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视率下降远离欧洲城市核心,危机中的F1有一个社交媒体翻盘计划

2017-03-28 场外罗震

收视率下降远离欧洲城市核心,危机中的F1有一个社交媒体翻盘计划


自去年刘易斯·汉密尔顿(Lewis Hamilton)在阿布扎比第一个冲过终点线后,F1方程式赛车改变了很多。


 一切都在改变。F1赛车统治级冠军车手尼科·罗斯伯格(Nico Rosberg)已经退役。同时,新的规则下,赛车变得更大,更快,更具观赏性。


但事实上,F1最大的改变发生在幕后。F1换了新东家。 私募基金CVC公司(CVC Capital Partners)已经将F1的所有权移交给了美国自由媒体集团(US group Liberty Media)。


曾经将F1发展成世界上最昂贵运动之一的伯尼·埃克莱斯顿(Bernie Ecclestone),终于在86岁高龄时宣布退出。


F1的新首席执行官切斯·凯里(Chase Carey)在传媒行业打拼多年,经验丰富。他也曾是传媒巨头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合伙人。据他表示,F1需要一个新的开始。


收视率


到底什么发生了改变呢?


在商业领域,F1绝对是香饽饽,它的商业价值非常大。根据研究F1赛事财务状况机构Formula Money提供的数据,在2015年,F1的收入已经达到了17亿美元。然而,许多参与车队为了达到收支平衡而苦苦支撑。


收视率下降远离欧洲城市核心,危机中的F1有一个社交媒体翻盘计划


在今年早些时候,多年来饱受资金问题困扰的马诺(Manor)车队宣布解散。马诺车队的失败并不是个例,在之前,西斯潘尼F1车队(HRT)和卡特汉姆车队(Caterham)分别于2012年和2014年解散。


此外,虽然F1的收入在上升,但收视率却在下降。


这项运动在2016年吸引了大约四亿观众,而在最高峰2008年时吸引的观众人数为六亿。观众人数下降的部分原因是英国、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等主要市场付费电视模式的转变。


奖金分配政策


F1是一项非常昂贵的运动。即使是对那些200人左右的小车队来说,启动阶段就需要一亿美元。而之后的运营会面临更大的资金挑战。


小的车队不能够赢得比赛,也不会得到电视转播机构的关注。这样一来,他们经常为不能得到足够的赞助费而发愁。


尽管F1差不多一半的收入都被分给参赛队伍,但分配方式是不平等的。


赛事收入是基于成绩分配的。你在世界冠军赛(World Championship)的成绩越好,你能得到的收入越多。但有些队伍不论成绩如何,总能得到额外的奖金。


收视率下降远离欧洲城市核心,危机中的F1有一个社交媒体翻盘计划


法拉利、迈凯轮、红牛、梅赛德斯和威廉姆斯车队都能得到额外的奖金。例如,因为在这项运动的光荣历史,法拉利仅出场费一项就超过六千万美元。


那些小车队认为这一点相当不公。因为在F1比赛中,取得成功是要非常大的资金支持的,而不公平的奖金分配政策导致不公平竞争。在2015年,索伯车队和印度力量车队就不公平的奖金分配机制正式向欧洲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提出诉讼。


索伯车队负责人莫妮莎·卡滕伯恩(Monisha Kaltenborn)表示,她希望F1新东家美国自由媒体集团能够促进分配机制的改革。


她说:“迄今为止,会谈的结果是令人感到鼓舞的。”尽管分配机制的改变会导致一些大的车队的奖金变少,但他们仍会支持这项改革。


她还表示:“为什么这项改革不能发生?大的车队明白,只有新的奖金分配机制才能使这项运动健康发展。如果收视率继续下降,这项运动就会失去影响力。随后,无论是小的车队,还是大的车队,都会因为赞助金减少而陷入困境。甚至大的车队会面临比现在更困难的发展局面,因为他们运营车队需要更多的钱。”


赛事举办地选择


马诺车队首席执行官格雷姆·罗登(Graeme Lowdon)是车队成立的功臣。他对于提供更公平的竞赛环境的意见表示同意。


他说:“人们想看到的是在F1中,车手的技术越优秀,得到的奖励越多。在刚过去的几年里,像NFL这种专注于公平价值分配的比赛项目得到了很大发展。”


