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詹姆斯新冠疑云,法律角度看赛事的防疫责任 | 法律专栏

2021-12-13 观点懒小熊

NBA湖人队著名球员勒布朗·詹姆斯一度被确诊新冠无症状感染者,之前三次核酸检测两次为阳性,后连续八次核酸阴性后被解除隔离恢复参赛;黄蜂队随后又有五位球员因新冠被隔离;而篮网队球员凯里·欧文因拒绝接种疫苗,老板蔡崇信直接让他停赛……缺少大腕球员参赛必将影响球队战绩,也会使比赛失去很多观众,但联盟和俱乐部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防范和制止疫情扩散。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环境下举办比赛,采取相应防疫措施,是主办方不可推卸的责任,对这一责任的法律思考关系到防疫措施的制定和实施,也对国内举办的各类赛事有所启迪。


注意义务


注意义务(duty of care)是英美法下的重要原则。在双方具有相近关系(proximity)的情况下,会产生注意义务,不应由于一方的作为或不作为对另一方的人身或财产造成损害。违反注意义务给对方造成损害的,应承担过失责任。注意义务的成立和内容,应采取合理性标准(reasonableness),不同场合会做出不同的判断。


具体的判断标准包括:损害是否可以合理预见,双方是否具有相近的关系以及确定一方对另一方承担注意义务是否公平、公正、合理。


在目前状况下,新冠疫情肆虐,举办各类赛事有可能使运动员或观众等赛事参与人感染新冠,损害是可以预见的;参与人与主办方因赛事产生相近关系,一方的作为或不作为必将对另一方产生影响。因此,主办方应承担注意义务,采取防疫措施,避免赛事参与人感染新冠。


从詹姆斯新冠疑云,法律角度看赛事的防疫责任 | 法律专栏

▲欧文至今都没有接种疫苗,因此未能出场比赛。


责任范围


防疫措施的范围和程度不是无限的,应限制在合理防范可预见风险的范围内,而合理性标准应视情况而定。例如,为防范境外病例向国内输入,国内举办的国际赛事,应采取闭环管理、对运动员入境提出要求、比赛现场没有观众等措施;而国内赛事的举办,不必模仿国际赛事,可采取更为宽松的防疫政策。


在采取合理风险防范措施后,仍然出现的风险应属于“自甘风险”范畴,即受害人已经知道或应该知道有风险,而自己甘愿去冒风险,应当由自己来承担责任。在澳大利亚的Woods案中,一名观众在观看室内板球赛时,被板球击中,眼睛受伤。法院判决,赛事组织方为观赛者提供了头盔并告知观赛人有可能出现的风险,由于采取了这些合理措施,主办方不承担过失责任,尽管采取这些措施后,还致使这名观众受伤。


采取了合理的防疫措施,相关方应视为尽到注意义务,不应再承担过失责任。但百密一疏,防疫措施的实施或有效性出现问题,造成赛事参与人感染新冠,相关方仍难脱其咎。在英国法下的Watson案中,主办方按拳击协会的要求,在拳击台边安排了救护人员和医疗设备。但拳击运动员Watson被击伤后,因在送往医院前没有得到适当救治而造成终身残疾。法院经审理发现,拳击台边救护人员的能力和设备都达不到处理这类伤势的要求,因此判决被告承担过失责任。


如果詹姆斯真在比赛中感染新冠,且是由于赛事防疫措施不够严密或执行不力所至,相关方将因过失为詹姆斯因新冠造成的身体损害支付巨额赔偿费。如果他中招后再传染给其他球员,又会引发更为严重的后果。因此,为避免承担过失赔偿责任,相关方不敢掉以轻心。这也是NBA会提前制定科学而严格的防疫手册的根本原因。


虽然在欧洲接种疫苗与否是个人自由,但球员不接种疫苗加大了新冠感染风险,不但影响个人健康,还会在比赛中造成其他赛事参与人感染。德国媒体《踢球者》和《图片报》近日报道,德甲拜仁慕尼黑队内的5名球员因为没有接种疫苗,球队考虑让他们单独训练并扣除他们在隔离期间的薪水,以震慑其他球员遵守防疫规定,即便俱乐部有可能因此招致法律诉讼,最终还有可能输掉这场官司。


从詹姆斯新冠疑云,法律角度看赛事的防疫责任 | 法律专栏

▲詹姆斯解除隔离后不戴口罩观看儿子的比赛,他儿子按加州规定比赛时都还戴着口罩。


免责条款


在防疫措施合理且严格执行的情况下,出现赛事参与人感染新冠,由受害人自担风险,不应再由相关方承担责任。对此,还可要求赛事参与人做出声明,在这种情况下自甘风险,不追究相关方的责任。例如,东京奥运会期间国际奥委会曾要求参赛人员做出这样的弃权声明。


各国法律对人身权的保护重于对财产权的保护,免除人身权加害人责任的条款没有法律效力。虽然感染新冠会对赛事参与人生命或健康造成损害、属于人身权保护的范畴,但感染新冠不是赛事主办方直接造成的伤害,特别是在相关方采取合理措施的情况下,出现新冠感染属于自甘风险范畴,采取免责条款的方式不追究相关方的责任,应该产生法律效力。


结语


目前的赛事举办必须采取防疫措施,这是主办方的注意义务,否则应承担过失责任。防疫措施不能没有限制,以达到防范新冠感染目的为标准,根据实际情况采取不同的措施。采取合理防疫措施后出现的新冠感染,属于受害人自甘风险的范畴,但措施制定得不完善或执行不得力,相关方仍需承担过失责任。


虽然各国法律排除对人身权加害人的免责条款且防范新冠感染属于人身权保护的范畴,但由于感染新冠不是赛事主办方直接造成的伤害,特别是在相关方采取合理防疫措施的情况下出现新冠感染,应属于自甘风险范畴,采取免责条款的方式不追究相关方的责任,在法律上是可行的。


从詹姆斯新冠疑云,法律角度看赛事的防疫责任 | 法律专栏


声明: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懒熊体育。


从詹姆斯新冠疑云,法律角度看赛事的防疫责任 | 法律专栏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