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款CBA球星卡发行一月有余,中国球星卡市场究竟如何?

2016-12-13 观点姚舜

今年5月,孙侃在卡族(球星卡交易平台)上以7000块的价格卖掉了4张乔尔·恩比德的新秀卡,这4张新秀卡总共分为两款,在全球分别限量发行25张和19张。


10月底NBA开赛,目前恩比德已经成为本赛季“最佳新秀”的强有力争夺者,而孙侃卖掉的两款球星卡在eBay的价格也开始疯长,其中全球限量19张的那款单张价格已经涨到了1913.23美元,而孙侃当时卖出的价格为1693人民币。


“我等了两年(恩比德在2014年被选中后连续两个赛季因伤缺席),感觉这个家伙快没希望了,害怕他变成第二个‘奥登’(开拓者一名被伤病摧毁极有天赋的中锋)”孙侃对懒熊体育说道,“我怕他根本打不了比赛,这就是心态的问题。”


在恩比德养伤的两个赛季,他的球星卡价格也一路下跌,甚至跌到了原先价格的30%,这也是让孙侃感觉必须出手的一个原因。事实上,球星卡与股票非常相似,它需要卡迷对一张卡片的价值有一个预判,并且在正确的时间点做出正确的选择。


在中国,球星卡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舶来品”,它随着NBA在大陆的兴起开始进入中国市场。1994年,央视开始通过卫星直播NBA全明星赛和总决赛;1997年,迈克尔·乔丹将篮球运动带到一个新的阶段,多家球星卡公司也在这个时期开始进入中国,这其中就包括当时与NBA合作的Upper Deck。正是在这种多管齐下的背景下,球星卡文化被迁移至了中国,影响了一代乃至好几代人,而王超奇正是其中之一。


首款CBA球星卡的诞生


首款CBA球星卡发行一月有余,中国球星卡市场究竟如何?

▲王超奇(左)与李群合影。


当与王超奇谈论起球星卡时,那小小的卡片似乎散发出某种魔力,让这个将近四旬的男人变得痴迷,眼神里闪烁着一种异样的神采,就像女人们说起爱马仕的包,男人们谈起苏菲·玛索。


正是这种热爱,让之前从事餐饮行业的王超奇在38岁做出一个决定——成立一个公司,打造中国本土的CBA球星卡。


“中国球员和球迷的距离感很大,”王超奇对懒熊体育说道,“所以我认为CBA球星卡是一个很好的载体,这也是我做这件事的目的,希望通过这款产品让CBA品牌、球员被更多球迷所知道。”


尽管前一段时间CBA公司刚刚成立,迈出了管办分离的第一步,但商业化尚不完善的联赛依旧乱象纷呈,包括赛季初闹出的“球鞋风波”,因此很多人质疑这是否是一个足够好的时机去推CBA球星卡。


但王超奇并未将这些“乱象”视作什么洪水猛兽,如他所说,NBA也是通过多年的经营才打造出今天的局面,并且像Upper Deck、Panini这些球星卡大公司在进军中国市场时也并非一帆风顺。据他观察,这些公司的爆发式的增长往往在第三年到第五年,“如果我不去做这第一年,就永远也不会有后面这三年,”王超奇说道,“当任何市场还不存在的时候,何时迈出第一步永远不存在‘早’的概念。今年不做明年做,明年还是第一个产品,还是市场从零到一的过程。所以不存在早晚,而在于敢不敢。”


于是王超奇在去年11月创立了DAKA公司,花了上百万元去拿CBA球星卡的版权,CBA的商务开发全权由盈方公司代理,后者拥有CBA标志的版权、CBA球衣的版权以及CBA球员的集体肖像权。由于二者之间还有一年的合同,因此王超奇与盈方之间的合同也将在明年6月到期。目前业内的一致看法是CBA将继中超联赛之后在明年卖出高价,但王超奇认为这件事对于他们购买版权影响不大。


“对于球星卡从拿版权、设计、延展、制作、包装、营销的整体费用我们已经有了大概的预算,包括这个预算的产出比我们也心知肚明,”王超奇告诉懒熊体育,“明年的问题取决于今年的产品能否大卖,如果卖的很好,那么明年可能会放大预算,去索取更大的版权时效。如果今年卖的不好,我也一定会接着做(这件事),因为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但会对整个商业进行评估之后再去谈判。虽然整个CBA的商业价值在提升,但我会给出一个很官方的版权的费用以及分成方式,大家很理性地坐下来谈。”


