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之中的乐奇足球,宣告了第一代订场App已死

2016-12-26 观点孙杉杭

围绕乐奇足球的这场欠薪罗生门以及争议还有待解决。然而作为曾经的明星创业项目,并且在中国体育这股热潮兴起之前便投入其中的乐奇足球,它面临的问题也是整个场地预订类App乃至第一批互联网体育项目先行者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两年前,一位90后CEO在央视《创业英雄汇》的第一期节目上表现出色,当场获得了8000万元的投资意向——邱秋和他的乐奇足球一时名噪。


直到最近,这家本部位于深圳,以线上足球场地预订服务起家的创业公司再一次成为当地媒体和创业圈子的焦点。只是这一次,乐奇足球面对的是一场舆论风波。


风波之中的乐奇足球,宣告了第一代订场App已死 ▲ 邱秋在央视《创业英雄汇》上的出彩表现。


11月30日,《深圳晚报》报道,乐奇足球因为拖欠工资而导致员工纷纷离职,不少公司的“城市合伙人”也抱怨自己的合伙费在公司未给出理由的情况下,没有得到退还。


文章中还提到,有一名乐奇前员工前往深圳南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仲裁申请,要求深圳米诺奇公司(乐奇足球)支付从今年5-8月拖欠的31200元工资。此后委员会做出仲裁,深圳米诺奇公司需向王先生支付工资23007.26元。


随后久未露面的深圳米诺奇公司CEO邱秋,接连接受亿欧网和界面新闻采访,声称“乐奇还没有到关门倒闭的阶段”,“现在正开始布局二线城市”以及“在今年9月已经谈成了一笔新融资”。


风波之中的乐奇足球,宣告了第一代订场App已死

▲ 深圳米诺奇公司在今年8月底确实有新股东加入(图自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懒熊体育也联系到了邱秋本人,对于员工纠纷事件,他表示,“裁员很正常,公司发展到了一定规模自然就要控制成本。但是有的员工诉求不合适,不是我们不给钱,而是他们不配合。”


围绕着乐奇足球的争议从今年年中就已经开始。


乐奇足球的前高管李众告诉懒熊体育,“6月11号,公司毫无征兆地发了一份内部通知,宣布公司因经营困难而放假。”


另外一位名义上仍在乐奇足球工作的员工则向懒熊体育透露,自从放假开始,自己就处于离职状态,没有收到工资,但是公司一直不给办离职手续,直到后来就彻底联系不到邱秋本人了。


风波之中的乐奇足球,宣告了第一代订场App已死  

▲ 懒熊体育获得的今年6月乐奇足球的放假通知。


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邱秋承认目前公司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解决员工纠纷。“不管他们是在公司解决还是通过仲裁途径,公司都会配合”,他说,“但联系不到我是不可能发生的。”


围绕乐奇足球的这场欠薪罗生门还有待解决。然而作为曾经的明星创业项目,并且在中国体育这股热潮兴起之前便投入其中的乐奇足球,它面临的问题也是整个场地预订类App乃至第一批互联网体育项目先行者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有争议的城市合伙人制度


最近这几年,不论在什么行业,O2O公司都容易体现出“烧钱”的特性。为了在拓展市场的同时节省成本,尽量少烧钱,不少公司走上了城市合伙人制度这条道路。乐奇足球也不例外。


“乐奇足球2014年底上了《创业英雄汇》之后,不少城市都有人主动找上门来,想成为乐奇的城市合伙人,给了乐奇足球扩大版图的机会。”之前乐奇足球的负责城市合伙人业务的员工之一张诚向懒熊体育道明了公司设立城市合伙人制度的缘由。


懒熊体育了解到,乐奇足球的城市合伙人制度,实际上是一种股权众筹,每个城市合伙人通过交付25000块钱,认购公司少量股权,同时负责公司在该城市的线下市场开发。


但城市合伙人也不是随便挑选的。据张诚介绍,城市合伙人首先必须是本地人,而且最好拥有丰富的足球资源,其次最好不要拥有自己的场地,不然在开发当地市场的时候容易偏向自己手头上的球场。


