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俄政治开撕,但是俄罗斯力量早已渗透英国职业体育

2018-03-21 观点汪维喆

英俄政治开撕,但是俄罗斯力量早已渗透英国职业体育

▲ 英国政府表示可能会考虑没收俄罗斯富豪的财产,比如切尔西的所有者罗曼·阿布拉莫维奇。


这面俄罗斯的旗帜已飘扬许久,很难再吸引人们的目光,俨然只是英超联赛全球化的宏大背景中一小片熟悉的拼图。


这面旗帜飘扬于切尔西俱乐部主场——斯坦福桥球场马修·哈丁(Matthew Harding)看台的上层。旗帜由俄罗斯国旗的颜色为底,在中间的蓝色部分中,几个白色大写字母写着“罗曼帝国(The Roman Empire)”。


当然,这一称号并非意欲凸显政治象征。这不是将西伦敦的一片地区划归俄罗斯主权之下,只是表达向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的感谢。2003年入主切尔西后,这位俄罗斯寡头挥舞着钞票,迅速将“蓝军”打造为世界性的顶级豪门:不仅开启了对英超联赛奖杯的收割之旅(包括一次卫冕),更在2012年登上了欧洲之巅。


但随着3月4日一名前俄罗斯间谍及其女儿在英国遭到毒剂攻击,英俄关系在剑拔弩张中出现裂痕,这面旗帜被赋予了其他意涵——若想通过剥夺寡头们在英国的资产打击俄罗斯的权贵阶级,其困难可想而知。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和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均提出可能会以住在伦敦的俄罗斯寡头的旗下资产为目标,作为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反击。莫斯科最知名的反对派阿列克谢·纳瓦尔内(Alexei Navalny)认为,英国的这一举措将赢得俄罗斯公众的支持。通过对那些亲近普京、从他的权力中获益的人施加惩罚来发布明确的信号,这足够合理。


但针对寡头们的任何行动都不会只是没收贝尔格拉维亚区(伦敦富人区)的房产或冻结银行账户那样简单。有序与不动声色注定不会是关键词,行动将是高调、复杂的,以几乎难以想象的程度展开。俄罗斯的资金已经深深嵌入到英国人生活的毛细管之中。


英俄政治开撕,但是俄罗斯力量早已渗透英国职业体育

▲ 一面写有“罗曼帝国”的旗帜已在斯坦福桥球场看台上层飘扬多年。 


当然,阿布拉莫维奇并非俄罗斯与英国足球之间仅有的联结。在离斯坦福桥不远的北伦敦,阿利舍尔·奥斯曼诺夫(Alisher Usmanov)持有阿森纳30%的所有权。他的长期商业伙伴、伊朗裔英国人法尔哈德·莫希里(Farhad Moshiri)如今是埃弗顿的大股东。“太妃糖”的训练场正是以奥斯曼诺夫创立的控股公司USM冠名。


另一家拥有俄罗斯金主的英超俱乐部是伯恩茅斯:前证券交易商、石化大亨马克西姆·杰明(Maxim Demin)于2011年买下财政困难的伯恩茅斯,由此助“樱桃”在英超站稳脚跟。此外,朴茨茅斯与雷丁两家球会也曾在近几年被俄罗斯资本所有。


2013年,俄罗斯航空公司与曼联签下五年合约,成为“红魔”的官方航空公司。在那之前一年,切尔西与俄罗斯天然气公司达成官方能源合作协议。这家俄罗斯能源巨头同时还是欧冠联赛的主赞助商之一。

 

曼彻斯特城市大学体育管理与政策讲师保罗·布拉纳根(Paul Brannagan)认为,所有的这些合作均体现出俄罗斯力求在西方世界发展“软实力”的愿景。


“俄罗斯走的是卡塔尔的老路。”布拉纳根指出,举办2014年索契冬奥会和2018年世界杯是俄罗斯宏大战略的一部分,“这些动作已经赢得世界瞩目,接下来就要看俄罗斯其他地区或国家经济如何从中受益。”


俄罗斯公司发起的赞助活动显然在战略规划之内。至于那些投资英格兰或其他地区运动队伍的个体寡头们,他们的动机则更难以捉摸。


阿布拉莫维奇是第一位开启海外体育收购的俄罗斯巨富。入主切尔西后,鲜少接受采访的俄罗斯人曾对记者明确表示,他感到“厌烦”,只是想寻求新的挑战。


英俄政治开撕,但是俄罗斯力量早已渗透英国职业体育

▲ 阿利舍尔·奥斯曼诺夫持有阿森纳俱乐部30%的所有权,他在去年7月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席活动。


