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运动品牌卷进来的NFT时尚是未来,但谁敢说不是泡沫?| 年度总结

2021-12-12 特别策划辛晓彤

今年5月,意大利艺术家萨尔瓦多的雕塑在拍卖行中以1.5万欧元的价格售出,它唯一的特点,就是仅仅存在于这位艺术家的脑海里——是的就是字面意思。


将运动品牌卷进来的NFT时尚是未来,但谁敢说不是泡沫?| 年度总结

▲概念图,来源Highsnobiety


这是一个非物质、非数字,说白了就是“不存在”的雕像,萨尔瓦多的原话是“虚空(vacío)”。更夸张的是,这不是萨尔瓦多的第一个“虚空”作品(但是第一个赚钱的)。去年2月,萨尔瓦多曾在米兰的广场上展出《沉思中的佛陀》雕像,当然,参观者只看到了地上贴的一个白色的小方块。


将运动品牌卷进来的NFT时尚是未来,但谁敢说不是泡沫?| 年度总结

▲《沉思中的佛陀》,有“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内味儿了。


之所以在开头讲这个故事,是因为这件事被很多人拿来隐喻“NFT商品”——没有实体、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简单说就是“虚空”,不存在。


小Tips:

NFT是Non-Fungible Token的简称,中文翻译是“非同质化货币”,不过翻译为“不可替代代币”更容易帮助理解。NFT将数字艺术品和其他收藏品转化为独一无二的、可验证的、易于在区块链上交易的资产。


今年NFT以“数字藏品”的身份被大众所熟悉,荣登柯林斯词典年度热词榜第一,力压爆火的概念词“元宇宙(Metaverse)”。


多次拍出天价后,NFT 在今年的投资市场火得一塌糊涂,很多人都幻想通过买卖NFT实现一夜暴富。国内外不少文章已经解释了NFT背后割韭菜的风险,本文换个角度,探讨一下NFT的诞生会对时尚领域带来哪些改变,尤其是当时尚行业越来越多地吸纳和联手运动品牌、户外品牌之际,还有哪些可以期待的前景或值得警惕的隐忧。


NFT和元宇宙是什么关系?


元宇宙最近火得足够凶猛。而借用稳定币TETHer的联合创始人威廉·奎格利(William Quigley)的名言:“我敢打赌,元宇宙的收入模式将是 NFT。”


若要元宇宙经济蓬勃发展,必须出现共享的、广受认可的标准和协议,能够推动虚拟商品的发行流通。没有强大的经济支撑,元宇宙概念很快就会分崩离析。从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NFT是最有可能获得大多数认可的方式。


目前主流观点普遍认为元宇宙是建立在Web 3.0的基础上。12月10日,美国货币监理署代理署长Brian Brook在国会听证会上解释什么是Web 3.0。简单来说,Web 3.0有以下特点:开发者社区保持完全开放;参与活动无需第三方来信任机构来验证;任何用户都有权参与。


也就是说,消费者能够控制自己的数据,无需将数据和隐私权让渡给大型科技公司。如果元宇宙存在于Web 2.0环境中,Meta(原Facebook)、Google等大型机构很容易又将可制用户数据并以此盈利。


NFT加密能够证明用户本人是数字物品和资产的所有者,没有任何第三方夺走它们,让资产在数字世界实现唯一性、稀缺性和可交易性。借助NFT的力量,用户可以享受到真正的数字所有权。换言之,NFT有能力让元宇宙以开放、无需信任的形式存在,且可以实现去中心化所有权。


在行业看来,NFT在内的数字经济推动了元宇宙概念的兴起。


此外,NFT带来了数字所有权和可验证性,也有可能颠覆艺术品、时尚单品、游戏等领域。这也是艺术界、时尚界纷纷追寻NFT的原因。


今年都火了些什么?


