好友Eddy告诉懒熊体育,“他穿的袜子经常不是同一双,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几乎找不到相同的袜子。’”

 

华天的手机被起了一个跟马儿相似的名字“岁平王”,经常因为各种原因摔碎屏幕,有一次还跟垃圾一起被丢进垃圾箱,华天不得不趴到垃圾箱一通翻找。

 

“我一直认为他对马比对他自己还好。”Eddy点评。

 

易倩如记得有一次去现场看越野赛,天气非常炎热,结束比赛满身泥泞的华天立刻把马儿牵去刷洗,给马儿降温。没和华天接触之前,易倩如一直以为华天有个“养马团队”,他自己主要负责比赛,马儿由别人照顾。但结果不是这样的,“全部都是他自己干。”

 

这其实是华天从小就接受的教育。“训练后无论多渴多脏多累,要先保证马先喝水、洗澡,安顿下来后,我才会喝水、洗澡,哪怕是比赛中发生重大失误,也不能因懊恼的情绪而对马儿置之不理。” 阿斯顿·马丁拉共达亚太及中国区总裁彭明山转述了与华天的闲聊,这是华天和妈妈在他刚刚接触马术时立下的约定。


马语者华天:把马术拉下“神坛”

▲华天小时候给马儿刷毛(华天提供)。

 

FILA大中华区总裁姚伟雄也曾提到华天打动他的一点,华天对运动马的健康状况非常敏感,有几次因为担心运动马的健康状况而放弃了对更好名次的追逐和冲击。

 

在华天眼里,马是主要的,骑士是次要的。“我对马的了解远远大于对人的认知。”华天自嘲。

 

经纪人Amy Yang(杨佳)是体育营销公司akplus创始人之一兼CEO,她认为有一定比例的马术培训机构并没有抓住马术教育的精髓。

 

“马术教育,学的并不只是如何骑马,马房里的劳作同等重要。”Amy提到,骑士一般很早就去骑术学校备马,鞍时结束之后,把它们牵回马房,卸下装备、喂食、按摩。这是一整套流程,培养的不仅仅是爱心,还有耐心、理解力、独立等一系列能力。“现在大部分都是家长把孩子送来,骑一个小时,就把孩子接走,恰恰错过了可能是最有价值的部分。”Amy观察到。

 

随着年轻家长的认知逐渐变化,体育教育在孩子——尤其是儿童的教育体系里地位逐渐上升。大家谈论的早已不再是技能获取、身体素质的提升,而是对孩子一生的影响。


马语者华天:把马术拉下“神坛”

 

在她看来,华天就是一个很真实的案例。双方从2018年开始正式合作,Amy形容华天是“处女座都觉得跟他共事很愉快”的人,总会把事情想到前面,很细致,“特别能扛事儿。”

 

事实上,懒熊体育收集了一圈熟人评价华天的关键词,大底围绕在幽默、让人舒服、在意别人感受、理性至上、擅长控制情绪等等。

 

华天这把这些正面评价归功于马儿:“马儿教会我的就是,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谦卑。这个群体里任何级别的骑士,都有过类似调整心态的经验,你越是成功,往往意味着心态被调整得越彻底。”

 

2008年,19岁的华天代表中国出战奥运,让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支持和关注;但比赛最终以坠马终结,华天对此的形容是“从未经历过的、毁灭性极强的风暴”,一度想要退出马术运动。

 

随着对马术了解得不断深入,华天明白“骑士经历过山车一般的心理波动是常态”,坚韧才是必备的品质,“盲目乐观只会让你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深陷失望,失望藏在每一个成功的拐角,要把负面结果充当为已知的变量,就能拥有解决问题的掌控权。”

 

和马儿接触的这十几年似乎拓宽了华天的生命维度,30出头的他,似乎比大多数成年人都懂得消解负面情绪、管理期望值,笑看得失。



“目标是10届奥运会”

 

除了跟运动马术有关的事情之外,华天提到自己的其他消遣方式也不过是和朋友聚一聚(Amy补充:“聊得也都是和马相关。”),再不然就是看看剧。2019年华天曾用漫画的方式表达,自己“最爱的夜晚”就是“和狗狗Bodger坐在沙发上,它的头枕在我的腿上,一起看《权力的游戏》。” 他还曾提醒粉丝不要剧透。

 

但这段日子华天很难有休息时间,备战奥运让他忙碌,也让他兴奋。

 

受疫情影响奥运推迟了一年,也给了他充足的休息和调整时间。之前的自己像“轮子上的仓鼠”,不停地向前跑,但也是由于疫情,华天已经18个月没有回到国内。

 

“我喜欢与奥运有关的一切——竞技、超越、发掘和培养马术新人。”华天说从没想到退休,也没想过不是马术运动员自己会做什么。

 

有个人的故事让华天深受触动,那就是英国马术运动员尼古拉斯·大卫·斯凯尔顿(Nicholas David Skelton)——2016年里约奥运会马术个人障碍赛冠军。那是斯凯尔顿的第一块奥运金牌,当时他已经56岁。


马语者华天:把马术拉下“神坛”

▲尼克·斯凯尔顿夺得奥运金牌。

 

斯凯尔顿出生于1957年。2000年,43岁时曾坠马摔断过脖子,本可能结束职业生涯,但斯凯尔顿在2001年就复出了,后来还做过髋关节置换手术。这些都可能结束一个专业运动员的马术生涯,但斯凯尔顿仍然坚持,并最终夺冠,他对奥运的执著深深打动着华天。

 

2021年华天已经31岁,对于大多数奥运项目来说31岁已经是职业生涯的末期,但对马术来说,很多人30岁才刚开始登上奥运赛场。这项运动的参赛选手年龄跨度很大,年轻如华天19岁就登上赛场,但同场竞技的已经有60多岁的运动员了。

 

华天的个人目标是10届奥运会,目前已经完成2个,即将迎来第3个,正值当打之年。

 

华天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身体状态,据Eddy介绍,华天在没有刻意健身的情况下体脂也基本保持在个位数。但除了骑马,他对其他运动也没有那么大的热情了,“华天说自己骑马能骑一整天的强度,跑步可能跑个100米就累了。还美其名曰‘我身上的肌肉是用来骑马的,不是跑步的。’”

 

华天也希望,自己能和运动马一直跑,一直跑,直到跑不动为止。


延展阅读:


变化中的700亿产业:平民上马,“贵族”下沉


签约奥运马术骑士华天,FILA要在中国变得更“专业”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马语者华天:把马术拉下“神坛”

标签 akplus 综合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