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本土运动品牌半年业绩高涨,以及欧美运动品牌遭遇的物流问题究竟是什么?|品牌一周观察

2021-09-01 特别策划燃犀看零售

【上周重要新闻回顾


· 中国本土运动品牌半年业绩高涨,欧美品牌忙着管物流


在李宁之后,安踏、特步、361°接连发布2021年上半年业绩,至此,中国市场上的主要运动品牌都公布了上半年业绩表现——由于财年设置的差异,耐克、lululemon未完全披露上半年业绩数字。


李宁营收增长65%至101.9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上升187%至19.62亿元,超过2020年全年。这是李宁首次半年营收超百亿;


安踏集团营收同比增长55.5%至228亿元,创历史新高,也高于阿迪达斯大中华区约183亿元的营收;不计算Amer Sports亏损的净利润同比增长76.1%至41.86亿元;


特步集团营收继续增长,提高12.4%至41.3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涨幅明显,提升72%至4.27亿;


361°营收同比增长15.7%至31.07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32.9%至4.01亿元。


在中国本土品牌业绩高涨的同时,部分欧美品牌的业绩在第二季度有所下降。阿迪达斯大中华区上季度营收同比下降15.9%,彪马(Puma)在大中华区市场同比下滑5%。管控生产节奏以及物流运输,成为了这些在东南亚生产的欧美运动品牌两个主要的难题。


同时,地缘政治的因素也影响了欧美运动品牌。今年3月发酵的新疆棉事件冲击了线上业务,该因素的影响在第二季度已经开始缓解,但前景依然并不明朗。


中国本土运动品牌半年业绩高涨,以及欧美运动品牌遭遇的物流问题究竟是什么?|品牌一周观察


从中国运动市场而言,2020年新冠疫情的冲击下,中国本土的运动鞋服市场同比下降2%至492亿美元,市场集中度变化不大。但耐克、阿迪达斯两大品牌的市场份额增长已经放缓,甚至下滑,安踏、李宁、特步等中国本土品牌抢走了更多的份额。


中国本土运动品牌半年业绩高涨,以及欧美运动品牌遭遇的物流问题究竟是什么?|品牌一周观察


在东京奥运会之后,即将开始的北京冬奥会可能为中国本土品牌带来积累更多品牌影响力的机会。


· 华彬红牛下跌,东鹏特饮、乐虎在追赶


中国本土运动品牌半年业绩高涨,以及欧美运动品牌遭遇的物流问题究竟是什么?|品牌一周观察


在新冠疫情下,高增长的能量饮料成为了疲软的软饮市场中最受关注的品类。剔除2020年疫情影响下的异常值,能量饮料2006-2019年销售额复合增长率(CAGR)26.54%,是软饮市场各细分品类中最高的。


但在中国市场上,华彬旗下红牛接连受困于商标问题,业绩持续下滑,新品牌战马在2020年线下市占率下降至2.9%。作为参考,战马品牌2019年的销售额数字是13.3亿元。


中国本土运动品牌半年业绩高涨,以及欧美运动品牌遭遇的物流问题究竟是什么?|品牌一周观察


跟随者东鹏特饮借助上市加快全国化,募资投资新的生产基地以覆盖更多市场。5月底在A股上市后,东鹏特饮接连收获十多个涨停板,市值一度接近港股上市公司农夫山泉的1/3。


在通过500ml金瓶打开销售后,东鹏特饮也在尝试探索新产品、高端化,提升品牌影响力。


8月底,乐虎母公司达利食品披露乐虎业绩:乐虎品牌营收同比增长15.1%至19.0亿元,推动即饮饮料增长。这是达利食品在时隔两年后再度公布乐虎具体的业绩。看上去,达利食品可能重新重视起乐虎的增长潜力。乐虎增长的推动力之一,是与东鹏特饮相似的500ml新包装。


现在的问题是,谁会抢走红牛下跌的份额?


【近期热点话题追踪


· 如何理解欧美运动品牌遭遇的物流问题?