NFT时尚不是今年出现的,早在2019年5月,美国3D虚拟时装公司TheFabricant就已经在以太坊大会(Ethereum conference)上拍卖过一件NFT高定服装,成交价9500美元。这件“彩虹裙Iridescence Dress”被福布斯(Forbes)评价为“世界上第一件纯数字的、只存在于区块链上的服装”。


将运动品牌卷进来的NFT时尚是未来,但谁敢说不是泡沫?| 年度总结

▲彩虹裙Iridescence Dress开创了“NFT时尚”的先例。


今年带火NFT时尚的标志性事件,就是RTFKT的球鞋拍卖。2月,数字时尚品牌RTFKT Studios与艺术家Fewocious推出621双合作款球鞋,定价分别为3000、5000和10000美元,这些球鞋在7分钟内被全部售罄,总共310万美元。这几个数字给潮流圈的带来极大震撼。


3月,Gucci执行副总裁罗伯特·特里弗斯(Robert Triefus)公开表示:“奢侈品牌开始设计NFT是不可避免的。” 这似乎反映了一个奇怪的超前共识——“大家都怕错过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对奢侈品来说更是如此,普遍观点认为奢侈品品牌已经错过电商良机。


不过奢侈品还是小心翼翼。Gucci是首家试水NFT的奢侈品品牌,结果推出的产品是一个庆祝品牌成立100周年的宣传片。跟进者LV和Burberry则是在游戏里试水,同样没有推出可以交易的NFT鞋服或配件。


奢侈品对推出NFT时尚单品慎之又慎,运动品牌却先走一步。有趣的是,虽然不少人紧盯阿迪达斯和耐克的动作,第一个推出NFT球鞋的品牌却是亚瑟士。7月中旬,亚瑟士在最大的NFT拍卖网站OpenSea上线9款NFT鞋履,每款20个NFT限量款加1个黄金限量版。


将运动品牌卷进来的NFT时尚是未来,但谁敢说不是泡沫?| 年度总结


目前这189双NFT鞋履总共卖出43双(黄金版全部售出),分别是属于18个买家,共19.8 ETH(以太币),约合8.75万美元。略显尴尬的是,尽管标价是2 ETH(约合8838美元),但43双鞋的实际平均售价在0.46 ETH(约合1400美元),最近出手的8双则是0.2 ETH(约合880美元),且已经在2个月之前了。


这事儿还取决于你怎么看。亚瑟士的跑鞋大都落在100美元-200美元区间内,相比之下它的NFT跑鞋要贵得多。但介于现阶段NFT的成本飘忽不定,有说1美元以下也有说1000美元以上,亚瑟士这波操作赢利还是亏损也不得而知,至少和RTFKT相比,这样的销售数字显得捉襟见肘。


看来并不是所有NFT商品都会被人热捧。好在亚瑟士是运动品牌第一个吃螃蟹的,无论卖得如何,都没有可比对象,至少行业内没有可比对象。


耐克显然谨慎得多。耐克被曝出2019年就申请了一项名为“Cryptokicks”的专利——基于球鞋生成唯一ID并创建NFT,也就是说消费者在购买球鞋(通常是限量款)的同时会得到一款同样的NFT产品,在转手二级市场时,NFT也同样会被转卖。这项专利目前还没应用在实际产品上。


人们聊得更多的还是耐克在元宇宙领域的布局。上周,耐克在世界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游戏平台Roblox复刻了自己的总部,并取名Nikeland。更早一点,耐克提交了商标的“在线和网络虚拟世界中使用”申请,外加公司目前正在招聘“虚拟球鞋和虚拟材料设计师(virtual footwear and virtual material designers)”,看起来距离推出NFT只差一步。


将运动品牌卷进来的NFT时尚是未来,但谁敢说不是泡沫?| 年度总结

▲Nikeland在Roblox。


阿迪达斯最近终于跟了上来。12月2日,Adidas Originals宣布与Bored Ape Yacht Club、gmoney NFT、PUNKS Comic合作,发力元宇宙领域。推文中包括一个链接和一段29秒的视频片段,后者展示了漫画虚拟形象。此前在11月底,阿迪达斯刚刚表示会与虚拟游戏The Sandbox合作,可以在游戏场景内购买地产。


肯定是未来,但泡沫含量有多少?


