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这三个人创造人类历史,多少人会买他们穿的跑鞋?

2017-05-06 大公司王怡

假如这三个人创造人类历史,多少人会买他们穿的跑鞋?


古希腊人菲迪皮茨从马拉松平原跑了40多公里到雅典传达马拉松战役的捷报,话刚说完,累死了。


2500多年后,人类在进行马拉松这项纪念菲迪皮茨的运动时,已经不怕死了,但是仍然为了提高速度而搏命。


科学家们根据总结了进入21世纪以来,每一年的马拉松比赛最好成绩的走势图,并由此绘制出人类马拉松成绩最终突破2小时大关的时间范围:2032-2060年之间。甚至有一位名叫亚尼斯·比兹莱迪司(Yannis Pitsiladis)的英国运动科学家认为,2020年这个目标就能达成。


不过,耐克现在就打算“抢跑”。


当地时间2017年5月6日,耐克选定的三名运动员将在意大利著名的蒙扎赛道穿着为他们各自量身打造的Nike Zoom Vaporfly Elite跑鞋,尝试在2小时之内跑完42.195公里的距离。而在1个月零2天之后的6月8日,三款被描述为与Nike ZoomVaporfly Elite“外观和功能都类似”的跑鞋——Nike Zoom Vaporfly 4%、Nike Zoom Fly、Nike Air Zoom Pegasus 34,将在指定销售渠道上架开售。


假如这三个人创造人类历史,多少人会买他们穿的跑鞋?

▲按照21世纪以来人类马拉松最好成绩发展趋势推算,人类有可能在2030年后突破两小时。

图自:纽约时报


2小时,被盯上的纪录


作为当前世界第一的运动品牌,耐克试图将人类跑完全程马拉松的时间表提前到2017。 


这个决定不是一拍脑门儿想出来的,耐克运动研究实验室生物力学高级研究员罗耕博士在4月15日耐克Breaking2大中华地区媒体分享会上介绍,耐克从2013年就已经着手研发能够帮助马拉松运动员有效提高赛场表现的跑鞋,并且在2014年夏天正式确定要将人类的马拉松成绩提高到2小时以内,也就是耐克提出的“Breaking2”计划。


假如这三个人创造人类历史,多少人会买他们穿的跑鞋?

▲ 耐克运动研究实验室生物力学高级研究员罗耕博士。


目前的马拉松世界纪录是2小时2分57秒,由肯尼亚运动员丹尼斯·基米托(Dennis Kipruto Kimetto)于2014年柏林马拉松创造,当时他脚上的跑鞋是阿迪达斯的AdizeroAdios Boost 2.0。


Breaking2计划意味着要将这个纪录时间缩短2分57秒,这意味着全程42.195公里的马拉松,每一公里的平均配速要提高4.19秒——即便对于世界上最好的跑者来说,这也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从2014年夏天正式立项,到2016年底对外公布,耐克在1年半的时间里不声不响地推进着Breaking2的进程。


当然,在利用“跑进2小时”这一噱头的路上,耐克并不孤独。

在Breaking2计划公布之后,很快就有外媒报道德国运动品牌阿迪达斯也在进行挑战2小时项目,这个项目在其官网上被称为“Sub2 Programme”,已经秘密进行了两年。一个值得德国品牌骄傲的事实是,过去四次马拉松的纪录打破者都穿的是阿迪达斯的跑鞋,分别为2007年和2008年的格布雷西拉西耶、2011年的帕特里克·马考、2013年的威尔逊·基普桑和2014年的丹尼斯·基米托。


假如这三个人创造人类历史,多少人会买他们穿的跑鞋?

▲ 威尔逊•基普桑穿着adizero Sub2赢得东京马拉松比赛的冠军。


在2017东京马拉松开始之前,阿迪达斯正式发布全新跑鞋adizero Sub2。随后在2月26日东京马拉松比赛中,肯尼亚选手威尔逊•基普桑(Wilson Kipsang)穿着这双鞋夺冠,并且以2小时3分58秒的成绩打破东京马拉松赛会纪录。


相比于耐克的高调宣传,阿迪达斯并没有在此事上太多声张,目前尚不清楚阿迪达斯具体有何计划。


一场“万事俱备”的冒险


在Breaking2计划中,运动员和跑鞋是最被看中的两大元素。围绕这一点,耐克集结了一支身份角色十分多元的团队——工程师、设计师、生物力学家、营养学家、生理学家和材料研发人员汇聚一堂,共同辅助被选中的三名运动员——埃鲁德·基普乔格(Eliud Kipchoge)、勒利萨·德西萨(Lelisa Desisa)和泽森内·塔德塞(Zersenay Tadese)。

