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昂贵的健身课程吧,去篮球场做个“老派”健身达人

2018-02-01 观点孙靖凯

放弃昂贵的健身课程吧,去篮球场做个“老派”健身达人

▲ 纽约142公立学校,每周一次“城市女子篮球比赛”在此上演。


吉米·威尔西(Kim Velsey)是一位终身跑者。一年前,她住在布鲁克林的Clinton Hill,由于腿筋受伤,她决定趁此机会开始拜访住所附近新开的各种小型健身房。她想,“这说不定会带来新的改变呢。”


威尔西计划去体验普拉提,看看蹦床,再去体能训练工作室转转,但是这样的幻想没能持续很久。她的第一部分体验计划中有芭蕾舞课,当她来到舞蹈室,她找到了一个位置,但是旁边的一个女的告诉威尔西空间不够了,并把她赶到舞蹈室的另外一个位置。


“我呆在角落,当时我们在做拉伸动作,我只能用一种很难受的姿势缩着身体,否则我的身体就碰到别人了。”威尔西说。她今年33岁,是名自由作家,作品刊登在《纽约时报》和其他杂志上。“当时压力很大,而且我对配套的运动设施也没有什么好印象,花了32美元竟然没有淋浴,难道就直接涂上沐浴露然后干洗吗?”


从那以后,威尔西就开始在纽约公园管理处的一个游泳池游泳。

 

随着健身公司ClassPass的崛起以及Instagram上各种姿势优雅的健身达人的出现,人们可能以为进入了精品健身房的黄金时期。“休闲运动风”的时尚现在已经能体现当时韦氏词典给出的解释了,而粉丝们也知道自己的偶像们在哪里训练。根据国际健康及运动俱乐部协会的数据显示,在健身商业领域,目前小型健身房成为增长速度最快的一部分,2015到2016年会员增长达到了6.3%(这一数字是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


放弃昂贵的健身课程吧,去篮球场做个“老派”健身达人

▲ 比赛开打前,球员们围绕着球场外沿热身


但是有些所谓的守旧派的专家认为人们应该放弃花拳绣腿式的走马观花,他们认为应该把时间花在传统的健身方式上:打篮球、玩壁球,在城市公园打网球,或者在纽约基督教青年会游泳。现在很多人都认为旧式的锻炼项目是小孩子玩的,现在已经过时了,但是,这些老派健身的锻炼效果却可能更好。


高级科学家罗杰·菲尔丁(Roger Fielding)是营养、运动生理学和老年性肌肉萎缩实验室的主管,该实验室隶属于波士顿塔夫茨大学内美国农业部研究中心。罗杰认为,“你如果参加一个健身课,你感觉没怎么用力,或者很简单,那么问题可能就处在这了。放松和专注的好处有很多,但是说到形体方面,传统的一些可以提高心率的项目,比如篮球或者跑步,要比这些休闲的项目强度更大。”


并且,这些传统项目的价格也相对便宜。当下包括P.Volve和SoulCycle的小型子公司在内的小型健身房,他们的收费接近40美元。即便是打着团体健身课大甩卖的Classpass公司也不再提供《纽约客》杂志和无限次的上课计划。


在这个互联互通的时代,人们的喜怒哀乐都可以通过Twitter和电视新闻来表达,所以人们迫切想要通过参加某些活动,让自己感觉从这样一个同质化的时代分离出来。为了迎合时尚潮流和投资热潮的健身房就感觉像是宴会或者是法律活动场所,而大众公园和娱乐中心却依然欢迎各行各业的城市居民。在当今收入差距严重的时代,这种民主的氛围以及跟陌生人而不是跟高校学生或校队运动员一起流汗的过程对人们很有吸引力。


不久前的一个周天下午,12个年轻的女士来到一所公立学校的体育馆,这所学校位于东部曼哈顿,靠近埃塞克斯市场大街。她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参加一次非常严酷的身体锻炼——每周一次的篮球比赛,她们称之为“城市女子篮球”。在快速的跑步练习之后,这群艺术家、设计师、还有学生的女士们就开始了55分钟不间断高强度的心肺运动。


当这群人在球场上跑跳、做Z字型训练、大声发泄时,阿里亚·麦克玛纳斯(Aria McManus)就在球场边线看着,麦克玛纳斯今年28岁,是一名艺术片导演也是名艺术家,是她组织了这次训练。此时她正在给队员们打气(这时候她也在Instagram上记录下这些片段),“快一点,都跟上,跟上,近一点!”

