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培训进校园需要翻越几座大山,但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市场

2017-05-08 场外孙杉杭

足球培训进校园需要翻越几座大山,但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市场


“咱们的少儿足球教练正在非常认真努力地把孩子的足球兴趣练没。”刘林语出惊人。

 

在少儿足球教学领域,刘林已经工作了整整30年,现在他既是一名校园足球国培讲师,也是足球培训机构铭人体育的竞训总监。刘林的父亲是儿童足球教学法的奠基人刘鸿伟,主张重视分队比赛来培养足球兴趣的教学理念。


“儿童足球最好的游戏和兴趣源就是分队比赛,在快乐比赛中才有了对技术动作的需要。(孩子们)玩儿嗨了,对足球感兴趣了,参与的人基数变大了,好苗子自然就显现出来了。但不少学校在普及足球时还是在用体校搞足球提高的那套,或者设计流于形式的足球游戏和足球操,这些都是不符合足球规律的。”刘林告诉懒熊体育。


自从中国足球产业的发展上升为国策,再伴随着整个体育产业的爆发,校园足球迎来了快速增长期。国务院办公厅在2015年3月16日印发的《中国足球发展改革总体方案》用五个段落为校园足球发展提供了纲领性意见,并提出到2025年建成5万所足球特色学校的规划。2016年4月发布的《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年)》则对校园足球的发展进行了具体布局,甚至将幼儿园明确纳入校园足球体系。


根据全国校足办公布的2017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计划,原计划到2020年完成的2万所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建设任务将提前到今年完成。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曾直言中国足球和校园足球令自己心痛,他在今年的两会记者会上表示,教育部门已经确认了1.3万个足球特色学校,最终2020年达到4万所足球特色学校,同时确定了近70个校园足球特色县和4个改革试验区。


“这是要扩大覆盖面,就是要普及,没有普及就没有提高,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陈宝生说。


前车之鉴


中国探索校园足球的发展模式并不是没有先例。30多年前,资深足球评论员和教育部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委员张路就参与到校园足球发展中,期间经历了两起两落。


1985年,热爱足球的国家领导人邓小平一句经典的“中国足球想搞上去,必须从娃娃和青少年抓起”,鼓舞了像张路这样的少儿足球工作者。张路对懒熊体育表示,如今校园足球要做的事,当年这些人全做过,但踢球的人反而越来越少。有调查显示,到了1990年,全国7-16岁、一周踢球不下3次的青少年只剩下了不到1万人。

 

1997年,张路进入北京国安俱乐部管理层,主管球员梯队和球迷建设。两年内,北京国安一共建立了11所社会足球学校,为梯队优先挑选和免费输送足球苗子。但到2000年,国安俱乐部要从这些学校招人的时候,却只有300人报名,其中200人还是家长抱着“治理孩子调皮和让孩子减肥”的目的而来。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青少年足球的发展主要依靠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三杯赛”(小学萌芽杯、初中幼苗杯、高中希望杯)驱动,各学校参赛队通过区、市、省、全国性比赛层层选拔。张路反思说,这个设计表面上是一个金字塔结构,但在具体操作上带有“竞赛是杠杆,成绩是动力”的本质色彩,由此存在诸多弊端。


当时,每个学校组织校队时一般从二、三年级的孩子中挑选,身体素质成为了体育老师眼中的基本选拔标准,并由此剥夺了其他学生使用足球场的权利。然而,这样选出的二十多名球员成材率很低,也容易错过发育较晚的遗珠。“足球天才没有在绿茵场活动的机会,就不知道自己是足球天才。”张路感慨道。


而且,校队为了追求成绩,需要保证训练时数。每天下午两小时的苦练会使孩子无心思向学,无精力向学。此外,过早的大运动量训练会使孩子身体受到摧残,造成钙流失、罗圈腿、心脏和心壁向心性肥厚等发育问题。

 

“等到3年后家长看到孩子的负面变化,就奔走相告说千万别让孩子踢球。老师和校长一看学生没踢好球,学习也耽误了,同样开始反对搞足球。”张路回忆。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之后,新华社曾在2015年做过一次校园足球系列调研报道。当时,新华社记者通过在乌鲁木齐、喀什、武汉、大连、上海等地调研采访发现,在目前教育考核评估体系中,踢球影响学业得不偿失仍是很多家长根深蒂固的观念。