基普乔格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马拉松冠军,并且在该年伦敦马拉松上以2:03:05的个人最好成绩夺冠,只比世界纪录落后8秒。

泽森内•塔德塞是目前男子半程马拉松的世界纪录保持者,成绩为58分23秒;勒利萨•德西萨在2013迪拜马拉松比赛中创造了个人最好成绩2:04:45,连续3年参加波士顿马拉松比赛,两度夺冠。

除了召集人员,耐克在跑鞋和装备研发方面也没闲着。在“重头戏”——跑鞋的研发方面,罗耕介绍,耐克为合作的运动员提供了各种各样的跑鞋进行测试,通过改变跑鞋的某一特性,记录运动员的跑步效率,这个过程中使用过的鞋总计有上百个版本。


运动员对于跑鞋的反馈意见主要有三点:跑鞋要更轻盈;提供更好的能量反馈;能够对运动员有更好的保护作用。


2015年,耐克做出了一款被内部人员称为“灰姑娘”的测试鞋。2016年,里约奥运会马拉松比赛3名奖牌获得者、柏林、芝加哥、纽约马拉松冠军运动员脚上穿的都是“灰姑娘”。


2017年3月,在“灰姑娘”的基础上,耐克发布了为三名运动员分别量脚打造、用于最终测试的跑鞋——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假如这三个人创造人类历史,多少人会买他们穿的跑鞋?

▲ 三名运动员最后测试中将要穿着的跑鞋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这是一款区别于传统的跑鞋:鞋剖面呈渐进式、中底较厚、前掌高度高达21毫米、后掌与前掌有9毫米落差、更轻盈的泡棉、“铲形” 碳板,都能够为运动员提供更高的能量回传和缓震性能,并减轻阿基里斯腱的损伤,提高跑步效率。


Zoom Vaporfly Elite目前的重量为190g,罗耕表示,最终经过调试用于比赛的跑鞋,重量还会减轻。


除了人和鞋,环境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科学研究表明,理想天气下、下坡、顺风的硬跑道是最佳的跑步空间;海拔越低的场地,空气中氧气含量越高,会提高跑步效率。


假如这三个人创造人类历史,多少人会买他们穿的跑鞋?

▲ Breaking2最后测试的场地——意大利蒙扎赛道。


耐克在意大利蒙扎国家赛车场选定了一条固定长度为2.4公里的环型跑道。官方资料显示,蒙扎赛道在测试时期,温度保持在12 ℃左右,蒸气压力低于12mmHg,天气以多云为主,赛道与海岸之间的完美合适,气流不会出现急剧的方向性变化,四周环绕大量树木。

 

北京时间3月8日,耐克在此地进行了半程马拉松的测试,基普乔格穿着Nike ZoomVaporfly Elite跑了59 分17秒(半马的世界纪录是58分23秒)。对此成绩,罗耕表示,为了不影响运动员准备最终测试,暂时不做评论。


争议与期待并存


美国媒体Wired作者艾德·凯撒(EdCaesar)曾经问过两枚奥运会金牌的获得者、前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格布雷西拉西耶一个问题:“一个干净的(clean)运动员跑马拉松能够有多快?”

 

“你问我,干净?没有科技?没有任何辅助?”格布雷西拉西耶没有意识到凯撒关心的是服用禁药的问题,回答说,“那得回溯到1960年,阿比比·比基拉(Abebe Bikila,埃塞俄比亚长跑运动员)比赛的时候,他当时是光着脚,最干净。”


在1960年的罗马奥运会上,比基拉赤着双脚夺冠,成绩是2小时15分16秒。他也成为了史上第一位在奥运会上获得金牌的非洲黑人运动员。


在格布雷西拉西耶看来,虽然现在运动员在饮食、训练方法,甚至药物使用方面都对成绩有辅助,但是最终让马拉松成绩从1960年到现在提升了12多分钟的最大原因,还是运动员的装备,也就是脚上穿的鞋。1960年不穿鞋夺金牌的比基拉,在1964年再次参加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这一次,他穿了鞋,成绩是2小时12分11,比4年前2小时15分16秒的夺冠成绩快了足足3分钟5秒。


因此,耐克的Breaking2计划推出以来,和吸睛度一样高的还有广泛的质疑之声:这究竟是人类体能和力量的进步,还是科技的进步?


