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文化和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联手后,中国草根足球赛事有了哪些改变?

2016-10-21 观点金承舟

华人文化和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联手后,中国草根足球赛事有了哪些改变?


10月21日,在上海、成都、武汉和重庆四座城市,同时打响了CFCC城市足球冠军杯赛。本届冠军杯赛共分为6个组别,参加的队伍都是各自城市联赛决出的优胜者。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主席辜建明表示,他们渴望打造的,就是草根足球领域的足球赛事,为中国足球构建一个“地基”。


沃尔夫斯堡的青训总教练罗伊-普拉格,在去年年中曾经到访中国。当人们问他对于中国民间足球的印象时,他的回答不是那么好听。他说,在德国,有着许多成熟的业余俱乐部。“如果你喜欢踢足球,你可以去俱乐部报名,但在中国则不同。”他表示,希望下一次来中国的时候,能看到中国有更多人在踢足球。


与如今红红火火的中超相比,中国的草根足球氛围一直被不少专业人士所诟病。不少欧洲的教练来到中国后,也常言中国的草根足球文化略显欠缺,休息日的足球场少有人踢球的身影,这就让当下的中国足球看上去有了那么点头重脚轻。


今年4月11日,华人文化控股集团与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宣布合作。当时他们向外界表示,合作后,双方将重点改造和推广后者名下的两大品牌赛事:CFL城市足球联赛和CFCC城市足球冠军杯赛。


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成立于2015年3月,由成都、武汉、大连、青岛和深圳共同发起,之后又吸纳了广州、北京、重庆和昆明加入。CFL城市足球联赛,其实类似于英国等足球发达地区的“地区联赛”,是由各个城市主办的业余足球联赛。


构建中国足球“地基” 打通业余、职业通道


今年的CFCC城市足球冠军杯赛,将是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成立后的第二届杯赛,共分为成人11人制、成人5人制、男子U15、U13、U12和女子U14总共6个组别。每个组别都有10支队伍参加,分别来自成都、武汉、青岛、大连、深圳、广州、重庆、昆明、北京和上海十座城市,涉及的球员达上千人。


谈到本届冠军杯,辜建明向懒熊体育强调,这届杯赛的重点不仅仅在上海举行的成人组别上。“我们的比赛总共有六个组别,面向的就是全社会的足球爱好者,不仅仅是成年男子,青少年和女足也同样重要。”


而这些组别中,涉及青少年的组别,辜建明尤其重视。“我们青少年球员的比赛场次还太少。有句话说,中国的球员是练出来的,国外的球员是赛出来的。我们的比赛场次远远满足不了人才培养的要求,所以达不到效果。”


对于本届冠军杯的参赛的小球员,辜建明则对他们的实力充满信心,甚至放出豪言壮语:“参加我们这届杯赛的,肯定会有未来的国脚在其中,毕竟他们是各自城市里最优秀的。”


华人文化和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联手后,中国草根足球赛事有了哪些改变?

青少年赛事也是本届杯赛的重点


担任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主席的辜建明,同时也是成都足协主席。以成都为例,在这座城市举行的城市联赛,如今已经开办了14年了,在成都本土已经相当红火。成都的CFL城市足球联赛分为超级、甲级和乙级,去年一年的场次就有12000场以上。根据辜建明预估,今年这一数字预计会在15000至18000场左右。


报名参加成都的CFL城市足球联赛很简单,参赛者只需自行准备球衣球鞋,组队即可向足协报名,相关费用一律由成都足协承担。“说白了,就是为我们的足球爱好者提供服务、提供指导,享受比较专业的服务,裁判、场地都是我们安排的。”


CFL城市足球联赛在成都当地的红火程度可以由一些指标看出,在百度搜索成都这一赛事,相关结果有192000条。赛事的官微,也常有联赛的积分榜等信息,专业程度堪比职业联赛。“在成都,老中青少,每一个年龄段的足球爱好者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比赛。”辜建明说。