对发展校园足球的目的和路径,教育界和体育界基本上能达成共识,但也有细微差异。“教育界人士更多强调,发展校园足球的宗旨就是普及足球,通过快乐教学而育人,踢球的孩子多了,人才自然就涌现了。他们强调每周有一节足球课,要让每个孩子都有机会接触足球,掌握一项运动技能。而体育部门、各地足协官员从竞技、人才培养角度考虑得更多一些。他们认为,十几岁的孩子是培养足球意识、打技术基础的时候,如果没有高水平教练指点,长大后再也练不出来。” 新华社的上述报道中说。


在刘林看来,如何从根本上把足球的校园普及和足球的专业提高区分开,如何解决传统观念中只抓现在、不抓未来的情况等,依然是当前的挑战。


足球培训进校园需要翻越几座大山,但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市场

▲ 恒大足校执行校长刘江南在课题《中国青少年足球训练的理论思考与实践探索——恒大足球学校实证研究》中提到了校园足球目前面临的困境,这些或许恰恰是商机。(制图:孙岳)


师资先行


新华社体育部主任许基仁曾经在2015年和2016年参与了“校园足球”和“社团法人改革”两次调研。他在今年2月发表于澎湃新闻网上的一篇文章中坦言,国内中小学生体质较差,几乎不掌握任何运动技巧。要改变这种状况,在校园内普及一门大家喜爱的运动项目势在必行。校园足球沐浴着足改方案的春风,碰巧成了“试验田”。“刚刚起步的校园足球仍要破解观念、师资、场地、保险、经费五大难题。”


其中,师资普遍被认为中国校园足球最薄弱的一环。以新华社在2015年时的调研结果为例,大连市当时有足球专业背景的教师340人,占体育教师总数的13%,这一比例在新疆为10%左右;此外,一些学校即使有足球教师,也是兼职性的。


在张路看来,足球教师之所以比足球教练更适合校园足球的开展,是因为前者拥有后者所不具备的儿童组织、儿童教育、儿童心理、儿童生理等技能和知识,又不必要具备后者的高水平足球技能。

 

“这就像清华大学培养高层次人才,需要高层次的教授来教,但清华附小总不能让高层次的教授去教这些小学生高层次的课程。层次不等于水平,低层次校园足球普及,就应该由善于组织和启蒙的体育老师来做。” 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足球培训中心的张阳对懒熊体育表示。


据懒熊体育调查,目前校园足球在师资方面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和需求:


1. 体育老师的足球培训机会不足。在大部分学校,足球只是体育老师们的兼项,这些老师需要培训来弥补足球基础知识技能的缺失。


2. 班额太大。如今教育部推出了“足球进课堂”,在很多小学,每个礼拜的其中一节体育课变成了足球专项课。不少班级的人数常常在50人以上,要在一堂40分钟的课内提升教学效率是个艰巨的任务。


3. 找不到好的训练方法。在校园足球师资尚缺的情况下,引入培训机构不失为一个过渡办法,但是这一方面考验培训机构组织学生和教学的能力,另一方面,很可能会在校长要求或者自身专业队背景训练手段的驱使下,走上过度训练的老路,最后以任务失败而告终。


 

张阳目前负责的是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足球国培项目。所谓国培计划,指的是从2010年起,教育部和财政部为提高中小学教师整体素质而全面实施中小学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这个计划如今在足球领域也已经起步,是一个培养校园足球教师较为官方的渠道。


据张阳透露,清华大学第一次做足球国培项目是在2015年,至今共进行过7次,总计已经培训了650名老师,这些老师在培训后会获得清华大学教育培训管理处的证书。


教育部也于2015年制定了为期5年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骨干师资国家级专项培训计划,并明确提出了2015年要集中培训5400名足球骨干教师的目标。到今年,教育部和国家外国专家局共同实施的“校园足球外籍教师支持项目”业已进行了两年。


而根据《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年)》中的“十三五”校园足球普及行动,校园足球骨干教师被纳入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等培训项目,将培训5万名专兼职足球师资。


足球培训进校园需要翻越几座大山,但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市场

▲ 刘林在校园足球培训讲座上


产业链破冰


某种程度上,校园足球发展过程中的师资匮乏,反而成为了这个产业市场化的切入点。现在,已有不少公司加入其中淘金。

 

2015年,恒圣体育以数百万人民币的价格引进了德国足协官方青训体系在中国的独家版权,并对这套上千页的手册进行本土化编译。该公司CEO胡良平告诉懒熊体育,引进这套体系的原因在于德国所有足球启蒙也是从校园起步,以素质教育为主,除了足球基本技术之外还涉及心理健康、团队意识、营养学知识等。