收视率下降远离欧洲城市核心,危机中的F1有一个社交媒体翻盘计划


F1发展所需要的另一项改变是要更加贴近车迷。


在最近几年,这项运动关注更多的只是扩大收入。因此,尽管市场不断扩大,但它并没有激发年轻一代的兴趣。


尽管越来越多的比赛在之前F1影响很小的国家举办,但这只是因为当地政府为了获得举办大型赛事带来的影响力而支付了高额的授权费。


与此同时,在这项运动流行的欧洲中心地区,组织方不太愿意支付超过三千万美元的授权费。因此,在那里举办比赛的次数越来越少。


 为了增加这项运动的吸引力,自由媒体集团希望扭转收视率下降的趋势并且在美国引入更多的比赛。


收视率下降远离欧洲城市核心,危机中的F1有一个社交媒体翻盘计划


自由媒体集团首席执行官格雷戈·马菲(Greg Maffei)表示:“阿塞拜疆大奖赛这一类比赛对于为这项运动营造健康发展的长期品牌形象毫无用处。”因此他们希望能减少这类比赛的举办次数。


然而,根据F1金融主管克瑞斯汀·希尔特(Christian Sylt)的说法,如果F1想要维持之前的收入水平,那么这一战略可能不会奏效。他说:“我认为这样的比赛不会带来和昂贵的比赛授权费那样的巨额的门票收入”。


利用数字和社交媒体吸引年轻一代的观众


最大的挑战是F1不能吸引新一代的年轻人。


索伯车队的莫妮莎·卡滕伯恩说:“我们必须做更多贴近年轻车迷的行动。我们不希望只有四十岁以上的人观看这项运动。我们需要更多地利用数字媒体和社交媒体。”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短时间内赚很多钱,而是让F1更加贴近年轻一代。这样未来年轻人才可能会观看和参与这项运动。”


收视率下降远离欧洲城市核心,危机中的F1有一个社交媒体翻盘计划


前乔丹车队的商业开发经理伊恩·菲利普斯(Ian Phillips)更是直言:“尽管这一说法让我很受伤,但现在的F1确实不像之前那样让人感到激动人心了。”


他认为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是运营车队的成本太高。举例来说,冠军车队梅赛德斯花在赛车上一年的费用就高达四亿美元,其他车队根本无法与其竞争。因此比赛变得越来越无趣。


他还说:“我十三岁大的儿子在看完第一圈比赛后,就直接走开了。”


因此,F1尽管带有很大的商业价值,但如果不能吸引孩子,那最终很可能就会被其他更具吸引力的运动超越。


新气象


在社交媒体时代,F1总算赶上了“末班车”,新老板美国自由媒体集团掌控下的F1,新气象已然出现。


首先为了提高作为F1赛事存在的生命力——速度,2017年F1赛车在空气动力学方面进行了较大的技术规则改动,包括前翼和尾翼的造型,以及引擎罩的外形等等。


目前来看,这一系列改动所带来的最为直接的后果,便是车体行进中的下压力可以增大,并带来弯道速度和整体圈速上的提升。新赛季F1在赛车轮胎上也做出了更改,尺寸更大的倍耐力P ZERO热熔胎在宽度和直径方面均有所增加,这同样能够为赛车提供更大的抓地力支持。


除此之外之前的F1掌门人伯尼是个精明的商人,因此他把注意力都放在怎么和转播商索要更高的转播合同上了。而现在自由媒体集团的企业属性就决定了F1注定要拉近与粉丝的距离,打破F1原有相对封闭的媒体圈子,而第一步就准备从社交媒体入手。


伯尼时代,F1对社交媒体使用有着极其严苛的规定,这让很多车手怨声载道。当然,伯尼并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人,当F1的收视率不断下降,伯尼也想到了社交新媒体,比如在Twitter和YouTube上开通F1的官方平台来进行品牌推广。


但这也仅限于官方,车手个人就没有这个优待了。法国车手格罗斯让就曾经因为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段媒体日的视频而被F1管理公司勒令删除,这让法国人感到愤怒。他表示,大家都希望看到一些关于F1幕后的故事,社交媒体上也有数亿人在关注这项运动,可是管理层看不到这些。


而现在F1管理公司就给予车队以及车手更多在社交媒体上与粉丝交流的自由,允许他们发布更多赛场动态。之前F1在巴塞罗那开启了新赛季的季前测试,从那时起,官方就发布新的规则,允许车队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布赛场内的小视频。


相关数据显示,全球近1/3的人口正在使用社交媒体,年增幅可达10%,尤其是北美地区,用户普及率已然接近60%。另外,受中国用户基础的影响,全球超过四分之一的移动社交媒体用户在东亚地区。在社交化和移动化的媒体时代,唯有发挥其效能,让粉丝价值、媒体价值放大才是正确法门。庆幸的是,F1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过美国自由媒体集团总裁兼CEO格雷戈·马菲指出,F1的利润率在短期内不会增长,因而需要公司对其进行投资。“F1赛事围绕着数字化也会有很多更长远的机会,包括游戏化、虚拟现实、转播的机会,以及把这项赛事打造得更精彩的潜在机会。同时,我们为比赛周末营造的活动也会创造更多的收益。”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BBC,原文作者Theo Leggett


收视率下降远离欧洲城市核心,危机中的F1有一个社交媒体翻盘计划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