在2003年观看了曼联和皇马的较量后,阿布拉莫维奇成为了足球拥趸。据前切尔西首席执行官特雷沃·伯奇(Trevor Birch)透露,阿布拉莫维奇仅用15分钟就完成了对切尔西的收购。这是一个有钱可烧的大款找寻刺激的心血来潮之作。


但在表象之下,阿布拉莫维奇收购切尔西的动机被广泛认为与安全有关。他与普京和克里姆林宫保持了紧密的联系,但阿布拉莫维奇也清楚地看到,自2000年普京登上俄罗斯权力之巅以来,那些失宠者的下场是什么。


如果阿布拉莫维奇也面临同样的命运,作为切尔西所有者的身份会提供“某种程度上的保护”。在《伦敦格勒:钱从俄国来》一书中,作者马克·霍林斯沃思(Mark Hollingsworth)与斯图尔特·兰斯利(Stewart Lansley)描述了俄罗斯寡头在英格兰的故事。作者认为,伦敦,更进一步说是切尔西,为阿布拉莫维奇提供了堡垒与退路,以应对不时之需。


然而,俄罗斯移民社区内部有着不一样的声音:相较于他离开的祖国,阿布拉莫维奇更专注于他的新家。


“这本质上是进入英国公共生活、在英国建立基业的入场券,”亚历山大·戈德法布(Alexander Goldfarb)说道。他是阿布拉莫维奇已去世的导师、后来又成为对头都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的好友,目前担任利特维年科正义基金会主席。这家机构以另一位在英国遭毒杀的俄罗斯人命名。“这些来到伦敦的都是些暴发户,他们十分渴望尽快获得正当性。”


获得正当身份最普遍的方式就是将自己的孩子送进英国的顶级学校——许多名校提升了价格门槛,这是如今住在伦敦的全球巨富的需求使然。但至少对阿布拉莫维奇而言,更快的一条路是在英超联赛开拓版图,这已被认为是21世纪英国最重要的文化输出之一,地位甚至超越了英国王室。


弗拉基米尔·阿舒尔科夫(Vladimir Ashurkov)是一名如今住在伦敦的俄罗斯反对派。在他看来,阿布拉莫维奇收购顶级俱乐部的做法让他同俄罗斯分离的同时,稳固了他在英国的位置。


阿布拉莫维奇不再只是另一个在充满欺骗与混沌的后苏维埃尘埃中累积巨额财富、从国家富有的矿产资源中谋取私利的寡头。他不只是又一个华而不实、花钱如流水的“富豪标杆”。实际上,他是宽厚、沉默的切尔西金主,在掌管球队仅仅两年后就见证“蓝军”捧起英超锦标。


某种程度上而言,阿布拉莫维奇的策略奏效了。与奥斯曼诺夫一样,他如今拥有一切象征着在英国建立基业的标志:一栋乡间豪宅,伦敦最高档街区的奢华资产,以及一家消遣用的足球俱乐部。


疑问并未完全消散:这一切究竟能持续多久?纳瓦尔内认为,如果特蕾莎·梅坚持威胁剥夺俄罗斯大亨们的资产,阿布拉莫维奇和奥斯曼诺夫将是头号目标。


“英国有着目前世界上最完善的部分法律。”阿舒尔科夫说道,“只是时常缺少应用它们的政治意愿。”


英国正考虑行使的一项权力是不可解释财富令(Unexplained Wealth Orders),可以据此要求那些可能从腐败中获益的人证明其财富来源。戈德法布认为,这会使得阿布拉莫维奇尤为脆弱:他的律师在2012年针对别列佐夫斯基的民事诉讼中承认,能源巨头西伯利亚天然气公司的拍卖“被非法操纵了”。而正是这起拍卖使得阿布拉莫维奇一跃成为俄罗斯顶尖富豪之列。“阿布拉莫维奇将是陈述证词的首要候选人。”戈德法布说道,“而向这些富豪发起行动是完全有法律依据的。”


但阿舒尔科夫和戈德法布等人也承认,类似行为出现的可能性不大。不仅是由于随之潜在出现的紧绷局势,或是没收一家切尔西这样的大俱乐部可能引发的争议,主要还是因为整个程序将会无比复杂,以及俄罗斯资金在现代英国经济中盘根错节般的存在。


除了房地产经纪人、银行家以及帮助俄罗斯人在英国各个领域进行投资的富有经理人以外,一些大型机构如今亦被俄罗斯人收入囊中,至少部分如此。


就像那面飘扬在斯坦福桥球场看台之上的旗帜,与其说是一则政治宣言,不如说是当下政治现实的显现。俄罗斯已深深嵌入英国足球,以及英国生活的日常,它长久地存在着,几乎已成为司空见惯之物。这不过是宏大背景的另一个组成部分罢了。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纽约时报》,原文作者为Rory Smith。


英俄政治开撕,但是俄罗斯力量早已渗透英国职业体育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