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管控放开后,滑雪生意怎么样了 | 重新上场

2023-01-20 场外黄柏坚

随着三年疫情管控的放开,体育产业各个领域的参与者,终于有了重新上场的机会。如何应对正在复苏但仍然存在着不确定的市场,如何把握市场重新活跃之后的规律和机遇,懒熊体育将在2023年推出「重新上场」栏目,关注这个反弹过程中的商业故事、市场变动和公司/管理者的决策。


传统的雪季旺季是从圣诞节开始到翌年的1月末,这通常是滑雪生意最好的时候。恰逢疫情管控逐步放开,2023年1月的滑雪生意较之前有所好转,那些滑雪的人终于回来了。


多个订票平台披露,元旦出游热度最高城市TOP10中,冰雪目的地机票呈“量价齐升”态势。


《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作者、雪帮雪业董事长伍斌表示,圣诞节开始之后,崇礼地区的客流量率先恢复,各雪场酒店入住率普遍超过80%。元旦假期,崇礼市场更是有不少雪场接近满房状态;北京市场恢复也相对较快,客流量最大的南山滑雪场元旦三天滑雪人次达到2.1万,基本恢复到上年2/3的水平,其他雪场总体恢复到上年50%左右的水平。


疫情管控放开后,滑雪生意怎么样了 | 重新上场


从元旦开始,这一热度就在持续。崇礼太舞滑雪小镇的一位运营负责人感慨道:“终于回归正常了。”他告诉懒熊体育,随着疫情波峰已过,目前雪场的接待人数越来越高,这一时间正好也进入常规的旺季(学生假期、新年假期、春节假期)。


伍斌认为,目前前来滑雪消费的人,以滑雪发烧友居多,这一部分客群恢复较快,毕竟滑雪对他们来说是刚需;而滑雪小白和前来体验旅游的客群恢复较慢。同时预测,按照目前的趋势,春节期间雪场客流有望恢复到上年100%的水平。


客流量逐步恢复之后,无论是雪场、滑雪培训学校、教练,还是滑雪装备品牌,都很重视这一阶段。经历了此前的低谷,大家都想趁着这段时间尽快回血。


一、放开后的首个雪季,滑雪生意有望回归旺季


本雪季,在去年四季度各地雪场陆续进入开板阶段之后,滑雪这门生意继续度过了两三个月的低谷期。


疫情管控放开后,滑雪生意怎么样了 | 重新上场


雪场的具体开业时间率先受疫情防控影响。伍斌告诉懒熊体育,各地雪场的开业时间都有一定程度上的延后:原计划10月1日开业的新疆可可托海雪场,开业时间延后至12月;崇礼地区的雪场原计划10月下旬开板,延后到11月中旬;北京的雪场普遍延后一周开板。


滑雪教学也基本陷入停滞。雪酷体育创始人杨仁海坦言,他们的6家室内模拟机门店,2021年12月培训收入240万元,2022年12月降至35万元,如果没有其他四个板块的收入相互扶持,肯定活不下来。


但随着放开后雪场客流量逐步恢复,滑雪生意迎来了生机。


易滑滑雪学校合伙人、拥有加拿大三级滑行资质的持证教练侯家欢表示,自己以及自家学校教练的课程目前都已经恢复了,排得比较满,跟其他学校沟通的结果亦是如此。


大家的预判是,接下来会是个旺季,因此各方都敢将价格变回往常的旺季价格。


“就我个人而言,其实是有涨价的,稍微涨了一点,因为课程排得比较满。”作为一名持证教练,侯家欢曾在冬奥会担任滑雪裁判技术人员,目前教授的大部分课程都面向中高级的学员,偶尔带一带小白级别的学员。