除了成都,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的成员,都在各自的城市构建了属于各自的CFL城市足球联赛。辜建明告诉懒熊体育,CFL城市足球联赛的目的,就是要打造一个中丙以下的一个赛事,属于中国足球赛事体系中最底部的架构。


在辜建明看来,作为足球金字塔的底部,草根联赛的建设和顶级联赛的建设同样重要。“中国足球只有把基础办牢了,建立一个完善的组织体系和竞赛体系,才可能建设人才体系。这个底部坐牢了,我们才能去谈扩大足球人口,才有扩大的可能性。”


而关于CFCC城市足球冠军杯赛的未来,辜建明还有着更广阔的想法,他希望在明年对冠军杯的组别再进行扩充。届时,不仅会增加八人制的足球赛,还有可能会增加为老年人量身打造的老年组别,真正在全国的杯赛上实现老中青少各有所属。


值得一提的是,各城市足协通过主办CFL联赛成人11人制组别,将选出该城市最有实力的业余球队,拥有足协杯资格赛的参赛资格,借此打通了业余和职业的通道。


华人文化的全足球赛事布局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发布的中国足球市场研究报告,在16至59岁的城市人口中,对足球感兴趣的占31%,可见业余足球赛事在国内有着广阔的市场。


如今,国内也有不少业余足球联赛兴起。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前国脚郝海东担任赛事主席,同样挂以城市足球之名的中国城市足球联赛。不过与CFL城市足球联赛不同的是,该联赛是面向全国以“一城一队”的形式开展报名,而赛制上实际采取的是杯赛的淘汰赛,由64支各城市的业余球队最终决出一个总冠军。


业余足球联赛领域,已经渐渐受到了关注。而华人文化之所以会选择与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携手,瞄准的也是业余联赛这块蛋糕。在双方联手之前,华人在足球产业的布局涉及了足球运营管理公司“城市足球集团(CFG)”、版权运营方“体奥动力”、校园足球联赛运营方“优势传媒”以及足球场馆运营和青训服务提供商“索福德体育”、“激战联盟”等,但唯独缺少了位于足球金字塔底部的业余联赛这一重要环节。


华人文化和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联手后,中国草根足球赛事有了哪些改变?

▲今年4月,华人文化宣布与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携手。


华人文化控股集团总裁徐志豪向懒熊体育表示,CFCC城市足球冠军杯和CFL城市足球联赛的加入,使得华人在足球赛事体系上的布局更加完整。“这是我们投资产业链的‘底座’,是足球这个领域‘量’的保障,这些用户和人群才是最有意义的群体。华人投资的顶端产业也很多,需要这样一个大基座来承载。”


徐志豪说,与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达成合作之后,他们做的最多的就是对赛事的“标准化”:“我们把目前理事会9个城市的赛事从命名、级别、商务权益以及执行层面上做了系统的整理,2017年的赛事大家就可以看到这方面的成果。”


华人文化的介入也让从事足球建设多年的辜建明很高兴。“行业协会和社会资本进行合作,把两股力量聚集在一起,就能迸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在辜建明看来,华人能够提供资金、平台,版权运营、赛事包装宣传等多方面的支持,这无疑会给城市联赛未来发展大有裨益。


徐志豪透露说,目前他们已经与文基传媒实现了超过千万的招商与合作,未来三年的CFCC城市足球冠军杯赛都将实现盈利。而在下一步,他们计划整理各地赛事后,在明年发力,就CFL城市足球联赛方面的招商再有突破,目标是数千万级别的招商收入。


此外,本届冠军杯赛还邀请到了16年《中国好声音》冠军蒋敦豪现场献唱,也为每一支队伍配备了专属大巴,在大巴上展现各个城市文化、球队风采。而乐视体育、腾讯体育、暴风体育等多家网络视频媒体也将对赛事进行转播。