 

麦克玛纳斯的邮件通讯录有300多个人。“现在这个时代,孩童般的快乐已经很少见了,如果你不计胜负得失,这就太傻了,假如你停下来,想想这些运动,然后问别人‘我们在做什么啊,’回答可能是‘好吧,我在跑,我在用脚步摆脱别人,我在尝试上篮得分。’我所喜欢的东西真的跟别人不一样。随后我们出了一身汗,这就是奖励吧。”


放弃昂贵的健身课程吧,去篮球场做个“老派”健身达人

▲ 比起昂贵的健身俱乐部,演员伊桑·霍克更喜欢布鲁克林附近的基督教青年会。他鼓励人们参加#通过自拍展现你的改变,并把照片发到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上。


往纽约的西边走,每周四晚上,繁华都市的人们为了Moves这门课,都会来到钱伯斯街某处可能是阁楼的5楼舞蹈室。这门课其实是非传统型的舞蹈课,由玛丽莎·孔贝特朗(Marisa Competello)和劳伦·格里(Lauren Gerrie)运营着,玛丽莎的插花工作室Meta Flora位于设计师拉结·科米的商店里,商店里的插花不规则地摆放着;而格里是马克·雅各布森的专职厨师,她也是BigLittle Get Together餐饮公司的创始人之一。

 

两人开舞蹈室的主要优势是从小都喜欢跳舞。“课程很有趣,我之前试过一节拳击课,然后我发现时尚健身确实有方法可循。”孔贝特朗说道。“拳击课的环境很暗,音乐声音大,扩音器那头有人正冲着你大喊大叫。”


寻找童年的乐趣也是达尼·塞茨运营Lady Ballerz的原因,这位27岁的加拿大模特运营着一家技能主导的“城市女子篮球”的子公司。塞茨的母亲曾经是篮球教练,塞茨在高中时一天到头打篮球,她当了模特之后经纪人担心她身上挂彩就不让她打球了。(塞茨的现任经纪人缪斯·莫代尔丝(Muse Models)并不认同这个观点)

 

塞茨每月在SoHo组织篮球训练,在这里女选手会在纽约公园管理处的教练指导下,进行篮球基本动作训练。


去年10月,塞茨开通了YouTube频道,上传了一些视频,展示了她在户外篮球场穿着“老式校园风格”的衣服——提的很高的白色高筒袜和超短裤来练习篮球基本动作。这些带有回忆风格的视频让人想起上世纪80年代法国电影中的年轻人,都带着某种简·方达式的风格。


塞茨说,“我和制片人都受到韦斯·安德森电影的鼓舞,我们都爱他的诡诈,我太喜欢他的风格了。”

 

我们可别忘了目前休闲健身风的源头:基督教青年会,演员伊桑·霍克是布鲁克林亚特兰大街道上的一名普通基督徒;他对宗教非常虔诚,因此为了促进这个体育项目,他利用自己的明星资源在Instagram上发起了这项活动:#通过自拍展现你的改变。


“年轻人和老年人要相互启迪,这是很重要的一点。”霍克最近在接受《人物》杂志时说道。他说,我们都生活在一个世界,世界分歧又这么多,基督教青年会现在能做的一件事就是让大家举起手来,说‘朋友们,欢迎来到这里。’”


劳里·巴克今天五十多岁了,现在是电视导演,她之前是一家小型瑜伽馆的常客,现在他定期从位于布鲁克林莱弗茨社区的家中徒步走到位于中国城的基督教青年会。巴克说她会遇到不同种族,各个年龄段来锻炼的人,还有梳着丸子头以及打扮得很时髦的特立独行的女生。


游完泳后,巴克喜欢跟一群比她大几十岁的女健身爱好者一起蒸桑拿,这些人说着普通话,给巴克讲述人生经验。“我学习如何说‘你好’,‘再见’,“我的背疼”,‘我的膝盖肿了’这些汉语表达。她们让我觉得变老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巴克笑着说道。


但是,在曼哈顿的市中心,有一些比较时髦的保留着旧式风格的大学和球馆。


戴夫·巴里几年37岁,是一家金融公司投资咨询部门的主管。他说之前几名女性朋友推荐他去时尚健身课,他说价格“贵的让人想笑”。但是他每年去在纽约运动俱乐部花3000美元办理会员,因为在那里他和一群朋友可以定期打壁球。


巴里说道“这家俱乐部想要帮助一些冷门奥运会项目的运动员,比如击剑和柔道,在这里你还会看到许多NBA运动员在这里训练。你练习举重的时候,左边可能就是一名75岁的拿过奥运会击剑金牌的运动员,右边卡梅隆·安东尼会在篮球场上投篮,这都是旧式的校园风格,这太棒了!”


塞茨发现旧式的校园风很热门,她希望有一天能自己开一家娱乐中心。说起她未来的顾客,她想“顾客会穿着围身裙,玩捉迷藏和躲避球游戏,在猴架上攀来攀去。顾客们会感到很快乐,带着微笑离开”。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纽约时报》,原文作者为Lauren Mechling。

 

放弃昂贵的健身课程吧,去篮球场做个“老派”健身达人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