看到滑雪生意有望回归正常,太舞滑雪小镇的定价亦进入了旺季的价格。雪场旺季的价格确实会比刚开业时高,这是各个雪场常规的市场行为。


疫情管控放开后,滑雪生意怎么样了 | 重新上场


疫情管控放开后,滑雪生意怎么样了 | 重新上场


对比上一雪季,太舞滑雪小镇的产品门市价格有轻微上浮。例如,本雪季平日1天(8小时)的滑雪单票为508元,而上一雪季平日1天的缆车单票价格为443元。


疫情管控放开后,滑雪生意怎么样了 | 重新上场


相比之下,新疆的雪场价格仍比较便宜,雪质也好,只是路途比较遥远。


另外,据懒熊体育了解,今年外部教练跟雪场的合作费用有所上涨。雪岩是一名俱乐部教练,他告诉懒熊体育,今年这个合作费用确实有一点上涨,不过一般每年都会浮动一点点,跟雪票价格的浮动幅度基本一致。


疫情管控放开后,滑雪生意怎么样了 | 重新上场

▲北京南山滑雪场的教学场地费用价格,比去年有所上涨。北京的雪场普遍涨了100元起


关于这笔合作费用的上涨,2022年10月崇礼冰雪协会发了一个公告,要求进入崇礼各雪场进行教学的外部教练,其教学收入统一由雪场的账户代收,扣除管理费(已包含场地费)和税费后予以返还,这笔管理费为教学收入(含税)的40%。而此前,外部教练只需交定额场地费,亦无需针对该笔费用额外交税。不过,懒熊体育了解到,现阶段崇礼的雪场回归到交定额场地费的状态,只是费用比去年涨了200-300元,此前每年也有一定的价格波动。


疫情管控放开后,滑雪生意怎么样了 | 重新上场


一些滑雪装备的售价也在涨。多名滑雪从业者告诉懒熊体育,BURTON本轮涨幅明显,原因主要是市场供需关系(旺季)。


不过,也有不涨价的。杨仁海直言,虽然雪酷体育的营收还未完全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但是培训教学课程的价格没有多大变化,因为之前迫于高昂的门店的商场租金和教练的人力成本,并没有降价。


二、冬奥+疫情过后,行业需要思考新的模式


就现阶段而言,各方都亟待回血,从而安稳度过这个疫情过渡期。涨价只是权宜之计,需要认识到的是,滑雪行业仍处于一个不成熟的阶段。


侯家欢表示,滑雪这门生意确实不好做,年营收可以做到两三百万元,但利润率一般10%左右,20%已经见顶了;同时行业较为透明,称不上有竞争壁垒,能够坚持下来的人都是真正热爱滑雪运动的。


杨仁海认为它现在是处于初级阶段,从业者能够收支平衡已经很不错了,而雪酷体育目前已经跑出一个打造滑雪生态圈的成型初步模式,坚守的人都在等市场红利期。


对于何时能够出现新的红利期,伍斌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冬奥市场红利期即将到来。“不出意外,这个雪季将是最后一个受疫情影响的雪季。正常情况下,冬奥市场红利将会在后冬奥期间真正发挥作用,至少会带动市场持续增长到2030年。”


可以预测的是,滑雪从运动逐步转化为休闲度假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未来是必然的趋势,也是市场逐步成熟的体现,届时供给侧和需求侧将共同发挥作用。


这也意味着,相对于竞争激烈的滑雪教学,滑雪旅游将会是一片蓝海。


疫情管控放开后,滑雪生意怎么样了 | 重新上场


杨仁海也抱有类似的观点,他说指望单一的培训赚钱太难了,接下能活下来的都是要靠“品牌的连锁效应+多板块纵深联动”。围绕滑雪教学,他已经把雪酷体育的业务衍生出5大版块(室内模拟机滑雪培训、雪具装备授权代销、俱乐部滑雪行程、校园滑雪队+青训、滑雪学生运动员留学教育),接下来还将进军运动损伤康复市场。


而在这成为现实之前,恐怕要做的是让更多人了解并爱上这门极限运动。


(懒熊体育作者李嘉咏对本文亦有贡献)


声明:本文来自懒熊体育www.lanxiongsports.com


疫情管控放开后,滑雪生意怎么样了 | 重新上场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