在城市合伙人制度的帮助下,目前乐奇足球的订场约战服务据其官网显示已经覆盖了国内49座城市。邱秋也透露,城市合伙人最多的时候达到了27个。


风波之中的乐奇足球,宣告了第一代订场App已死

▲ 乐奇足球官网上的介绍。


乐奇足球能在短期内布局如此多的城市,的确要感谢城市合伙人制度,但这个制度同样给公司带来了不少管理难题,比如说刷单现象。


李众告诉懒熊体育,乐奇足球会给城市合伙人发放补贴,一个线上订单能为当地合伙人额外带来20块钱的补贴。于是有少量合伙人就会利用规则漏洞进行刷单,“早上六点到八点这个时间段,想想也不可能有人踢球嘛。”不少乐奇的前员工都向懒熊反映了这个现象。


对此,邱秋的解释是,城市合伙人制度刚建立的时候,系统出现了一个漏洞,造成个别合伙人趁机刷单。但很快漏洞就已经修复了,至于早上六点的订单,一经发现作假就已经被毙掉了。


邱秋坦言,目前乐奇足球还有19个城市合伙人,而且这个在他眼里非常成功的制度还会一直沿用。但是如何应对合伙人制度本质上“山高皇帝远”而造成的管理障碍,更何况合伙人的补贴已经在今年年初被取消了,将是乐奇足球长期要思考的。



乐奇尝试过的变现方式


李众向懒熊透露,2015年年末,乐奇足球曾经进行过一次大的业务转型,尤其是主营的订场业务暂停了用户、合伙人和球场的补贴之后。在那段时间,约足球宝贝、约裁判和保险产品落地,这些被视为乐奇足球线上变现的手段。


但在李众看来,这类产品锦上添花可以,要打造成主干业务就勉为其难了,因为它们相对而言缺乏技术含量,易于被竞争对手模仿。尽管率先启动这些模块的乐奇足球在前期收获了可观的日活,但随着“寻球”等App上线了保险产品,“踢球人”等网站和App上线了约裁判的业务,乐奇足球的这块蛋糕正在被其他竞品切分。


今年的上半年,也就是在停止了三方补贴(用户、城市合伙人、球场)政策之后,乐奇足球还曾尝试把线下办赛确立为新的主营业务,“乐奇三角赛”应运而生。


线下的办赛业务的确能给乐奇带来两方面的好处。首先是用户数和知名度的提升,这也是邱秋本人极其看重的部分。其次就是现金流的带动,其中包括了报名费以及赞助费等方面的营收。


然而,想要通过办赛收获足以支撑公司运营的盈利,同样非常困难。目前承办中国业余网球公开赛的球友圈COO曹晓利向懒熊体育总结了他们运营线下比赛的经验。他说业余赛事想要变现必须满足三个要求:权威性,通常具有官方背景的赛事用户容易接受, 参赛选手数和关注人数较大 ;娱乐性,即比赛的话题性强,有线上线下的互动,也能有较大的传播;参与性,即不能太小众。


“中国业余网球公开赛之所以能达到全年1000场比赛的体量,背靠的就是赛事的官方背景,以及我们设计的办赛模式,充分调动了合作伙伴和选手的积极性。”曹晓利说。


然而在业余足球领域,能满足这三个要求的赛事本身就少,能靠它获得盈利的就少之又少了。球友圈之前曾经尝试过举办互联网公司足球争霸赛,但没有获得盈利。而乐奇足球的三角赛,也因为投资回报率过低,将不会继续办下去了。邱秋告诉懒熊体育,以后就算再办线下比赛,充其量也只会是一个营销活动。