这家提供足球培训课程服务和相关衍生服务的公司在2016年初获得了熠帆资本的1000万元Pre-A轮融资。“目前全国已经有300多所学校购买了恒圣体育的青训服务,根据用户的不同需求,恒圣体育推出了不同内容和价位的足球教学产品,价格从1000元到32000元不等。”胡良平说。

 

此外,恒圣体育联合德国柏林足协正在北京组织欧足联C级标准教练进修班。这个进修班的价格是4300元/人,学员可以接受柏林足协讲师的指导,培训内容与欧足联C级教练员培训内容完全一致。

 

同样在2015年创立的哈比足球早期是一个关注足球产业生态的垂直媒体,后来转型做本土青训教练的培训和服务,定位为“本土化青训教练工厂”。

 

哈比足球的服务主要包括针对草根教练的线下足球教练培训学院,以及免费和收费的在线课程。其创始人潘纯告诉懒熊体育,他们所有用户里的20%-30%来自学校的体育老师。


哈比足球把线下的教练培训分为3个等级,去年在7个城市做了12期的“level 1”,总共培训了超过600名学员。今年,哈比足球将会主要开展“level 2”的工作,计划做30期培训。这家公司还在2016下半年推出了在线课程,累计参与用户超过4000人。


刘林所在的铭人体育是一家以体育运动培训为核心业务的公司,目前已经和北京60多所学校建立了合作关系,为之提供足球教师。


对于铭人体育来说,通过这种合作,不仅充分利用了工作日大部分都闲置的教练资源,获得额外收入,还扩大了培训生源,因为目前校外足球培训机构的学员基本都来自于小学年龄段。


针对提高场地和教学效率的问题,足球场地器材商乐园体育为学校和老师们给出了一套解决方案。他们设计的小型足球场隔离围挡护栏可以将场地分成好几等分,一方面提升了场地坪效,减少了捡球次数,另一方面专为比赛设置了简易的球门,呼应了以比赛为主的校园足球理念。


足球培训进校园需要翻越几座大山,但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市场

▲ 乐园体育的小型足球场隔离围挡护栏设有球门,同时具有安全保障,目前已经获得国家专利


在保险方面,《中国足球发展改革总体方案》特别提出要完善保险机制,推进政府购买服务,提升校园足球安全保障水平,解除学生、家长和学校的后顾之忧。平安保险、太平洋保险等公司都推出过专门面向校园足球的保险,按照足球特色学校的建设速度,这也是一个不小的市场。


在校园足球领域,国内还存在着一类机构,即由职业足球俱乐部或职业足球俱乐部母公司投资建设的足球学校,比如恒大足球学校、富力切尔西足球学校、山东鲁能泰山足球学校、浙江绿城足球学校等。


以恒大足球学校为例,这个设立于2012年的寄宿制足球学校由恒大集团投资,现有50块足球场和2800名学生。其教练团队由24名皇马欧足联A级教练和100多位中方教练组成。截至目前,恒大足球学校已为各年龄段国字号球队输送队员50人,120人次。


据恒大足球学校执行校长刘江南透露,恒大足校完全尊重和执行皇马教练团队的指导,10岁以下的球员每天训练不超过1小时,10岁以上不超过1.5小时,每周训练不超过4次,周末进行一场高水平的比赛。


“其实中国足球青训引进国外教练成功的例子很少,有些外国人只是秀秀脚法、挂个名、拿个品牌费就离开了,最终没有起到应有效果,”刘江南说,“即使双方都是真心诚意,各种理念、行为习惯的碰撞也会提升合作难度,而恒大对待皇马方面的原则是引进皇马、相信皇马、使用皇马、监管皇马、体现皇马、铸造黑马。”


其实,在校园足球各方面需求的背后会是一个庞大的市场。毕竟在市场和政策推动足球发展的背景下,全国总共有20多万所中小学和刚刚宣布的13381所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摆在那里,众多职业俱乐部也面临着提升青训质量以迎合足协规定的任务。但多名业内人士强调,在开发校园足球的商机时,切忌急功近利,要把普及足球的理念放在首位才行。不然,正如张路和刘林所说,把孩子练跑了,看似再大的青训市场也将沦为虚无。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足球培训进校园需要翻越几座大山,但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市场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