扩大规模任重道远


懒熊体育采访了几位从事足球青训工作的教练,据他们所言,目前青少年阶段的业余足球联赛开展并不顺利。


在一所小学从事足球训练的一位教练告诉懒熊体育,目前在他所在的城市,并没有属于适合他的学员参加的官方城市联赛。“有的只有官方的杯赛,差不多一两个月会有一次,日子还经常重复,只好一周双赛”。为了让孩子们通过比赛来提高,他们只能每周联系其他球队,保证孩子们每周都能有比赛踢。


在他看来,主办这样城市联赛,难度并不高。“就在全市范围内,每周来个主客场的联赛,我带孩子们参加,完全没问题。”


从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留学归来的体育科学硕士张隽恺,目前在上海从事青训教练的工作。回国一年多,张隽恺就明显感觉到中英两国的孩子平时踢球的氛围有很大的区别。在上海,他所负责训练的非职业足校的小球员,每年只有参加一届杯赛的机会。“太少了,至少一周一赛才行,周末踢球从小就该成为常态。”


张隽恺说,在英国,热爱踢球的小孩子在周末都能参加适合他们实力的联赛。而在英国最大的不同是,这些孩子大多是先报名专业的业余青少年足球俱乐部,之后代表俱乐部参加比赛,而不是在中国以学校为单位参加比赛。


不过,他也承认,眼下让中国的孩子一周一赛很有困难。“首先家长就不同意,和周末报名的补习班冲突了。”


而不少受访的成人足球爱好者,也告诉懒熊体育,作为一个业余球队,想要参加一个专业的联赛比较难。“我们所在的城市并没有所谓的城市联赛,有的只是一些企业主办的杯赛。”


由此可见,与欧洲的足球发达国家几乎覆盖全国的“地区联赛”相比,国内的业余足球联赛现状,并不让人满意。


对于CFL城市足球联赛的未来,徐志豪和辜建明都提到了要扩充。“我们希望在未来3年中,有更多的城市足协加入进来,再扩容10至15座城市,让我们的联赛更有动力和生命力。”徐志豪透露说。


然而,面对目前各城市的现状,辜建明坦承,想要扩大CFL城市足球联赛的规模,依旧任重而道远。“现在很多城市也都想加入,但是假如我们是要有条件的,比如各自的城市必须要有城市联赛,这一点就把很多城市挡在了外面。”辜建明表示,扩大规模还需要步步为营,“这个赛事肯定要扩大,但不能盲目扩大。”


在辜建明看来,这就要倒逼各个城市足协做出改革,完善好自己的城市的足球联赛体系。“现在有的城市的足协把工作重心放在中超中甲,或者是服务于全运会等赛事任务,而对于自己城市的足球基础建设有所欠缺。”


华人文化和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联手后,中国草根足球赛事有了哪些改变?

成都的CFL城市足球联赛相对比较完善。


而形成这一现象的首要原因,则是理念的差异。“对足球的理解和认识不一样。”辜建明认为,中超是中国足球发展的龙头,自然很重要;而城市的草根足球则是龙尾,这也很重要。“中国足球多年都搞得很功利,只抓头,不抓尾。需要所有足球的从业人员都要对草根足球产生理念上的认同,遵循足球发展的规律。”


同时还要完善的,是组织体系和竞赛体系。“从组织体系上说,从国家层面到省到市到地区,对于草根足球的建设,都能有效组织起来。”辜建明直言,“而从竞赛体系上说,除了最顶级的职业足球体系,还有要草根的竞赛体系,竞技体系。草根的竞赛体系,就是如今CFL城市足球联赛和CFCC城市足球冠军杯致力于构建的内容。”


人才的培养也至关重要。人才不仅仅指球员和裁判员,也包含了赛事运营的各个方面,“策划、设计、运营、管理、组织,这些也都是发展草根足球所必要的人才。”


徐志豪则对未加入城市足球发展理事会的城市持开放态度:“对于已经有一定足球基础的城市,我们热烈欢迎加入;对于没有足球办赛基础的城市,我们更热烈欢迎。我们会给出标准和执行方法,白纸上写字更方便,只要有热情、有办赛的意愿就好。”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