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之战一票难求,我们为你梳理了背后的体育票务产业链

2017-03-24 场外孙杉杭

在即便获胜也只存在理论上出线可能的情况下,十二强赛国足在长沙迎战韩国的比赛仍然出现了一票难求的景象。

 

根据懒熊体育得到的消息,作为这场比赛的独家票务代理商,大麦网从3月1日起总共分三次进行了球票销售,本场比赛可销售的各档次全部30000多张球票均在很短时间内被抢购一空。

 

3月22号,也就是比赛前一天,几家体育门户网站相继报道了本场比赛门票被黄牛爆炒的现象,票价在下午被抬到了当日高峰——180元面值的票在淘宝上被标价2280元。

 

“那是因为下午突然有一大批球迷集中下单,”这次专程从北京赶到长沙的票贩宋臣告诉懒熊体育。


中韩之战一票难求,我们为你梳理了背后的体育票务产业链

▲ 此战面值180元球票在比赛当天的价格浮动(数据来自成交量最大的淘宝店家)


国足的球票其实并不总是如此火热。12强赛国足第一个主场逼平伊朗的前两天,中档和高档票在官方票务网站仍然有售,黄牛票的溢价大概在200元;随后在西安输给叙利亚的比赛门票比较抢手,二手票网站显示180元的票标价达到了1200元,高档区的1280元票被标价2400元;2016年11月在昆明打平卡塔尔的比赛则没有出现太多炒票的报道。

 

而在2014年国足成绩更差的时候,一张友谊赛面值100块钱的门票,黄牛反映连5块钱都卖不出去。这说明比赛门票的火热程度同赛事IP(比如世预赛12强)以及比赛重要程度(输球即完全出局、对阵死敌韩国)有关。

 

针对部分重要比赛黄牛泛滥的情况,懒熊体育把目前国内体育票务市场的产业链进行了梳理。


中韩之战一票难求,我们为你梳理了背后的体育票务产业链

▲ 国内体育票务产业链。


这次比赛的主办方指的是像福特宝这样的“中国之队”的商务开发公司。票控是指球票控制,从事国内赛事票务开发的资深从业者何锐告诉懒熊体育,票控方需要利用数据和经验,根据冷热门场次的需求来进行场馆票区划分,球票定价,球票在预售、开售和临赛前销售的策略,以及票务营销推广等工作,从而达到主办方、票控方和购票者利益最大化的目标。


何锐认为,因为当前中国体育产业的优质IP还远没有达到娱乐产业的体量,所以票控成为了产业链的核心环节。目前国内比较典型的票控方是体育之窗,他们拥有“中国之队”各项赛事票务开发的优先谈判权。刚刚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的大麦网以及腾讯系的微赛也在尝试从下游的票务代理商向上游的票控方进行转变。

 

为了使主办方和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并且让购票者减少黄牛票带来的烦恼从而获得较好的购票体验,票控方的传统做法是在和主办方谈下了总票控权之后,将球票分拨给多家下游的票务代理商。此举扩大了主办方的销售渠道,减少了购票者在单一平台抢不到票的风险,而各家票务代理商因为本身票量较少,也会减小对黄牛的需求。

 

不过,体育市场如今异常火爆与优质赛事IP稀缺的反差,使得优质赛事的票务控制权经常遭到各家疯抢。有些以流量起家的票务代理商不想错过热门赛事,会像现在的国内转会市场一样以天价把赛事从主办方那里买断,成为独家票控方和独家票务代理商。

 

本场比赛共有6个票价档位,分别是:180、380、480、580、880、VIP1280。根据官方公布的票价区位图,这场比赛的所有门票(包括部分提供给赞助商等相关单位的赠票,赠票也有票面价值)如果大麦网都以原价卖出,总票房大概是1600多万元。


何锐说,若不是最近众所周知的中韩关系原因,这个票房想要实现盈利不太容易,为了更高的利润率,就需要同黄牛进行一些交易了。他根据经验向懒熊体育推测,中韩之战的低价票在官方渠道上售卖的比例不超过一半,“低价票用来炒卖的盈利空间更大。”

 

“我这么多年从来没在网上抢票成功过,至少我这的票都是从主办方的赞助商那得来的,主办方会要求大麦给赞助商以及安保等方面相当数量的赠票,”前文提到的票贩宋臣这么告诉懒熊体育。这次他以较低成本总共收集到了两百多张票。


一位曾经参与过2007年国奥比赛门票销售的人士对懒熊体育表示,当时同样拥有6万多个座位的球场,票控方提供给安保方面的球票数量就高达1万张。

 

在国外的一些顶级赛事赛场周围,也有黄牛票的存在,但更多的黄牛票是在体量相对成熟的二手票平台上进行交易的,比如StubHub和Viagogo。


中韩之战一票难求,我们为你梳理了背后的体育票务产业链

▲ 中美典型票务公司分析对比。信息来源:体育易和IT桔子编著的《2017中国体育票务市场发展报告》。


国内目前也有诸如西十区、票牛、票乎这样的二手票平台,但在体量方面还不足以成气候,而且它们还需要和淘宝竞争。宋臣在这些平台上都有开店。

 

在淘宝上搜索“国足长沙”4个字,总共能显示10页售卖这场比赛球票的店家。它们今天截至下午3点已经总共完成了超过4000笔交易,其中交易量最大的一家超过了800笔。这还没有计算每一笔交易的票数。


另外,22号晚间还有一家淘宝店向懒熊体育表示,如果有球迷现在想一次买200张票,他们也肯定能调度过来。

 

其实,黄牛票泛滥已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事情了,但要解决起来却没那么容易。“票务市场的一部分是送礼市场,默许赠票行为注定很少主办方愿意采取实名制门票管理,”深耕票务市场多年的体育票务SaaS平台体育易董事长关少波向懒熊体育分析道。


(应采访对象要求,宋臣、何锐均为化名。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中韩之战一票难求,我们为你梳理了背后的体育票务产业链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