除了与盈方公司合作外,DAKA公司还需要去和CBA每一家俱乐部谈判,俱乐部会组织球员统一签字,然后提供微信、微博等新媒体的支持,同时允许DAKA公司的自动售卖机和球星卡摊位进入球队主场。


截至目前,除浙江稠州银行外,DAKA公司已经与CBA剩余的19家俱乐部达成了合作。


这套CBA球星卡除了现役的球员和教练以外,最大的亮点是40张“篮坛传奇”球星卡。在这套卡里,球迷们能看到那些曾经为中国篮球做出过贡献、如今声名都随风而逝的球员,那些熟悉的名字——蒋兴权、胡卫东、巩晓彬、孙军、郑海霞等等。


首款CBA球星卡发行一月有余,中国球星卡市场究竟如何?

▲中国篮坛名宿蒋兴权为“篮坛传奇”球星卡签字。


之所以制作这个系列,王超奇有着自己的“私心”。“1994年世锦赛中国男篮唯一一次打进前八,1996年奥运会中国男篮再次打进前8,谁能说出这12个人的名单?2004年女排雅典夺下奥运冠军,主教练陈忠和,现在谁能说出那年的阵容?”王超奇说道,他希望现在的球迷记住这些为中国体育做出过贡献的人。


事实上,这些篮坛名宿与DAKA公司的合作完全不带任何商业性质,每一位名宿在看到卡片后都非常乐意去配合签字,而这40张卡片也是通过这些名宿之间相互推荐最终完成。


在CBA球星卡之后,DAKA公司也将推出他们的第二个产品——“王者之路”,这是一套记录了邹市明职业拳赛每场比赛的卡片。除此之外,DAKA公司还握有一两个重大IP,未来也将推出相关卡片。


关于融资,王超奇并不着急,在他看来,眼下的任务是把拿到的产品做好。“目前的融资需求还没到这一步,或许未来在购买球星卡版权的时候会需要资本的进入,”王超奇这样表示。


在这个20年卡迷的眼里,中国具有太多太多可供挖掘开发的体育IP,而中国市场所具备的潜力也是无限大的。“体操、乒羽、射击、跳水,中国其实有很多很大的个人IP,”王超奇说道,“体育在人类社会中不会消亡,球星卡能帮助你记忆,能体现价值。通过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运作得到保值,这样就它就变成了一个通行品,一个收藏品,它的市场也一定会越来越大。”


当被问到整个过程中最难的部分是哪块时,王超奇坦言是推广,让俱乐部、球员乃至球迷去接受这种文化,形成星球卡的意识。


“这个过程一定是漫长的,”王超奇说道,“我不需要像卡迷那样狂热的顾客,其实我更想做到的是让每一个来现场看球的人买一包,如果能到这一步,我就觉得很成功了。”


中国球星卡的市场现状


周天行的球星卡店就开在三里屯SOHO,每天没有熙熙攘攘的顾客,但也自得其乐。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三里屯体育气息浓厚,年轻人比较多。”


32岁的周天行做这行已经快十年了,三里屯每月的租金将近两万,刨去这些,他的小店净盈利也在2万左右。“我们有一个说法是,玩卡毁一生,”周天行对懒熊体育说道,“虽然是开玩笑,但也有一定的道理。”


首款CBA球星卡发行一月有余,中国球星卡市场究竟如何?