英国布莱顿大学的研究员亚尼斯·比兹莱迪司是“The Sub2 Project”的创始人(同样研究将人类马拉松成绩提升至2小时以内),他认为,马拉松突破2小时最终应依靠人体的运动表现的提高,而不是造鞋工艺的提高。


《Running with the Kenyans》的作者亚德哈罗南德・芬恩(Adharanand Finn)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中表示,“跑进2小时以内”有点像是一场将运动员当做小白鼠的科学实验。


“对于这项运动来说不是好事儿。”芬恩说,“如果到时候耐克突然制作出什么弹簧支撑的鞋,或者生产出带着风洞的赛道,那么这个项目的策划意味就太明显了。”


虽然,耐克表示,在Breaking2计划要从运动员、产品、训练、营养和环境等多方面进行突破,但无疑最能体现其技术能力的,还是跑鞋。


科学技术、人体极限和赛场表现,在这三者关系的交织和演变中,科技的地位似乎越来越重要,也引发着越来越多的讨论。“鲨鱼皮”泳装曾经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帮助运动员打破了一项又一项的世界纪录,但是此后,“鲨鱼皮”就因为让运动员获得了“不公正的有利条件”而被禁;在田径领域里,南非运动员、被称为“刀锋战士”皮斯托瑞斯的运动假肢“猎豹”也被国际田联怀疑有异于常人的优势,国际田联曾裁决禁止皮斯托瑞斯使用假肢参加国际田联组织的各项国际比赛,包括世锦赛和奥运会。


假如这三个人创造人类历史,多少人会买他们穿的跑鞋?

▲ 奥斯卡·皮斯托瑞斯的运动假肢曾经引起过国际田联的关注。

 

这一次,耐克也没有幸免于同样的讨论漩涡。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亚尼斯·比兹莱迪司选择了埃塞俄比亚长跑运动员贝克勒作为“The Sub2 Project”的合作伙伴。2016年柏林马拉松上,贝克勒穿着Zoom Vaporfly的前身,跑出了2小时3分3秒,全世界第二快的马拉松成绩。


赛后,比兹莱迪司将这双鞋进行了CT扫描,他注意到了中底里面的勺形碳板。比兹莱迪司认为这块碳板类似于弹簧,不符合国际田联的比赛规定,因此应该被禁用。


但是,穿鞋的贝克勒表示,只要不被明令禁止,自己还是会继续穿这双鞋的,因为鞋子的缓震性能很好,而且减轻了他在跑步中小腿的疼痛。

 

假如这三个人创造人类历史,多少人会买他们穿的跑鞋?

▲ 贝克勒是穿着Nike Vaporfly 4%跑的最快的运动员。


那么,国际田联对于跑步比赛的用鞋到底有着怎样的规定?


根据国际田联竞赛规则143条规则:运动员比赛时可以赤脚、单脚或双脚穿鞋参加比赛。穿鞋比赛的目的是为了使双脚得到保护和稳定并牢固地抓住地面。不得使鞋的构造为运动员提供任何额外的助力,鞋中不得附加任何种类的技术装置,以使穿着者得到任何不公正的有利条件。允许在鞋面上增设加固鞋带。各种类型的比赛用鞋必须得到国际田联的批准。


但是,什么是“不公正的有利条件”,规则中并没有解释。《纽约时报》的报道称,耐克表示并不知道向国际田联申请许可的流程,也没有递交相关申请。但同时表示,耐克和国际田联已经在赛道设计和禁药测试中进行着紧密的合作,未来也会把这款鞋递交给监管机构进行检测。


在4月15日活动现场,罗耕向懒熊体育表示:“我们和国际田联有相互联系和沟通,我们所有用的材料和方法都是完全公平的。具体是怎么用的,就是我们创新所在。”


“在我看来,当你创造了很大的优势,人们开始质疑这种创造的公平性的时候,这其实是一种恭维,”耐克全球跑鞋速度部门资深总监布雷特 • 斯顾梅斯特(Bret Schoolmeester)对《纽约时报》表示,“当然,我们认为不存在这种现象(不公平的有利条件),但是还是觉得这种质疑是在夸奖我们。”