RTFKT Studios成为今年最炙手可热的公司之一。这家公司成立于去年1月,总共3名员工,今年已经创造了450万美元的销售额。5月,RTFKT获得了8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估值达到3330万美元。


这不算什么。给RTFKT提供NFT商品拍卖的平台OpenSea,成立时间比RTFKT还晚两个月,今年7月获得由a16z领投的1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达到15亿美元。


这些估值是不是盲目?现阶段没人在意。


NFT商品的销售激增和高昂的价格让人困惑,但爆炸性的增长没有减弱的迹象。根据市场追踪机构 DappRadar 的数据,今年前三季度NFT销售额已经达到132亿美元,仅三季度就有107亿(OpenSea贡献近70亿),2020年同期只有4170万。


将运动品牌卷进来的NFT时尚是未来,但谁敢说不是泡沫?| 年度总结

▲NFT销售额今年激增。数据来源DappRadar,图片来源路透社。


数据统计互联网公司Statista预测,2025年奢侈品市场将达到1000亿美元,而同年全球虚拟商品市场将产生1900亿美元。


今年又涌现了很多新的数字设计及周边服务公司,Dressx、NEUNO、Flowers for Society等等。NEUNO老板Natalie Johnson是个26岁的姑娘,曾在时尚行业工作,创业之前已经失业一整年。甚至在NEUNO公司官网还没建立起来的时候,Natalie就已经接受了福布斯的专访,只能说NFT时尚的确是风口。


福布斯知名时尚记者Joseph DeAcetis认为NFT是时尚行业“重返快节奏科技列车的唯一希望”,他举了奢侈品电商平台Clothia的例子,这家公司正在拍卖NFT连衣裙,中标者会得到相应的实物礼服,“仅此一件”。这种方式现在也被称为“数字孪生”。DeAcetis认为NFT时尚不是用数字服装取代实体服装;相反,这是时尚品牌在数字空间展示自己并开拓新商品市场的机会。


阿成(化名)在一家互联网大厂从事游戏战略岗位,也是一名潮鞋老炮,他一直盯着耐克的Cryptokicks专利技术。阿成表示,一旦投入市场,就意味着耐克也能在球鞋二级市场炒作时赚到钱,“只需在与实物共同专卖的NFT球鞋里加入一串代码,耐克就可以坐收版税。”


在国内,尽管有不少消费品品牌争先恐后地与元宇宙拉上关系,但对待NFT商品相对冷静。懒熊体育联系了多位运动户外品牌高管聊一聊对NFT的看法,大家一致认为炒作效应大于品牌实际效应。


一位高端户外品牌中国区高管表示:“NFT更像是奢侈品行业炒作概念,以增加产品附加值,吸引消费者眼球。自身品牌还是会在实物层面做创新而不是虚拟层面。”一位国内运动品牌高管认为:“NFT商品现阶段并不适用于中国消费者,国产品牌不会盲目投入。”还有很多人拒绝回应,当然这本身也代表了一种回应……


设计师更兴奋一些。“能在虚拟设计完成自己天马行空的设计,而不用受材料限制,这可能是每个鞋服设计师的梦吧。”Jay说道,他是一位国产运动品牌的设计师。前文提到的“彩虹裙”,在现实生活中是无法呈现图片效果的。Jay认为NFT时尚或许会在未来颠覆整个设计行业:“乐观点说,那是个拼创意的时代;悲观点说,或许人人都能做设计师了。”


引用Futures Intelligence Group首席执行官Cathy Hackl的话做一个总结:“现阶段通过NFT销售的时尚是作为艺术的时尚,而不是作为实用工具的时尚。”


即便我们对NFT抱着试探和宽容的态度,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基于互联网的技术正在偏离其本身的价值。时尚行业与艺术、体育行业一样,入局NFT都是在数字经济下输出品牌文化的创新行为。它真的如外界形容是“时尚2.0”吗?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至少放过那些被NFT、元宇宙概念狂轰滥炸的消费者,他们只有一个很小的需求:希望品牌多些真诚,少点套路。


延展阅读:


巴萨和曼城的加密货币赞助都黄了,背后合作方涉嫌诈


靠卖球星卡2万变千万,Alt又瞄向了运动鞋、手表和NFT|创业熊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将运动品牌卷进来的NFT时尚是未来,但谁敢说不是泡沫?| 年度总结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