风波之中的乐奇足球,宣告了第一代订场App已死

▲ 乐奇足球app的主页上仍然显示着曾尝试举办的两项比赛。



转型布局线下场馆 


此前邱秋在接受亿欧网的采访时,谈到最近乐奇之所以能谈成融资,最核心的就是构建了盈利能力,而重点的盈利能力就是布局了线下的场馆,通过直接控制场馆来实现变现。


近期邱秋经常往返深圳和合肥,他告诉懒熊,公司的总部仍然会留在深圳,近阶段会在安徽成立分公司,2017年重点运营合肥的业务,逐渐布局二线城市。这种线下场馆的布局,是通过承租地皮然后改造成场馆来实现的。


在被问及为什么偏偏看上了合肥的时候,邱秋告诉懒熊体育,主要就是以合肥为首的几个二线城市,建设足球场地的投资回报率比较高。“现在北上广深没有平整过的地皮,一平米承租要30块钱一个月,在合肥只用3块钱。北京踢一场五人制比赛五百块左右,合肥一场也要三四百,这样利润空间就出来了。”


如果最后合肥的场地得以顺利建成,并且拥有可观的客源数量,乐奇足球的确将真正获得一种稳定的盈利方式。但是另一方面,根据懒熊体育的分析,这也反映了整个足球场地预订类App的无奈:如今线下的足球场馆属于稀缺品,并没有太多在线上推广自己的需求,所以仍然掌握着主动权,而乐奇足球正是想要回归线下来得到这种主动权。


除了乐奇足球,其他线上订场的应用软件,都把目光瞄向了线下场馆以及围绕场馆而衍生的周边服务。


12月23日,前知名足球解说员周亮创办的激战联盟宣布获得A轮数千万融资。作为通过组队、订场、约战、场馆建设、打造业余赛事等基础服务起家的公司,激战联盟早在Pre-A轮融资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扩张场地,并把80%的资金用在了这上面,并由此带动了公司随后的全方位发展。


所以说到底,线下的场馆才是大众足球行业的真正命门所在。


用户方面对于线上的依赖同样没有很强烈。一位曾经使用过乐奇足球预定场地的用户告诉懒熊体育,自己有次在线上订完场地之后,客服打电话告诉他已经有人在线下跟球场订下那个时间段了,球场没有及时在线上更新。虽然送了代金券作为补偿,但是最核心的用户体验就不太好了。


此外,李众和张诚还同懒熊解释道,很多用户用这个App,主要是因为有补贴,之前订五场送一场的补贴政策,诱惑力还是很大的,毕竟踢一场球不便宜。当融资的钱烧得差不多了,补贴政策难以为继的时候,订单量自然就下降了。邱秋也承认,不论是已经停止补贴的乐奇还是其他还在烧钱补贴的竞争对手,都需要好好思考一下盈利模式的问题。


所以说乐奇足球如今这种依靠线下建造场馆的盈利模式,或许揭露了足球订场类App其实是个伪需求这一事实:以后与其描述乐奇足球为拥有线下场馆的线上软件,不如说它们是拥有线上预订系统的线下场馆。在乐奇足球看来,他们如今也更重视的是线下资源。


风波之中的乐奇足球,宣告了第一代订场App已死

▲ 懂球帝12月20日宣布将开启线上订场服务。


就在足球场地预订类App普遍式微之时,懂球帝却在上周宣布将开启订场业务。懂球帝方面向懒熊体育表示,他们只是做一个第三方平台,目前的合作对象有15个城市左右的200多个场地。而懂球帝开启这项业务的初衷,主要起到的是一个连接功能,一方面是为了满足球迷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希望帮助那些踏踏实实做体育线下的创业公司在业务上有个提升。至于盈利方面,懂球帝同样“暂时还没有做太多考虑”。


虽然懂球帝的订场业务还未正式开启,但是利用自身巨大流量优势,本着提升用户体验而不考虑盈利目的加入赛道的懂球帝,对于已有的订场App来说,可能又是一记重击。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众、张诚为化名)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风波之中的乐奇足球,宣告了第一代订场App已死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