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击健身房,上游的教练培训业将如何洗牌?

2020-05-18 观点贺小媚

“XX只剩下一个校区了”、“XX机构的培训师都离职了”……


这段时间,关于健身培训机构的类似传言一度在行业内引起了不少传播和讨论。确实,疫情对健身行业的冲击不用多言,培训作为上游链条的一部分也无法独善其身。


由于属于人员密集活动,线下培训在特殊时期也受到了严格监控。


疫情重击健身房,上游的教练培训业将如何洗牌?


尽管部分城市现在已开始有条件放开,例如上海就已明确指出,本市面向18周岁以上成年人开展的各类线下培训服务(密闭空间除外)于5月18日起分批恢复线下培训业务。但过去近4个月的时间无法正常营业,对任何一个行业来说都是足以致命的打击。


空转的压力首当其冲。以赛普为例,其全国校区有共约20万平方米的校园面积,这意味着很高的房租成本,人力成本等开支也无法避免。


不过从目前各家情况来看,与一些选择黯然离场或关停的健身俱乐部不同,绝大多数的知名健身培训机构暂时还没受到致命威胁。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健身教练培训的周期相对较短,经常在1周至3个月之内不等。健身房常收取的会费和私教费用往往周期更长,其预付费在财务上实际构成了负债。这也让遭遇停摆之际,健身培训业的负债更少,现金流相对充足。


疫情重击健身房,上游的教练培训业将如何洗牌?


目前来说,健身培训尤其是零基础培训本身的利润率也更高。根据主打零基础培训的赛普健身2018年公布的新三板财报,该财年前三个季度营业收入达到4.41亿元,归属挂牌公司的股东净利润为1.23亿元,2017年公司的净利润1.05亿。从这个角度来看,大型培训机构的现金流较为充足,有一定抵御风险的能力。


从整体来看,我们可以把教练培训可以分成零基础培训、进阶培训和管理培训三大类。


零基础培训包括了赛普在内等多数机构,进阶培训则包括孕产、康复、功能性、拳击等专业细分领域,后者一般规模会更小,在应对疫情时,他们也有着船小好掉头,资产更轻的优势。


从房租上来看,中小机构很多只租用了几间教室,有些还会直接以一个健身房作为据点开展培训,房租成本不高,同时装修成本和硬件成本也不会很高。简因孕产创始人芦晓亮向懒熊体育表示,他们的培训师多为兼职,另有主职工作或者收入来源,所以需要承担的人力成本不会特别高。


第三大类的管理培训包括运营、营销和人力管理等等,与细分进阶培训类似,运营较轻,所以疫情下的资金成本压力不会很大,但是收入确实急剧减少。


整体来看,健身培训市场的构成较为复杂,公司众多,创业门槛“看起来”不高,主要还是取决于招生能力。除了第三方培训机构,很多连锁健身房也会设立培训学院,满足自己需求的同时,还能多元化公司收入。目前零基础培训的竞争较为激烈,同质化严重。进阶培训则基本每个领域都有一两家比较突出的领头羊。


疫情重击健身房,上游的教练培训业将如何洗牌?

▲培训机构简因孕产正在录制产后课程。


健身培训市场的迅速发展与近年健身行业快速扩张同步。


自2014年后,全民健身的概念形成风潮,健身房数量的迅猛上涨使得行业对于教练的需求非常大,从而催生了教练培训行业的爆发。回顾过往几年,2017年可以说是教练培训的顶峰,“打造年薪30万精英教练”的口号比比皆是。


但近两年由于健身房业态开始进入盘整淘汰阶段,增长速度大大减缓,位于上游的健身培训也受到了影响,高薪的光环正在慢慢散去,真正优秀的教练在这两年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认可。