▲周天行在三里屯开的卡店。


除去球星卡,周天行的乐卡收藏还卖一些篮球周边的收藏品。在他看来,尽管中国的球星卡市场越来越火,但仍旧处于一个很初级的阶段。“人群都是固定的,新人很少,”周天行说道,“至少我的店里是这样,因为资金、精力有限,暂时无法扩大经营规模。”


曾几何时,周天行也是一个球星卡发烧友,一年收购球星卡的花销也在10万元左右。在他看来,中国球星卡市场不温不火的原因还是在于“贵”。“一个月不花几千,玩不了卡,”周天行表示,“一个月花几百的,只能是在贴吧过过眼瘾,聊聊、骂骂街,没法算玩卡。”


乐卡收藏卖的最火的当属NBA球星卡,这也与后者在中国的推广有关。“玩卡是一种文化,能让你有一种接近这些球星的感觉,”周天行这样解释。目前中国卡市的受众人群多为20-30岁的年轻人,他们有时间也有经济能力为自己的爱好买单。


Upper Deck球星卡公司总裁Jason Masherah对懒熊体育表示,整个球星卡产业在美国的估值为2亿美元。在他看来,中国的球星卡市潜力很大。“我们对中国的卡市感到非常兴奋,尽管它目前很小,但一直在迅速增长,我们喜欢看到发烧友们的激情,”Masherah这样说道。


中雅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雅图)是NBA官方合作球星卡商Panini在中国的独家运营商,Panini在2005年的全球营业额就已经达到了5.22亿欧元,但中雅图总裁张福山表示,尽管Panini进入中国5年,但中国区的营业额可以不计,事实上一直在亏损。“从每年卖出几百包球星卡,到几千包,再到十万包,我们一直在投入,培养这块土壤,”张福山表示。


而对于中国球星卡市场的潜力,张福山的看法与Upper Deck总裁Jason Masherah也不尽相同。尽管后者对于中国卡市表示非常乐观,但在张福山看来“外界的反应有些被高估”。“球星卡是一种文化,而非普通商品,中国只有部分人在玩,仅仅有一个发展趋势,但潜力还称不上巨大,”张福山说道,“球星卡终究是舶来品,价位等许多方面跟国情不适合,目前中国体育娱乐消费还没上来,我们现在只能是为未来做事情。”


中雅图与Panini之间并非简单的代理关系,事实上,二者之间达成了一份长时间、全方位的深度合作,从引进到发展,前者帮助后者拓展在中国区的各项业务。张福山希望球星卡在中国能变得更纯粹一些,而非许多贩子手中待价而沽的工具。因此,中雅图也在积极寻找适合中国国情的球星卡,他们也将在12月下旬发行一款新的产品,跟NBA赛事以及天天NBA紧密结合。


从上游Upper Deck、Panini等国际球星卡公司,到中游诸如中雅图这样的运营公司和DAKA这类本土球星卡公司,再到周天行的乐卡收藏这样的下游卖家,尽管中国球星卡市场具备一个完整清晰的链条,但仍然缺乏深厚的土壤。


小熊是成都地区的球星卡卖家,一年半之前,她在淘宝上开了一家卡店作为工作之外的副业。据她表示,从今年开始,球星卡店铺开始增多,激烈地竞争也让她开始向篮球、足球的周边转型。


目前小熊的卡店月营收在1000元到3000元不等,其中球星卡的盈利占到将近一半。“球星卡业务几乎没有什么增长,”小熊告诉懒熊体育,“盈利问题也是只能把它当做副业的原因。”


与周天行的实体店不同,小熊的网店还需要承担球星卡在运货过程中受损的问题。“其他低价的商品运输过程中如果受损,赔偿或者退换的费用可以承受,但球星卡单价太高,运输的风险也比较大,”小熊说道,“平时的工作任务也让我很难有充足的时间来管理店铺。”


淘宝上类似小熊这样的卖家还非常多,这也是现今中国卡市的一个真实写照。这类店铺往往没有固定的客户群体,球星卡的盈利也不足以支撑整个店铺的运营,平时也会遭遇许多不懂行情顾客的“刁难”。像周天行的乐卡收藏已经算的上是业内翘楚,而这种店铺也只能在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存活下来。


小熊也曾想过全职来做球星卡这件事,但一是资金不足,二是家人反对,“如果工作任务越来越重的话,估计只能进一步减少淘宝的业务了,”小熊这样说。


不管是王超奇、张福山还是周天行,在他们眼里,球星卡都是一种文化,而这种舶来文化在中国无疑需要时间来培养。美国的球星卡历史已经有一百多年了,而想让中国的球星卡市场达到如此规模显然还有一段漫长的路。


“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在培养市场,”周天行说道。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首款CBA球星卡发行一月有余,中国球星卡市场究竟如何?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