田径运动的发展离不开科技的进步:跑道从煤渣进化到合成橡胶;撑杆跳用的撑杆从竹子变成了玻璃纤维;运动鞋开始加入气垫和缓震胶体……在科技的合理性尚未被否定的时候,它会一直推动人类的竞赛表现。


虽然Breaking2最后的成绩不会被官方认定,因为这次不是一个国际田联的正规比赛。但是对于目前正在肯尼亚1周6练的基普乔格来说,这不是个问题。“个人而言,我自己心里是希望证明给全世界,人类可以突破自己的限制。这是为什么我参与这个计划。”


最后还是要卖鞋


向来产品和营销两手抓的耐克,此番的高调,一方面或许是出于过去几年研究成果带来的自信,一方面也可能是为了在跑鞋领域塑造“专业”的形象。


目前公认的全球运动品牌老大耐克,以跑步产品起家,并且跑步产品目前仍是贡献最高收入的品类。但是,在专业跑者眼里,耐克的跑鞋似乎和品牌的江湖地位并不一致。


在专业跑者选择跑鞋时,亚瑟士(Asics)、索康尼(Saucony)、布鲁克斯(Brooks)、New Balance、美津浓(Mizuno)都能排在耐克前面。


美国知名跑步类杂志《跑者世界》评选出的2016年最佳跑鞋排行榜中,排名最高的耐克产品是第16位的Lunarglide 8。


顶尖跑鞋层面上的竞争不占上风,耐克在平价跑步产品领域又面临着阿迪达斯和安德玛的竞争,此时耐克或许需要一款跑步爆品的出现。


3月底发布的耐克2017年第三财季财报(2016年12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数据并不好看。第三财季,耐克营收84.32亿美元,同比增长5%,净利润11.41亿美元,同比增长20%,毛利率为44.5%,比前一年同期下降了1.4%。84.3亿美元的营收,低于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的84.7亿美元。


但是,对耐克持积极态度的分析师大多表示,耐克在科技创新方面的投入将会对未来的业绩带来增长,包括自动化生产、3D打印技术的研发和运用。在与投资人的电话会议中,耐克CFO安迪·坎皮恩(Andy Campion)表示:耐克在创新方面投入已经翻倍了,外界会在未来的财报中看到效果。


而此次的Breaking2,也是一次创新的集大成式的体现,除了请最厉害的运动员,做最拉风的运动鞋外,耐克还要为活动造出点更大的声势。


不过,作为这次测试的真正主角,Nike ZoomVaporfly Elite只为三名运动员所使用,并不会公开发售。最终面向公众的将是Nike Zoom Vaporfly 4%、Nike Zoom Fly和Nike Air Zoom Pegasus 34。


虽然普通人无从了解穿上Vaporfly Elite之后,如何脚下生风。但是,美国Wired网站作者艾德·凯撒(Ed Caesar)已经在3月试穿过还没上市的Zoom Vaporfly 4%。他表示,这双鞋上脚的感觉是这样的:


“当我穿上这双鞋时候,速度已经不是我首要考虑的东西了。我最直观和最明显的感受是:我都站不直了。因为这双鞋的底部是向前倾斜的。穿着这双鞋,我撒丫子往前跑比站直了说话更省力……我的腿好像被我的身体甩在后面。我好像一直在跑下坡路。那时候,我感觉自己特别像个肯尼亚人。”


之所以叫ZoomVaporfly 4%,耐克中文官网资料显示“实验室测试结果表明,这款跑步鞋的跑步效能比之前推出的一款迅疾型马拉松跑步鞋——Zoom Streak 6 还要高出 4%。”南非的运动科学家罗斯·塔克(Ross Tucker)曾经表示,如果4%的数字是真的,那就“相当于按照一个较明显的坡度(坡度在1-1.5%)在跑下坡路”。


根据目前了解到的信息,上市后,Zoom Vaporfly 4%定价250美元,Zoom Fly定价150美元。


1954年5月6日,英国牛津大学医学院的学生罗杰·班尼斯特用了3分59.4秒,跑完了1英里,首次突破了“1英里4分钟”的大关。


63年后,2017年5月6日,耐克的Breaking2也要在这一天,再次挑战人类速度的极限。同一个日子里,“奇迹”能发生两次吗?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假如这三个人创造人类历史,多少人会买他们穿的跑鞋?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