有许多从业者对懒熊体育表示,这次疫情是对整个教练市场的一次重新洗牌。相对应的,教练培训市场也需要做出变化来适应行业需求的变化。


目前,作为传统健身房代表的威尔士、一兆韦德,主要教练来源是赛普等零基础培训机构,但他们也表示自身也会开展不少培训。新成立的明星健身房例如乐刻和Shape等,则更多是自己培养以及招募行业头部或资深的教练加入。


从2019年起,健身培训行业自身都意识到了这些实际的问题,也开始探索并往更加务实和细分的方向发展。由于品牌效应和规模化的优势,零基础培训可能会形成几家领头企业占据主要市场份额的情况。但由于整个行业日趋成熟和专业化,细分的进阶培训则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疫情重击健身房,上游的教练培训业将如何洗牌?

▲乐刻于去年成立了乐刻学院并在今年发布了“健身教练新十年计划”。


对于新入行者来说这个市场也有着新机会,因为整个市场还处在一个比较混乱和初级的状态,体能网还有过《健身教练处境艰难的背后,是无数张证书被肆意买卖的猖獗》的相关报道,讲述健身教练证书市场的混乱。


在这个过程中,更被看好的是进阶培训,虽然已有细分的领头羊,但目前护城河还不能说非常稳固,有些也没有形成完善的培训体系,所以如果能做到更加精细化、实操化和专业化,依然存在切入的机会。此外,也可以选择从新兴健身领域切入,建立自己的品牌,例如之前的EMS和水下健身等。但是考虑到国内的整体健身水平依然不高,引入过于专业和细分的健身方式,可能面临受众过少而导致的生存问题。


然而这个进程多少被今年突然爆发的疫情所打断,一定程度上带来了更残酷的洗牌和淘汰之外,也延缓了细分领域进一步深化的发展。


但疫情也带来一些新的可能,跟绝大多数公司一样,培训机构也在疫情期间转到了线上。


567GO的官方微信公众号显示,他们于1月24日召开了集团总部会议,创始人部署线上工作内容及教学要求,1月29日开始第一次课程线上直播,2月24日全国训练营正式由线下转为线上课程。


另外,他们推出了ACTION国际私教认证的新课程,全部线上教学,连续12天直播课,每天2小时直播课和1小时在线答疑课,班主任在线管理和督促,再加上43节外教录播课,售价2599元。“这个课程原来是线下4天加线上43节外教课,售价5800元,等于是打了4折”,567GO创始人杨煦向懒熊体育透露。


杨煦坦诚,线上的收入不能跟线下比。课程价格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疫情对教练收入产生了影响,部分学生无法承受学费。


不过整体来看,567GO在疫情期间至少保持了正常运转,“幸好去年第四季度就开始做线上教育的准备了”,杨煦说。


赛普目前也处于线上运营的状态,报名课程将先在线上学习一段时间,再转到线下继续学习。赛普健身学院的咨询老师向懒熊体育表示,其线下培训计划于5月25日开课。


随着线下业态的逐渐放开,接下来一段时间将是对过去各家线上运营及品牌塑造的一次检验。


但作为重线下体验和近身教学的健身业来说,要在短期内迅速恢复有现实困难,能否招到以往那么多生源也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需求的减少,将使现有的培训机构更加强化自己的培训内容和效果。


另一方面,疫情缓和后抱团取暖恐怕将是一个较常见的现象。在上海浦东,练多堡就启动了一个体育产业园项目,希望通过产业园的形式为培训机构提供宿舍、健身房、教室和食堂等配套设施服务,通过分时段预约的方式,减轻固定成本压力从而吸引入驻。


总的来说,速成教练匹配了过去几年健身房的疯狂扩张需求,但在经历了5年左右的粗放式发展后,健身房业态的变化也倒逼教练培训行业亟需一场改变。而疫情的到来,不经意也提供给试图新入场的更专业的机构一次超车机会。


延展阅读:


濒临死亡的4个月,一家北京健身房的过山车式抢救


疫情冲击美国健身市场,家庭健身公司PelotonQ3收入增长66%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疫情重击健身房,上游的教练培训业将如何洗牌?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