供应链、供应链,还是供应链。供应链成为了欧美运动品牌近期无法避免的重要问题之一。


例如,阿迪达斯CEO卡斯帕·罗斯德(Kasper Rorsted)在8月初的财务会议上介绍公司业绩时称:由于健康和安全措施,港口的生产力大幅减少,致使美国西海岸、英国和欧洲等主要市场出现拥堵,随后造成额外的(货运)延误。特别是当我们更多地使用空运时,这些挑战导致了严重的延误和额外的物流成本。


这也是整个零售行业遭遇的挑战。全球贸易智能平台S&P Global Panjiva的分析显示,在7月份全球约7000次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中,近2/3都涉及了供应链的讨论,这个数字高于2020年同期的59%。这包括了阿迪达斯、耐克、彪马(Puma)、lululemon等。


很多分析预测,物流的紧张态势短期内不会缓解,2022年年初可能是最早的时间点。例如,德国货柜航运公司赫伯罗德CEO罗尔夫·哈本·詹森(Rolf Habben Jansen)在8月的财报新闻稿中分析:“纵观今天的市场环境,我们认为情况不会很快恢复正常——尽管做出了所有努力,并且正在投入的额外的集装箱容量。目前,我们预计(物流)市场形势最早会在2022年第一季度缓解。”赫伯罗德(Hapag-Lloyd)是全球五大航运公司之一。


中国本土运动品牌半年业绩高涨,以及欧美运动品牌遭遇的物流问题究竟是什么?|品牌一周观察

中国本土运动品牌半年业绩高涨,以及欧美运动品牌遭遇的物流问题究竟是什么?|品牌一周观察

▲图片来源:波罗的海货运指数


供应链问题的突出环节在中国的生产市场至欧美的消费市场。2020年新冠疫情导致数千个空的集装箱滞留在欧美,但恢复中的欧美消费市场拉动生产,同时物流体系开始运转,最终导致航运公司争抢可调动的集装箱。根据波罗的海货运指数,中国至地中海,40呎集装箱运费在过去12个月已经从2000美元上涨至12900美元。


但港口集装箱吞吐量有限,同时叠加新冠疫情的反复,中国短期暂停运转的港口将拥挤传导至欧美国家。今年5月底,因港口工作人员确诊,全球第四大港、承担着中国对美贸易1/4的货量的中国盐田港暂停作业,货运量分流至深圳蛇口港、广州南沙港、上海港等港口,同样推动了部分港口拥堵,并传导至欧美港口。


物流紧张在推动物流价格高涨、时间延长外,也将推动物价上涨。


即便如此,欧美品牌在时下返校季期间仍然在加大营销力度,以弥补部分2020年失去的业绩。美国《广告时代(Ad Age)》杂志在7月中旬报道援引全美国零售商联合会(NRF)数据显示,包括小学到高中在内的返校支出将达到371亿美元,大学生返校支出将达到9371亿美元,两个数字都将创下新高。


除了可能更优惠的价格外,电商分析平台Profitero的首席营销官迈克·布莱克(Mike Black)引述了品牌方在此期间的担忧: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零售商和品牌商目前面临很多供应问题,消费者担心供应可能会缺货。


· Mr. Jordan Brand宣布退休,他曾是球鞋界最具影响力的人之一


8月12日,耐克老将、Jordan品牌鞋类产品副总裁金特里·汉弗莱(Gentry Humphrey)宣布,将于9月底退休。,继任者是耐克全球男士鞋履、运动生活方式产品副总裁克里斯·莱特(Kris Wright)。


中国本土运动品牌半年业绩高涨,以及欧美运动品牌遭遇的物流问题究竟是什么?|品牌一周观察

▲图片来源:Nice Kicks


2014年,知名球鞋媒体Complex评选出球鞋界最具影响力的25人榜单,汉弗莱高居第10位,位于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Phil Knight)之后。


汉弗莱的影响力来自于他在Jordan品牌工作期间。Complex作者布伦丹·邓恩(Brendan Dunne)在今年8月的文章中如此总结:“从90年代后期开始,他通过扩大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的同名品牌的复古产品、推动设计旧款的新配色,帮助品牌脱颖而出。”


在Jordan品牌工作期间,汉弗莱几乎经手了每双球鞋的设计,推动了复刻产品成为品牌重要策略,包括Air Foamposite One、Air Jordan Retro等多款经典鞋款都成为了热门鞋款。今天,Jordan品牌也从1.6亿美元的公司,成长为年营收高达47亿美元的品牌。


2020年5月,汉弗莱接受体育媒体ESPN采访时称,Jordan品牌背后的成功秘诀来源于迈克尔·乔丹、设计师廷克·哈特菲尔德(Tinker Hatfield)以及他自己,“我一直是那个不介意与众不同的人”。


汉弗莱在耐克工作超过20年时间。他最初于1994年加入耐克,担任Jordan品牌的南加州地区的销售经理,随后逐步成为品牌总经理。2010年,汉弗莱离开Jordan品牌,进入耐克负责休闲服饰Nike Sportswear。2015年,汉弗莱负责耐克高尔夫业务下的鞋履产品,2018年,汉弗莱重新回到Jordan品牌。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